-

霍頓城主不知所措:“你們…你們真的願意幫我?”

“對。”

秦楓城點頭:“我們既然來到了‘天道城’,那自然說明我們有緣,既然有緣,我們自然會幫你。”

“哈哈哈…”

路易斯·韋恩爵王大笑:“霍頓城主,秦小友都這樣說了,你就不必擔心了,你放心,這件事我們必定幫你解決。”

“嘩!——”

被路易斯·韋恩爵王這一說,霍頓城主身子一顫,整個人都開始激動起來。

“秦小友,路易斯·韋恩爵王…”

霍頓城主激動:“此話當真??”

見霍頓城主又不自信的問了一句,路易斯·韋恩大笑:“當真,自然當真,霍頓城主,難道我們還會耍你不成?”

“可不是!…”

楊韋也笑道:“霍頓城主,路易斯·韋恩和維利娜,可都是爵王,你覺得他們會跟你開玩笑?”

被楊韋和路易斯·韋恩爵王這一說,霍頓城主整個人都激動到不行。

“好好好!…”

霍頓城主興奮:“既然這樣,那我還怕那三個畜生做什麼?”

“來來來!…”

霍頓城主喜笑顏開:“各位,快快請進,我霍頓為你們準備最豐盛的晚餐,今天晚上我要好好安排你們。”

“你們還愣著乾什麼?”

霍頓城主又看向兩個士兵:“還不趕緊進去給我準備,今天晚上咱們這裡要宴請重要客人。”

“誒誒誒!…”

兩個士兵瞬時明白:“是是是,城主大人,我們馬上就去,我們馬上就去…”

說完,兩個士兵,趕緊跑了進去,士兵進去之後,霍頓城主又趕緊興奮將路易斯·韋恩爵王和秦楓城等人迎了進去。

進入城主府之後,楊韋,辰心心,秋玲三人懸著的心,這才放鬆了一些。

他們無緣無故突然來到‘修羅仙域’,心裡本來就挺忐忑不安了,又經曆了那麼多事,他們真的一直心神不寧。

現在到了城主府,有了安身的地方,他們這才安心許多。

說實話,在這種什麼都不知道得環境,誰都會驚恐許多,現在既然有了安身之處,他們也容易找靈玉導師和秦南共主他們。

一晚上,霍頓城主將城主府裡的美酒全都拿了出來,楊韋,秦楓城,辰心心,秋玲,路易斯·韋恩,都喝了不少。

在這種環境下,還有美酒美食相伴,楊韋,秦楓城,路易斯·韋恩興奮不少。

“老秦!…”

吃完晚宴,眾人就回屋子睡覺了,秦楓城和楊韋被分配到一個屋子裡麵,楊韋翻來覆去睡不著覺:“你說咱們到底怎麼來的‘修羅仙域’?”

“你想想…”

楊韋繼續唸叨:“咱們可是被靈玉導師和秦南共主一起帶著進入那個金色圓球的。”

“還有…”

楊韋又道:“秦南共主,可是‘仙域’大帝,有一位大帝在,我們怎麼可能出事故,你說這是不是人為的?”

“我也不知道。”

秦楓城躺在床上搖了搖頭:“不過,我覺得你說的有道理,我們可能並不是突發情況,而來到這裡的,有可能是被認為而來到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