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濱這纔沒說了,走到他麵前,跟他說了幾句什麼。

他出去之後,宋惜顏一聲不吭地看著他,“剛纔夏濱說的是真的嗎,你受傷了?”

傅西凜麵無表情地看著她,“彆聽他亂說,他喜歡虛張聲勢。”

“我隻問你,你是不是受傷了?”

“......是。”

“在雪山那一次受的傷嗎?”

傅西凜頓了一下,點了點頭。

“你為什麼不早點跟我說?”

“冇什麼說的必要。”傅西凜對她道:“我現在安穩地站在你麵前......”

“你以為我是在關心你嗎?”宋惜顏忽然就有些激動,打斷他。

她纔剛醒來,好不容易能夠看見眼前的一切,卻經曆著這麼激烈的情緒。

傅西凜安撫著她,“彆生氣,是我的錯......”

“我不是要你認錯,我隻是——”

她一瞬間不知道該說什麼,深吸一口氣,努力讓自己的情緒平靜下來。

傅西凜發現她的樣子不太對勁,連忙按下床頭的護士鈴。

等醫生進來之後,將她全身都檢查了一遍,對他說道:“不用擔心,冇什麼問題,應該是好不容易能看見的,所以情緒有些波動是正常的。”

傅西凜這才放下心來。

病房裡麵又隻剩下他們兩個人。

傅西凜很久都冇有說話,隻安靜地陪著她。

宋惜顏也逐漸平複了情緒,就這麼做著看著某一處。

過了一會,她揉了揉眉心,有些頭疼地對他說:“能讓我看看你的傷口嗎?”

傅西凜冇有動作,也冇有說話。

宋惜顏抿了一下嘴角,二話冇說就伸手要去扯他的襯衫。

傅西凜一下子就扼住她的手腕,“你想乾什麼?”

“我想看看你的傷口。”

宋惜顏說:“畢竟你當時也是為了救我。”

“我不需要你的內疚和同情。”

“那你對我呢,你纏著我的時候問過我的感受嗎?我也不需要問你的感受!”

說著,宋惜顏便直直地將他的釦子給扯開,試圖要繃斷他的襯衫。

但是她力氣不夠,扯了兩下,絲毫未動。

傅西凜歎了口氣,隻能夠將她的手拿開,自己一個一個地解了下來。

包裹著的紗布一下子就躍然於宋惜顏的眼裡,他讓她看那被鮮血染紅的地方,對她說:“這下滿意了?”

“為什麼會傷的這麼嚴重?”

宋惜顏的眼神暗了一下,為什麼這些天她都冇有發現。

這麼大的一道傷口,幾乎快要直接貫穿他的心臟。

難怪外界都傳言他差點成了植物人,她以為他醒了過來,就說明他身體冇什麼大礙,但冇有想到......

“你是忍者嗎?這麼能忍。”

眼看她眼睛紅了一圈,傅西凜似乎有些慌張失措,連忙將她抱進懷裡,“不痛的,真的,一點都不痛。”

他拉著她的手,讓她抱著自己的腰,“你親一下就不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