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個士兵跑過來:“出事了!出大事了,城北外麵,那三個即將到達‘血翼’的惡魔,開始向我們發難了。”

“發難!?”

霍頓城主瞪眼:“什麼時候的事?”

“回城主!”

兩個士兵顫抖:“就再剛纔,他們說了,明天必須讓我們給他們獻祭一百個平民,若不獻祭,他們就來攻城。”

“這…”

霍頓城主麵色難看不已,好像有些忌憚士兵口中的那三位‘惡魔’。

“霍頓城主。”

路易斯·韋恩爵王皺眉:“什麼惡魔,為何要獻祭一百個平民?”

“對呀!…”

辰心心也驚訝:“霍頓城主,什麼樣的惡魔,居然還要祭獻普通人,他們要普通人做什麼,難道要吃人?”

“並不是…”

霍頓城主麵色難看:“他們不是去吃人,不過雖然不是去吃人,但意思也差不多,他們修煉的功法有點邪門,需要吸取人的精氣。”

在‘修羅仙域’這裡,人的精氣裡麵,蘊含魔氣,隻要將人的精氣吸收,人的法力就能大增。

這是一個快捷的方法,但卻是非常惡毒,若是在彆的‘仙域’,可能不會出現這種問題。

但在‘修羅仙域’,或多或少,會出現這種情況。

畢竟這裡是弱肉強食,強者為尊的世界,在這裡,隻要實力強橫,可以做的事情很多很多。

“霍頓城主。”

路易斯·韋恩爵王皺眉:“不就是三個尚未晉級‘血翼’嗎?你懼怕他們做什麼?”

“誒!…”

霍頓城主歎氣:“路易斯·韋恩爵王,他們三個不是尚未晉級,而是有一個已經進入‘血翼’等級了。”

“你想想看…”

霍頓城主又道:“他們一個‘血翼’等級,兩個即將踏入‘血翼’等級,我怎麼可能是他們的對手?”

被霍頓城主這一說,路易斯·韋恩爵王,秦楓城,楊韋,辰心心幾人瞬時明白什麼意思。

若一對一,霍頓城主還有一戰之力,但現在一個已經踏入‘血翼’,還有兩個即將踏入,這讓霍頓城主,萬萬也不可能打贏的。

“無妨。”

秦楓城平靜:“路易斯·韋恩爵王,既然我們到了這裡,自然要幫霍頓城主一下。”

“而且…”

秦楓城又道:“霍頓城主要幫我們找靈玉導師和秦南共主他們,我們也不能白白讓霍頓城主幫忙。”

“對對對!…”

楊韋激動:“老秦這句話說的冇錯,咱們可不能讓霍頓城主白白幫忙,咱們該出手的時候,也得出手。”

“再說…”

楊韋繼續:“就是一個剛踏入‘血翼’的垃圾而已,咱們這可還有路易斯·韋恩爵王,維利娜爵王,還有凱琳娜阿姨。”

“有這麼多高手…”

楊韋又道:“咱們還怕他們?”

被楊韋激動說著,站在門口,一臉為難擔心的霍頓城主,微微怔在原地,他一臉不可置信,帶著驚訝看著楊韋和秦楓城。

“秦小友,路易斯·韋恩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