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天的時間過去。

吳湘怡依舊站在林朝的書店前。

“請先生收我為弟子。”

吳湘怡目光堅定。

泰南四鬼的死亡,在風蘭上層引起了極大的轟動。

之前,一直咄咄逼人的曹無忌,也冇有再放出狠話,似乎消失不見。

但是,吳湘怡知道,曹無忌之所以消失, 是忌憚那斬殺泰南四鬼的強者。

但是,對於仙人屍骨的渴望,曹無忌能夠壓住心中的忌憚。

畢竟傳言,獲得仙人屍骨,足以讓大宗師強者頓悟進入天人之境。

可惜,仙人的屍骨,僅有一截指骨的下落有人清楚,就在大燕的素雲穹手上。

素雲穹手上的仙人屍骨, 冇有人敢有心思。

反而是風蘭的仙人屍骨,更加容易引起人的注意。

林朝看了眼吳湘怡,搖了搖頭:“我暫時不想收徒弟。”

吳湘怡咬著嘴唇,由於過於用力,嘴唇都有些發汙。

她想起了昨日與父王的對話。

“父王,若是有一強者救了我的性命,關於仙人屍骨的資訊,我可否透露給他?”

當時,她這樣詢問。

父王停頓了下,沉默了許久,才沉吟開口:“湘怡,你已經長大了,有的事情可以有自己的判斷, 父王不會攔你。

但是,做任何事前, 都要思量思量再思量。

你若是平民百姓家的女兒,父王不會對你太多要求。

但你身為風蘭的公主,享風蘭一國子民的供養, 你做任何事前, 都要考慮一下你背後的萬千子民。”

吳湘怡看著林朝,最終咬牙:“先生,可聽說過仙人屍骨?”

林朝頓了下:“聽說過。”

他對仙人屍骨也很好奇。

如今,他的實力已經進無可進。

他總感覺,這處世界,好似規則不完整。

想要突破進入下一境界,總會差點什麼。

“先生可想擁有一枚仙人屍骨?”

“自然想。”林朝眼中帶笑,“仙人屍骨,傳言能夠讓人突破武道限製,邁入天人之境,天下間,誰不想擁有。”

“我有辦法,能夠讓仙人獲得一枚仙人屍骨。”吳湘怡的聲音帶著顫音。

很顯然,此刻的她有些慌亂,再做一個很艱難的決定。

“哦?”林朝來了興趣。

“先生可願以《珞樊經》為聘禮,娶我為妻?

到時,我與仙人屍骨,都是先生的。”

說完這句話,吳湘怡的心跳都要停止了。

她看著林朝,眼中充滿了期盼。

《珞樊經》,隻是一本書。

不過,先生卻用這書上的紙頁,斬殺了泰南四鬼,救了她的性命。

於是,她便希望先生以此書為聘禮。

此刻的吳湘怡,賭上了她,賭上了仙人屍骨,也賭上了風蘭國。

這一刻,林朝沉默了,他冇有回答。

其實,到現在他還是無法接受這種利益交換。

當然他知道,很多時候,婚約就是一場交易。

旁邊,吳湘怡看著林朝,麵色卻出奇地平靜:“湘怡知道了,打擾先生了。”

吳湘怡對林朝試了三禮。

她身後,侍女把之前吳湘怡要拜師的三樣禮物留下。

林朝剛想說什麼,吳湘怡湊到林朝跟前,踮起腳:“先生救我性命,這三禮還請不要再拒絕湘怡。”

說完,吳湘怡嫣然一笑,對林朝再次施了三禮。

女子轉身離開,隻餘留一些淡淡的香氣。

林朝看著吳湘怡的背影,笑了笑,轉身回到了屋子裡。

他繼續看書,每過多久,林朝沏了一杯茶。

這時,趙媣走了過來。

不過,她一瘸一拐的。

“怎麼了?”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趙媣清冷的臉上露出淺淺的笑,“昨日,有你在,受驚的馬車冇有撞到我。

今天,我就冇有這麼幸運了,剛出來,誰知道碰到了門檻,腳崴了。”

“現在怎麼樣?”

“我家隔壁恰好住著一個女郎中,已經處理過了。”

趙媣坐下,順手拿起茶杯。

“腳崴了,今天就不用出門,書店離你家還是有些距離。”

趙媣看著林朝:“我喜歡看書不成?”

“成,都成。”

趙媣放下茶杯,林朝把她昨日看的書遞到了她的手中。

“吳小姐今日怎麼冇有來?”

趙媣可是知道,吳湘怡每天都會來書店外站著。

至於原由,趙媣冇有詢問。

“她來過,又回去了。”林朝平靜說道。

“可惜了。”趙媣歎息。

“你可惜什麼?”

“可惜……以後可能見不到她了。”

鬥轉星移,歲月如流沙,從指尖流淌。

吳湘怡冇有再在林朝的書店前出現。

倒是趙媣,不管下雨,還是大風,每天都會來林朝的書店裡看書。

有時候,林朝會送趙媣回家。

有時候,趙媣會跟著林朝到家裡吃飯。

一年後。

風雨樓。

素雲穹一身華衣,慵懶躺著。

在她身後,是五位年輕俊美的男子。

素雲穹輕啟朱唇,聲音綿綿如細雨。

“太柯,還冇有沐雨的下落嗎?”

周太柯,乃是風雨樓的樓主,大宗師之境的強者。

他看著麵前的素雲穹,眼中的熾熱一閃而過:“回稟太後,沐雨逃出風雨樓,共在五地留下了痕跡。

目前,其餘四地已經排查乾淨,沐雨並不在。

如今,已經可以初步確定,沐雨就在風蘭王城。”

其實,周太柯早已確定沐雨就在風蘭王城。

可是,沐雨的身份特殊,與太後素雲穹有糾纏不清的關係。

他作為風雨樓樓主,不好直接對沐雨下殺手。

所以,他便一直拖著,對沐雨視而不見。

如今,太後問起來,他纔回答。

“嗯。”素雲穹滿意點頭,她看著周太柯,“我知曉你忌憚沐雨與我的關係,所以當初她逃離風雨樓,你冇有下殺手。

不過如今……”

素雲穹眼中閃過一絲鋒芒。

“她已經冇有了利用價值,是時候把她帶回來見我了。”

“太後,要活的,還是死的?”周太柯問道。

“死活勿論。”素雲穹眼中閃過一絲殺意,“但是,屍體要完整帶回來。”

“遵命。”

素雲穹看著離去的周太柯,眼中閃現出笑意。

仙人的屍骨,是好東西。

但是,想要以仙人屍骨突破到天人境界,並不是簡簡單單頓悟那麼簡單。

素雲穹擁有仙人的指骨,進度一日千裡。

然而,想要邁入天人,並不那麼簡單。

她通過古書、典籍,以及蒙烈的手劄,最後得出一個結果。

必須以一位至親至愛的人的血肉溫養仙人的屍骨,奪取其生機。

再吞噬仙人屍骨,才能踏入天人之境。

素雲穹很慶幸,當初把那個孩子生下。

否則,她想要踏入天人之境,就變得複雜起來。

當今的燕皇,是她的傀儡,還有大用。

至於沐雨,一個殺手,當棋子比不上燕皇,素雲穹當然隨意丟掉。

……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對拜。”

“送入洞房。”

房間裡,燈火通明。

趙媣一身紅妝,穿著嫁衣,冷豔如梅。

“夫君。”趙媣抬起頭,看著林朝,即便清冷如她,此刻的聲音中也帶著顫音。

林朝看著麵前的絕美女子,將她擁入懷裡,輕輕摟著。

蠟燭吹滅,紅衣滑落,林朝的目光變得微微熾熱起來,吻了過去,一夜淺吟。

一年的相處,冇有太多驚心動魄,也冇有什麼感人肺腑。

林朝與趙媣就這樣,慢慢走到了一起,結為了夫妻。

第二日,林朝睜開了眼睛,看著身邊雪白的藕臂,目光澄澈。

他回憶起昨日,趙媣平坦小腹旁有一個淺淺的鳳蘭花胎記。

印記很淺,很小,反而給趙媣增添了幾分魅惑感。

“夫君,醒了?”趙媣比林朝年歲要大,可是與林朝親密時,卻宛如一個小女孩,與她清冷的性格和麪容不符。

“夫君在想什麼?”看林朝陷入沉思,趙媣詢問。

林朝的手在趙媣的小腹上劃過。

趙媣的身子僵了。

“這個鳳蘭的胎記。”林朝手指停了。

“是不是很難看?”

“冇有,很別緻,反而……”林朝湊到趙媣耳邊。

趙媣的耳畔染紅。

“趙媣……”突然,林朝發聲。

趙媣臉上露出疑惑神色:“夫君,怎麼了?”

“關於我的身世,其實我一直有瞞著你。”

趙媣眼中閃過不易察覺的喜色。

“我其實是一個孤兒,從小有一個老瞎子收留了我。

他教我讀書識字,還教我武功。

在我十三歲的時候,老瞎子死了。

臨死前,他給了我一個錦囊,他還告訴我,幫他尋找一個小腹上有鳳蘭胎記的女子。

如今……我找到了。”

老瞎子說的那個女子,大抵就是趙媣。

此刻,林朝摟著趙媣,內心五味雜陳。

世間之事,UU看書uukanshu.com就是如此奇妙。

趙媣的身體微微顫抖。

“他……”

她一下子就明白了林朝說的是誰。

便是那位三色閣鼎鼎有名的金玉郎君。

這個金玉郎君她冇有見過。

但她見過她的父親,那雙眼睛極其明亮。

趙媣自小和父親一起生活。

突然有一天,父親說:“小雨,明日便是你的生辰,想要什麼?”

當時年幼的趙媣,想也冇想,說她想要一顆夜晚會放光的夜明珠。

這樣的話,她夜晚一個人睡覺就不會害怕。

可惜,自那天以後,趙媣再也冇有見過父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