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媣麵色平靜。

“夫君是要做大事的人,自然要子嗣越多越好。”

對於這些,趙媣的表現很平靜。

旁邊,陳風儒露出笑容:“你這姑娘,倒是看得通透。”

“我隻是知道,我想要什麼。”

旁邊,拒北王爽朗大笑。

隻要能說服趙媣, 其他都不是問題。

隻是,他看著趙媣,緩緩開口:“你身上帶有仙人屍骨?”

趙媣冇有說話。

“如今,整個江湖都知道了,風雨樓的人已經來了,還有許多宗師來到了風蘭。”

趙媣的眉頭這才緊鎖起來:“齊林要不要跟著你們回拒北城?”

拒北城內,有三十萬大軍。

還有諸多強者,齊林待在拒北城, 要安全許多。

“這要看齊林的心思了,不過再冇有獲得仙人屍骨的時候,他大概不會回拒北城。”拒北王輕歎。

趙媣冇有說話。

“你也不用擔心,我的麵子還是有的,認識一些老傢夥,保你性命還是可以的。”拒北王說道。

他隻說保趙媣性命,冇有說保住仙人屍骨。

“我隻是擔心,夫君受到了波及,他一向喜歡平靜的日子。”趙媣聲音很輕。

趙媣清冷的目光,在這一刻變得堅定起來。

看來,金雲劍,也是時候出鞘了。

她自然不願意有人打擾到她的夫君, 更不用說傷到她的夫君。

就在這時, 林朝推門而入:“小媣。”

他喊了聲,目光落在了拒北王身上:“外公,你也來了。”

“幾年不見, 你小子長得更英俊了, 怕是比那個二陽指李幻雲更俊俏。”拒北王爽朗大笑。

二陽指李幻雲,乃是潛龍榜上的年輕高手。

其實力不凡, 又俊俏非凡,最近在江湖上名氣頗大。

“外公,你依舊老當益壯。”

拒北王笑了笑:“老了,臉上都是皺紋。”

陳風儒這時插嘴:“皺紋,是歲月給男人留下的痕跡。”

不知為何,聽到陳風儒的話,林朝心裡湧現出一句名言。

褶皺,男人與生俱來。

當然,他冇有這樣說。

與外公寒暄了一下,拒北王開口:“齊林,我給你定了一門親事。

再過幾日,便是風蘭廟會,你到時候收拾地好看一些,和那姑娘見一麵。”

林朝微愣。

他下意識看向了趙媣。

卻發現趙媣的目光很平靜,冇有一絲驚訝。

“夫君,做你應該做的事,想做的事,我會一直支援你。”趙媣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她的笑,是真心的。

夜晚,林朝摟著趙媣不著一縷的身子,她的臉上帶著紅暈,額頭上還有些細汗,頭髮沾染在上麵,增添了一抹風情。

“我新定了一門親事,你冇有什麼想法嗎?”

“夫君非常人,妾身也非常人。”趙媣看著林朝,眼中都是濃烈的情意與依戀。

作為一個孤獨的殺手,趙媣一直是一個人生活,有家的感覺真好。

趙媣缺一個家,也缺一個依靠的人。

“小媣。”林朝將趙媣摟緊,吻了過去。

這個世界,是轉生模擬,眼前的人兒卻又是那麼真實。

……

風蘭王城,酒樓中,斷指客喝著酒。

旁邊,銀蛇看著斷指客,臉上勾勒出一抹笑容:“李幻雲,許多未見,你怎麼變得這麼多愁善感?”

銀蛇乃是風雨樓的殺手。

眼前的李幻雲,乃是潛龍榜前十的年輕才俊。

銀蛇曾經挑戰過李幻雲的二陽指,最終拜下陣來。

但對李幻雲的二陽指,銀蛇卻無比好奇。

“彆說了,半月前,我敗給了一位女子。”李幻雲歎息,腦海裡浮現出一道倩影。

那個女子,看裝扮一看就是,魔道中人。

當時,兩人看對了眼,**燃了起來。

可惜,醒來的時候佳人已不再。

這讓李幻雲很有挫折感。

他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人。

“哦,什麼樣的女子?”銀蛇來了興趣。

“我隻知道,她叫素素。”李幻雲眼中閃過一陣癡迷的神色。

就在這時,酒樓外,傳來一陣馬蹄聲。

冇過多久,一群人走了進來。

看到那一行人,銀蛇與李幻雲臉色微變。

尤其是銀蛇,她立即走上前,臉上帶著恭敬的神色:“參見樓主。”

來者之一,赫然是風雨樓的樓主。

風雨樓樓主看了銀蛇一眼,微微點頭:“怎麼樣了?”

“已經調查出沐雨如今的住處,以及她偽裝的身份。”

“好。”風雨樓樓主點頭。

旁邊,魏國大將軍曹無忌臉上帶著笑容:“風雨樓不愧是天下第一殺手組織,效率果然之快。”

“沐雨手中的仙人屍骨,我必須帶回去。”風雨樓樓主周太柯看著曹無忌,“這是太後下的令。”

聽到素雲穹,曹無忌臉上露出忌憚的神色:“沐雨手上的那塊我可以不拿,但風蘭的仙人屍骨……”

“那就各憑本事不是?”一聲爽朗的聲音傳來,來者赫然是青空山的山主,大宗師之境的強者。

小小的客棧,此刻已有三位大宗師之境的強者。

三位頂級大宗師強者寒暄了一句,進入了包廂之中。

“以二位的實力,覆滅風蘭王室,豈不是輕而易舉?”風雨樓樓主周太柯笑嗬嗬。

他自然希望看到曹無忌與青空山山主對風蘭的王室出手。

隻是這時,曹無忌的麵色變得凝重起來:“風蘭王城,不是那麼簡單。”

“難道曹兄信天人還活著的傳言?”青空山山主眼中帶笑。

“非也。”曹無忌搖頭,“接近兩年前,我曾經派遣泰南四鬼前往風蘭王城,捉拿風蘭公主。

可是,泰南四鬼全部被殺。

他們的傷勢很奇特,似乎是被紙張所殺,除此之外,他們身上冇有任何外傷。”

“紙張?”青空山山主這才麵色凝重起來。

用紙殺人,到了他們這個境界也能做到。

然而,用紙殺泰南四鬼,他們做不到。

泰南四鬼,可是兩位宗師,兩位一品。

就算是大宗師強者出手,也要費一番手腳才能斬殺。

“最奇特的是,我在泰南四鬼的傷勢上,看到了金雲劍法的痕跡。”

“什麼?”風雨樓樓主臉色大變。

他自然知道金雲劍法。

他還修習過金雲劍法。

甚至,沐雨的金雲劍法,都是他所傳授。

他之所以修習金雲劍法,是因為多年前,三色閣覆滅。

一位用刀、用劍、用槍的神秘強者,一人覆滅三色閣。

三色閣閣主,大宗師之境的強者,以及十數位宗師強者,數十位一品強者,全部被斬殺。UU看書 kanshu.com

而且,三色閣閣主就是死在金雲劍法上。

如今,在風蘭王城,竟然出現一位神秘強者,而且使用的還是金雲劍法,自然很容易讓人聯想。

六年前那位神秘的強者,竟然在風蘭現了蹤跡。

在場的三位大宗師,臉色都微變,變得忌憚起來。

“查出來那位的身份了嗎?”風雨樓樓主周太柯看著曹無忌,目光複雜。

當時,曹無忌派遣泰南四鬼的事情他知曉。

但他不知道,泰南四鬼是死在了那位的手上。

“冇有。”曹無忌搖頭。

旁邊,青空山山主眼中閃過一絲狠厲:“不管他是誰,該阻攔我取得仙人屍骨,都得死!”

青空山山主年輕時受過很重的傷勢,如今已年邁,氣血正在衰退。

如果,再不獲得仙人屍骨,他也活不了幾年。

所以,現在的他已經冇有了退路。

“天機閣閣主,鐵血堂堂主的下落不明。

我們還需小心有人漁翁得利。

今晚,仙人屍骨的事情需好好商議。”

“明夜是風蘭廟會,是風蘭最熱鬨的時候,我們倒是可以給這個熱鬨,多加一把火。”

……

風蘭王宮。

吳湘怡坐在青銅鏡前,並不是很通透明亮的鏡麵上,可以看到一張絕美的臉。

此刻的吳湘怡,手捧著《珞樊經》,慢慢看了起來。

“公主,國主來了訊息,明日風蘭廟會,你與拒北王世子見麵。”

“好。”吳湘怡應了聲,冇有太大反應,繼續看著這缺了幾頁的書。

人生或許也像這書,缺幾頁,纔是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