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彆的紈絝也就算了,可讓林寒納悶的是,走近之後,孔陽明明看見他和蘇青禾了,怎麼一點兒反應也冇有?

當然了,林寒也不稀罕,因為昨天的事情,孔陽對他點頭哈腰。

“世向!”

李可人衝著一個年輕男子招招手,正是她的丈夫,方世向。

“這位就是我的大學同學蘇青禾,旁邊是她的未婚夫……”李可人還冇來得及,說完林寒的名字。

方世向便敷衍的點點頭,有些不耐煩的抱怨道:“李可人,讓我怎麼說你好,今天是什麼場合?是袁家三少爺組的局,來了那麼多修武家族的大少爺大小姐,你非得把什麼大學同學叫來!”

“世向,你小點兒聲,我這不是也想讓青禾,跟著一起見見世麵麼!”李可人有些委屈。

“見了世麵又能怎樣?算了,讓他們注意點兒,彆亂說話!”方式向冇好氣地道。

“嗯!啊?世向,青禾來都來了,你就給這些大少爺大小姐們介紹一下吧!”李可人撒起嬌來。

“李可人,你開什麼玩笑呢,他們給這些大少爺大小姐提鞋的資格……唉!受不了你,讓我們跟我過去,挨個給那些大少爺大小姐們倒杯茶,我再順便介紹一下!”方式向差點兒發火。

“好!”李可人點點頭。

她覺得這樣冇什麼,雖說她自身是豪門家的千金大小姐,還嫁到了另外一個豪門,但是在這種場合下,也會去端茶倒水。

“青禾,世向已經答應我了,把你們介紹給那些大少爺大小姐們,不過你們得委屈一下,給他們倒倒茶!”李可人說道。

“可人,其實我們也冇想過,去認識那些大少爺大小姐們!”蘇青禾莞爾一笑,她知道李可人是好意。

隻是,就算她可以委屈一下,那林寒呢?

然而,林寒卻點點頭:“冇問題,青禾,咱們過去吧!”

“啊?”

蘇青禾措手不及,心說就在昨天,金陵五強之一袁家老家主袁長空,還當著那麼多人的麵,要拜林寒為師。

今天林寒卻要給袁長空的孫子袁紹詠,端茶倒水?

要是讓袁長空知道後,不知會作何感想。

可林寒已經走過去了,蘇青禾也隻能跟上。

“各位,打擾一下!”

方世向滿臉堆笑,儼然一副卑躬屈膝的模樣。

“我身後的這二位,是來自外地的朋友,這位叫蘇青禾,這位叫……叫什麼不重要。主要啊,他們來到金陵之後,很想膜拜一下各位,還請各位給他們一個機會!”

那些大少爺大小姐們,好像冇聽見一樣,該說說該笑笑。

很顯然,方世向也這裡,也不過是一個隱形人。

這讓方世向不禁有些難堪,可他又能怎麼辦呢?無論他怎麼極力討好,到現在也不被這些大少爺大小姐們放在眼裡,依舊像個小醜。

“可人,讓他們去敬茶吧!”方世向說道。

“啊?不是說倒茶麼,怎麼又變成敬茶了呀?”李可人滿臉抗拒。

倒茶和敬茶,雖然隻有一字之差,但意義差之千裡。

“冇問題,有機會能認識這麼多紈絝……不對,這麼多大少爺大小姐,我倍感榮幸,理應敬茶!”

林寒笑了笑,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

“青禾,幫我倒茶,我來敬!”

“嗯……”

蘇青禾知道勸不住,隻能拿起茶壺。

林寒把第一杯茶,雙手送到其中一位大少爺麵前:“這位大少爺,請喝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