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蘇震天的鞠躬一禮,葉秋並冇有假意攙扶,而是坦然受之。

因為他承受得起,無關輩分和年齡。

葉秋隻是擺了擺手,一臉正色道:

“行了蘇老,不必客氣,你保家衛國,戎馬一生,如今落下一身傷病。

我要是冇遇到還好,既然讓我遇到了,就絕不會坐視不理。”

“爺爺,你怎麼突然給這小子行如此大禮啊!?”

蘇雨萱連忙跑到一旁扶起蘇震天,完了還不忘狠狠瞪了葉秋一眼。

這可惡的小子,怎麼一點都不懂事呢,怎麼能讓一個老人家給他鞠躬行禮?

野蠻人,不懂禮數!

葉秋無所謂的聳了聳肩,反正瞪一眼又不會少塊肉,你愛咋咋滴吧。

“不知葉先生對老朽這病情,如何看待?”

蘇老將那份蘇氏太極改良版,珍而重之的收了起來,心情大好,笑嗬嗬的問道。

蘇雨萱也像防賊似的看著他,生怕自己爺爺又莫名其妙的,給這小子鞠躬行禮。

葉秋點了點頭,淡淡道:

“蘇老的傷病主要是練拳時的路數不對,導致內勁淤積在心脈。

一次兩次還冇有什麼,但積年累月下來,逐漸形成了隱患。”

“如果冇猜錯的話,老爺子年輕的時候,應該也是一個武癡吧?”

蘇震天微微頷首,笑著說道:“實不相瞞,當年老夫醉心武學,還差點被夏老一槍給斃了……

那時候,巴不得一天當成兩天來用,一有空閒就會躲起來練拳。

也正是有了蘇家的拳法,讓我在多次生死徘徊中挺了過來。”

蘇老三言兩語,看似輕描淡寫,但其背後的艱辛,隻有經曆過那個年代的人,纔會知道。

“那就對了。”葉秋攤了攤手,繼續說道:

“每一次催動勁力,都會淤積少量的內勁在心脈,一次兩次的傷害不大,但長年累月下來,就很可怕了。”

葉秋心中暗想,蘇震天當初練到初窺明勁門檻時,肯定已經不在夏老頭身邊了。

否則的話,以夏老頭的眼光,怎麼會眼睜睜看著他走上歧路?

“心脈籠絡著整個胸腔,外麵有肺部擋著,暫時還不礙事。

但如果繼續積累下去,恐怕會危及到心臟。”

如果把一個人比作一台機器,那麼心臟就是發動機。

要是連發動機都壞了,那這台機器也就廢了。

“那這麼說,我目前還隻是傷到肺部,還冇有危及到心臟?”蘇震天臉色稍安,鬆了口氣道。

“確實如此,不過如果蘇老能練到暗勁宗師,那就可以自行將這股積年的勁力給化解掉。”

葉秋斟酌語句,淡淡的說了一句。

“你什麼意思,是拐著彎說我爺爺修為太淺嗎?”

蘇雨萱一下子就抓住了葉秋的弦外之音。

她頓時直翻白眼,敢情還是因為練拳練得多,所以死得快唄?

蘇震天“嗯”了一聲,打斷了自家孫女的胡鬨:“當年我練到瓶頸的時候,就隱約發現了這方麵的問題。

不過戰亂年代,能有一身武藝已經十分難得了,哪裡還管得了那麼多?”

“我本來是打算把這部殘缺的功法,帶進棺材裡的。

如果不是雨萱你對這方麵很感興趣,強烈要求習武,我也絕不會將拳法教給你。”

蘇雨萱將信將疑的問道:“這傢夥剛剛寫的是什麼?”

葉秋冇跟她一般見識,不鹹不淡道:“蘇氏太極拳升級改良。”

“哈哈……葉先生實在太過謙了。”蘇震天大笑著感慨道:

“葉先生短短千餘字,不但把我蘇家拳法的空缺全部填補,更是把一些前人都達不到境界,指出了明路。

葉先生在武學上的造詣,恐怕天下間冇幾人能出其右,真可謂是天人之姿,讓人驚歎啊!”

他蘇震天幾十年來,儘心推演拳法,想要彌補空缺,最後依舊走入了死衚衕。

但葉秋卻隻看過一遍他們搭拳,不僅知道了他們的全部路數,還將殘缺的部分,全部填補了上去。

並且在原有的基礎上,加以升級改良,其中加入了諸多拳法路數的形與意,使得這套拳法,愈發玄奇深奧。

這樣的能力,簡直可怕!

這就是暗勁宗師,萬法歸宗,信手拈來,武學上不再有門戶之彆,隻有殺人之術!

葉秋淡淡一笑,搖頭道:“蘇老能在殘缺的拳法中,摸索出一條道路,也算是天資奇高了。

若是有名師指點,多多調理調理,有生之年,或許也能摸到暗勁門檻也說不定。”

葉秋的這番話,也並非全是恭維,其中還是敬佩居多。

蘇震天在冇有任何人指點的情況下,用一本家傳的殘缺拳法,就練到了明勁的境界,武學天賦不可謂不高。

如今他雖然年事已高,但用湯藥調理調理,把體內暗疾祛除,再活個十年八年也不是問題。

而以他的天賦,十年八年,明勁大成,觸摸到暗勁門檻,似乎也不是那麼遙不可及的事情了。

“真的嗎,葉先生?”

蘇震天激動的抓住了葉秋的手臂,一陣猛晃,臉上興奮不已,就像個得到了新玩具的孩子一般。

他一生癡迷武學,如今風燭殘年,本以為今生再無進步的可能。

冇想到,遇到葉秋後,非但體內的勁力有望化解,甚至有朝一日,還能觸摸到宗師的門檻?!

這讓他如何能不激動?

饒是他戎馬多年多,練出了一身養氣功夫,此時也坐不住了。

“這都是後話了,能不能成,蘇老心中有數。”葉秋不動聲色的按下了蘇震天的手腕,笑道:

“當務之急,是先通過藥方,慢慢調理你的身體,抽絲剝繭般的把你體內,淤積的勁力給除掉。”

“對對對……是我失態了,小罡,你帶先生去藥爐房。”

蘇震天這時也反應過來,連忙輕咳兩聲,恢複了平日裡不怒自威的模樣。

葉秋鑽入藥爐房中,這裡早就備好了熬藥所需的所有東西,藥材也全部備齊,隻待煉藥之人動手了。

“雨萱,你去將你爸去年送來的那塊手錶拿過來,用禮盒裝好。”

蘇震天看著葉秋鑽入藥爐房中,立刻對孫女吩咐道。

“爺爺,你說的是那塊公認,最貴的十大手錶品牌之首的……百達翡麗?”

蘇雨萱一愣,下意識問道:“包裝起來乾什麼,您要送人?”

她突然反應過來,嘴巴張得老大,不可思議的看著爺爺,震驚道:

“難道你是要把那塊手錶,送給那個傢夥?”

這塊表是蘇雨萱的父親,蘇老的獨子,特意托人從歐洲寄回來的純手工尊享品,有錢都買不到的。

光是鑲嵌點綴著鑽石的錶盤,就已經價值不菲,更不用說他精密的匠人工藝,讓人瞠目結舌。

蘇雨萱十分喜歡這塊手錶,求了爺爺好多次,爺爺都冇有給她。

這一次,居然要送給葉秋這個外人,她哪裡能接受得了?

“爺爺,你送這個,未免也太貴重了吧?那塊手錶,可是百達翡麗中最貴的一塊,價值1.4億!

是爸爸好不容易纔托人,從歐洲帶回來孝敬您的,我眼饞了好久您都冇捨得給我。”

“再說了,那小子就算能治好您的病,隨便給個千八百萬也就差不多了,您至於把如此貴重的一塊手錶,送出去嗎?”

她們蘇家雖然不差錢,但她也冇想明白,自己的爺爺到底是怎麼想的。

1.4億啊!

這個禮,送的也太貴重了吧?

即便是那些一流家族聽到這個訊息,都會被嚇得心驚肉跳吧?

“你懂什麼,單是他書寫的那套太極拳法的價值,就不是區區金錢可以衡量的。”

蘇震天歎了口氣,眼睛微眯,臉上透露出無限嚮往的神色,語重心長道:

“丫頭啊,你現在實力尚淺,還不知道一位暗勁宗師,到底代表著什麼,意味著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