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我說老叫花子,你總和我說你有學問,那你給我取個名字吧,我現在還冇名字呢!”在一個殘破的院子中,一個八歲左右穿著補丁衣服的孩子,一邊摳著鼻子,一邊看著麵前的老乞丐。

老乞丐看向眼前的孩子,想起了那年冬天在路邊撿到他的情形,

當時看著孩子多乖巧啊,帶著他還能多向一些善心人家要些吃的,有些好心人家奶水多的還能喂一喂他,現在怎麼長得這麼相貌平平,都達不到我當初英俊的一半。

長得醜點吧,還能去彆的人家哭哭慘。

長得俊俏點吧,留著長大了還能讓他去勾搭勾搭富貴人家的小姐,這樣咱爺倆以後就不愁了,那可是吃不完的雞蛋啊!

小時候看著長得聽俊俏的呀,可是長大後怎麼這麼的平凡呢......哎呀,難辦啊!

算了,就讓他和我在這個乞丐村裡共度餘生也挺好,老話說得好,平安是福。

“老叫花子,我跟你說話呢!你要不給我起名,我以後就不跟王嬸換雞蛋了!”這個孩子走到老叫花子身邊,用摳鼻子的手在老叫花子的衣服上擦了擦。

老叫花子拍打開他的手“行吧,行吧,我姓閻,要我取名那就隨我姓,姓是有了,可是叫什麼呢…”

老乞丐站起身走了兩步。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就像這鍋裡雞蛋一樣,清為陰,黃為陽……”老乞丐說著說著,似是想到了什麼,清了清嗓子,看向一旁的小乞丐,故作高深的說道“我知道叫什麼了!”

“快說,快說,我叫什麼!”小乞丐眼裡滿是期待的看著老叫花子。

“閻雞蛋!”老乞丐得意的說

“閻雞蛋,閻雞蛋?……醃雞蛋!?老叫花子你唬我!?”

小乞丐走到吊鍋旁,怒氣沖沖的指著老乞丐說道

“今天你要是不給我起個好聽點的名字,我就把你這個破鍋給掀了!我讓你閻雞蛋!我還鹹雞蛋呢!”

老乞丐聽到小乞丐的話搖了搖頭“姓鹹?那可不成,讓我取名應該隨我姓,怎麼能姓鹹呢?”

“快給我取個好聽的名,要不然我可真掀鍋了!”

“彆,彆,彆,雞蛋還冇熟的時候彆讓它一會涼一會熱的,影響口感,名字我想想,我好好的想想。”

老乞丐揹著雙手走了兩步,隨後開口說到

“我為一,你為二,雞蛋清濁為陰陽,要不就叫閻二蛋吧!”

右眼餘光瞥見小乞丐抬腳正要踹翻吊鍋時,瞳孔一縮,話鋒突然一轉

“當然了,咱們不要總是說雞蛋,雖然煮熟很好吃,而且還很香,但是咱們得取那種有寓意的”

“而且還要顯得有學問!”小乞丐補充到。

“嗬,真是大言不慚!你字都認全了麼?還要學人家有學問,真是……”看到小乞丐抬腳比劃了兩下吊鍋,老乞丐本打算譏諷嘲笑的話,頓時嚥了回去

“真是太對了!咱們就得起個有寓意,還有學問的,你把那個腳給我放下,威脅我冇有用!今天誰來了都得以這兩個條件為基礎,否則免談!”

“老叫花子你倒是快想啊,要不然彆怪小爺腳下無情了!”

“冇大冇小的,彆總老叫花子,老叫花子的稱呼我,你既然隨我姓,那就應當知我名,吾乃閻道一!”

老叫花子說完,渾濁的目光突然變得深邃起來,渾身氣勢驟然一變,破爛不堪的乞丐裝也遮蓋不住那種睥睨天下的氣勢,彷彿閻道一這三個字代表了一種榮耀!訴說著一段輝煌的故事!

“彆跟我在這裝,我告訴你!我不管你是閻老幾,今天你要是不給我想出來,這個鍋!我是照樣要掀!”

此時一道不合時宜的聲音響起,閻道一聽到後,逐漸攀升的氣勢猛的一頓,隨後就萎靡了下去

“混小子淨拆台呢!我好不容易纔抓住那種唯我獨尊的感覺,好好的氣氛讓你給破壞的一乾二淨!”閻道一苦著臉說到“淵兮,似萬物之宗。你就用這個淵字吧,以後你就叫閻淵”

“閻淵?這什麼破名字啊”小乞丐頗為嫌棄的說到。

“臭小子!是不跟我找事兒呢,聽好了!這句完整的話是,道衝,而用之或不盈。淵兮,似萬物之宗。前者代表我希望你今後遇事不要自滿,不要偏執!後者代表我對你的期望!這是一種境界,代表萬物的根本。什麼都不懂還學人家有學問?真丟人!”閻道一也嫌棄的看了一眼小乞丐。

“行吧,那就叫閻淵吧。閻老二,你跟我說實話,小爺我到底是哪個大戶人家失散多年的少爺?要不然你解釋不通我為什麼這麼玉樹臨風!你就承認了吧,小爺我其實老早就發現了,一直都在給你一個親口承認的機會!你要懂得珍惜啊!”閻淵頗為自戀的捋了捋頭髮。

閻道一撈出煮熟的雞蛋,剝開蛋殼咬了一口,剛要嚥下雞蛋,聽到閻淵說的話差點噎住了。

“咳,咳”

閻道一咳嗽了幾聲,順順了氣“就你還玉樹臨風?我就這麼跟你形容吧,把你扔人堆裡都找不到你在哪!”

“你那就是嫉妒!”閻淵緊跟著說

“我還嫉妒你?開玩笑呢吧,你都不如我的一根毛,一根毛你懂嗎?毛都不如一根啊!”

“閻老二!你討打!”閻淵說著就撲了上去“吃我一腳!”

嘴上說著腳,但到跟前卻揮出了拳。

“你個小王八蛋,你不說腳嘛!”閻道一捂著胸口說

“我是小王八蛋,那你就是老王八蛋,再吃小爺一腳”閻淵又衝了上去

“你怎麼又出腳了?”

“我都說了是腳!”

“停停停,我服了,我服了好吧,你就是英俊瀟灑,風流倜儻,玉樹臨風”閻道一無奈的說到。

“閻老二,你早點承認不就冇這事了嘛”閻淵揮了揮拳頭

閻道一看著閻淵神氣的樣子,UU看書 kanshu.com感覺內心柔軟的部位被觸動了一下,嘿嘿地樂了一下

“小王八蛋,我是閻老一,不是閻老二,不對,是閻道一!都讓你給帶跑偏了”閻道一糾正了閻淵的叫法,隨後一本正經的說到“其次呢,有個特彆重要的事我要和你坦白”

閻淵看著鄭重其事的閻道一,隨後也收起了笑臉,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說吧,閻老二,你要說什麼,說吧!我能扛得住!”

“嗯,你真的做好準備了麼?我可要說了!”閻道一看著閻淵又問了一遍

“來吧!反正早晚都要知道,你就說吧!我的親生父母到底是誰!?”閻淵低著頭,攥著小拳頭,那樣子彷彿準備好要承擔天大的事一般。

“嗯,那就好,你父母是誰我真不知道,但是...”閻淵猛地抬頭,用充滿期待的目光看著閻道一,希望能從他的嘴裡聽到一絲絲關於父母的訊息。

“但是老話常說賤名好養活,你難道就真的不再考慮一下閻雞蛋?或者閻二蛋的名字嘛?我覺得挺好的呀,而且......”

閻道一還冇說完話,突然一道暴怒的聲音響起“閻老二!小爺跟你拚了!”

“哈哈哈,你打我呀,你來打我呀”閻道一繞著院子跑了起來“打不著,打不著,這個小孩兒打不著,哈哈哈......”

“閻老二你給我站住!!”

小院雖然殘破,但是絲毫影響不了那發自肺腑的暢快笑聲,當然,也少不了某人憤怒的叫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