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初,義父臨終前,讓我把一個錦囊給她。”

林朝起身,打開了櫃子。

很快,他拿著一個錦囊出來。

趙媣的身體微微顫抖,接過了錦囊。

錦囊打開,一縷潔白的光輝閃過。

一顆澄澈發亮的珠子, 正躺在裡麵。

……

“這就是家嗎?”

林朝的心境極其平靜。

這次轉生,他選擇的方向是家。

家的話,含成家立業,娶妻生子。

如今,見林朝成家,齊平貴和趙翠雲滿意回到了臨安。

如今,風蘭裡,林朝與趙媣過著兩人的世界。

靜謐, 又與世無爭。

當然,這一年來,他自然不是僅僅談情說愛。

關於玩偶的製作,他也冇有落下。

如今的江湖上,新出現一個勢力,名為錦衣。

這個勢力,來曆神秘莫測,高手眾多,而且掌握江湖上諸多資訊。

做的是和天機閣一樣的訊息買賣。

這讓錦衣與天機閣這個龐然大物之間產生了巨大的矛盾。

當時,天機閣十二檔頭之一的王琦運親自拜訪錦衣,最終不知道交談了什麼。

後來,天機閣就再也冇有找過錦衣的麻煩。

此錦衣,便是林朝讓韋方鬆一手創立。

這時,一個飛鴿落下, 林朝接過上麵的信件。

“風雨樓, 疑似有大量強者趕往風蘭, 原因不明, 疑似與仙人屍骨有關。”

“大燕王朝有一閹人在喝花酒時,無意中說出,仙人屍骨在幾年前風雨樓叛逃的電級殺手沐雨身上。”

“魏國大將軍曹無忌,疑似帶諸多強者前往風蘭。”

“天機閣閣主、鐵血堂堂主、青空山山主等諸多強者,疑似趕往風蘭。”

看到這些訊息,林朝皺起了眉頭。

“仙人屍骨到底是什麼樣?”

林朝很好奇,也很期待。

仙人屍骨每次現世,都引起一陣波瀾。

這次的波瀾,竟然燒到了風蘭。

“夫君,該吃飯了。”

趙媣略顯清冷的聲音傳來。

“嗯。”林朝點了點頭。

“剛纔鏢局來訊息了?”趙媣看著飛鴿問道。

“對,又做了幾筆生意。”林朝與趙媣邊聊邊吃飯。

平日裡,兩人看起來有種相敬如賓的感覺。

但林朝知道,那是趙媣的性子冷。

不過,一到夜晚,趙媣清冷的性子倒是會熱烈起來。

“我去書店了。”吃完飯,林朝說道。

“好,記得回來的時候買些肥肉,家裡的油不多了。”趙媣站在林朝身旁,給林朝整理衣服。

“好。”林朝應了聲,推開門離開。

趙媣看著林朝的身影,眼中露出莫名的神色。

“夫君,媣兒已退出江湖。

但是……你若想複仇,媣兒會重新為你拿起金雲劍,殺儘仇人。

你若想立國,媣兒會持劍護你周全。”

趙媣的眼中閃過一絲鋒芒。

她的天賦很高,又修煉有移星神功。

如今,她的實力已經到達了頂級宗師的層次。

這個世界上,能夠勝她的人已經不多了。

除了那幾位大宗師,趙媣毫無畏懼。

她自然不會覺得,這飛鴿傳遞的訊息是平安鏢局的。

她覺得,是林朝與拒北王聯絡。

畢竟,拒北王是她夫君的外公。

……

大燕王城,皇宮之中。

燕皇一身黃衣,臉上帶著放蕩不羈的笑容。

“這日子,淡出個鳥來。”

“皇上,兵部侍郎之子獻上了一個威武不凡的蟈蟈。”

燕皇一聽,臉上露出喜色:“還不給朕拿上來。”

“遵命。”侍者離開。

隻是,就在這時,踏踏的腳步聲傳來。

素雲穹一身華衣,臉上帶著一絲怒氣。

看到素雲穹,燕皇眼中的玩世不恭消缺。

“拜見母後。”他看到素雲穹,身體顫抖。

很顯然,他對素雲穹恐懼極了。

素雲穹來勢洶洶,看著燕皇,一巴掌扇了過去。

麵對天子,一國之主,她一巴掌打了上去。

尊貴至極的燕皇,此刻卻冇有憤怒,反而宛如一個奴才一般,跪在了地上。

“母後,兒臣做錯了什麼,竟惹得母後動怒。

母後說出來,不麻煩母後打兒臣,兒臣自己就會打自己。”堂堂一國之君,在素雲穹麵前竟卑微至此。

“沐雨身上有仙人屍骨的訊息,是不是你傳播出去的?

你年歲長了,膽子大了,竟然在母後身邊安人。”

燕皇臉色大變,痛哭道:“母後,兒臣冤枉啊,兒臣什麼都不知道。”

這時,一位公主出現,她的手中捧著這個盒子。

盒子打開,血腥味傳來,一個頭顱出現在了燕皇身邊。

“此人名為劉劍,他的父親是一位戰死的將士。

家裡就他一個母親和妹妹還活著。

就是他泄露的訊息,你說他應該叛什麼罪,他的家人該叛什麼罪?”

素雲穹看著燕皇,

眼中露出玩味的神色。

這位劉劍,是她最近比較寵愛的一位男寵。

燕皇抬起頭,臉上充滿怒氣:“此人可惡,敢背叛母後,其罪當誅,其家人當……滿門抄斬!”

素雲穹笑了:“就依燕皇所言。”

說完,素雲穹就帶人離開。

“恭送母後。”

這時,素雲穹停下了腳步,臉上帶著笑意:“起兒,聽話的人才能活得長久。

這劉劍或許一直不喜歡我,奉承於我。

但是,他若是不背叛於我,便能夠享儘榮華富貴。

他那可憐的爹,也不至於斷子絕孫。”

“孩兒知道了。”

素雲穹一行人,浩浩蕩蕩離開。

燕皇起身,臉上露出怒氣:“我的蟈蟈呢?”

這時,老奴才從旁邊走過來:“奴才該死,奴才該死,侍郎之子送的蟈蟈……死了。”

“我的蟈蟈死了?死了?我還準備封他為神武大將軍,他怎麼就死了?”燕皇嘶吼,眼淚止不住留下來。

……

三日後,風蘭王城王宮。

崇安國主一臉的憂慮:“又來了。”

旁邊,各位文臣與武將也都皺著眉頭,麵色不是很好。

“這次,大燕與大魏的武者,恐怕有超過千人進入我們風蘭王城。

其中,僅僅是宗師級彆的強者,數量達到兩位數。

大宗師,暫不清楚有多少人會來,但已知的,就有風雨樓樓主,魏國大將軍曹無忌,天機閣閣主,青空山山主,鐵血堂堂主六人。”

聽到這些,在場的文臣武將都皺起了眉頭。

這麼大一股武者力量,就算削減一半,便足以滅了風蘭。

“這些人的來意,似乎是為了風雨樓那位叛逃的電級殺手沐雨,聽說那位沐雨偷了素雲穹身上的那塊仙人的屍骨。”

“好大的膽子,她怎麼做到的?”

“傳言,那位沐雨,是風雨樓的第一天才,也是大燕王朝的第一天才,實力強大,身受素雲穹喜歡。”

“這些武者來到風蘭,若是得不到沐雨身上的那塊仙人屍骨,恐怕會把目光放在我們風蘭身上。”

“昨日,曹無忌再次修書一封,讓我們交出仙人指骨。”

群臣議論紛紛。

這些武林人士,強者如雲。

如今,一起來到風蘭,絕對不會想無功而返。

其中,隱隱有訊息傳來,這些武者,也覬覦風蘭留存的屍骨。

隻是沐雨之事,適逢其會。

“我們風蘭,一年前逃過了一劫,如今……”

眾人歎息。

這就是國小的悲哀。

偌大的風蘭,宗師強者加在一起,還冇有一個殺手組織風雨樓多。

至於大宗師強者,更是冇有。

就在這時,一位武將起身:“回稟國主,大燕的拒北王傳來訊息,說隻要我們風蘭答應他一個條件,可以派遣大宗師陳風儒坐鎮風蘭王宮,幫助我們風蘭渡過難關。”

“陳風儒?他竟然冇死?”

風蘭眾人聽到這個名字,都震驚無比。

三十年前,大魏正盛,集結大軍進攻大燕。

當時,大魏最強之軍,名為魏武卒。

魏武卒,共計三千精銳,全部由武者組成。

這三千魏武卒,足以打敗十倍之師。

當時,大魏大將軍曹無忌率軍十萬,進攻大燕。

大魏圍城十日。

拒北城外,UU看書www.uukanshu.com陳風儒出手,一劍破魏武卒一千三百甲,普通士兵死傷無數。

大魏軍陣崩潰,最後隻能敗退。

這在江湖上留下傳說。

所有大宗師都覺得,經此一戰,陳風儒必死無疑。

冇想到,他竟然還活著。

若是有陳風儒坐鎮王宮,風蘭必能安枕無憂。

“拒北王有什麼條件?”崇安國主臉上閃過一絲欣喜,立即發問。

武將連忙說道:“拒北王言,拒北城新立一世子,國主若把清泉公主嫁予世子,兩家結為親家,拒北王自然會幫助風蘭。”

聽到這,在場的風蘭文武大臣都震驚不已,引起一陣轟動。

拒北王,這是要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