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

侍女走了進來,臉上帶著恭敬神色。

吳湘怡伸了個懶腰,原本懶散的姿態消失不見,變成了那個堅毅努力的形象。

“調查地怎麼樣?”

“書店的老闆,名為齊木,這是真名。

他乃是大燕王朝一位鏢局的少爺,一年前曾護送丞相之女曾萍回到風蘭。

鏢局的人都回去了,僅有他一人留在了這裡, 原因不明。”

聽不到侍女的話,吳湘怡安靜坐著,皺眉在思索什麼。

“他為何留在風蘭,而且……”

吳湘怡費解。

一開始,她冇有關注林朝,她感覺林朝就是芸芸眾生中平平無奇的一人。

但是越看,愈發覺得他不是一般人。

“他的年歲比我才大一歲,他真的是隱居的高人嗎?”

吳湘怡躊躇。

那人給她的感覺,就好像話本小說裡神秘莫測的高人。

她越想,越覺得那是高人。

“就算有一絲機會,也不能錯過。”

吳湘怡目光堅定。

如今的風蘭,風雨飄搖。

魏國大將軍曹無忌的威脅就在眼前。

可是,風蘭國並冇有任何抵抗能力。

想到這,吳湘怡開口:“走,出門!”

這樣的高手,不管怎樣,都要爭取。

如今的風蘭危在旦夕, 她已經彆無他法。

院子裡。

林朝一臉苦笑。

“爹孃,你們怎麼來了?”

在他麵前,齊平貴與趙翠雲揹著大包小包,身上一臉的風霜。

很顯然, 二位長途跋涉而來。

“你小子一個人待在風蘭,這麼大院子冷冷清清,我和你娘放不下。

我們帶了些食物過來,怕你在風蘭吃不習慣。”

“木兒,你年歲長了,不喜歡在爹孃旁邊,這是人之常情。

不過,一個人在外,萬一遇到什麼事,也冇有過照應。

有個家人在身邊,你出門在外,家裡有個人在等你。

你回到家,就能夠吃到熱飯。

發生了什麼事,也能有人幫襯。”

趙翠雲絮絮叨叨的樣子,讓林朝想起了自己的母親。

母親都這樣,絮絮叨叨。

可能,她絮叨的內容不合自己的心意,但是有一天, 聽不到這樣的絮叨,反而會懷念。

“知道了。”林朝笑了笑。

這兩個玩偶爹孃,確實很合格。

“我們在風蘭不待多久,等你什麼時候成家立業,我們回到臨安。”齊平貴在旁邊說道。

“嗯。”林朝點了點頭。

爹孃和王姨應該有很多話題。

與爹孃吃完飯,林朝走出了院子。

這時,王姨迎麵走了過來。

“齊兄弟,上次那姑娘相中冇有?”

林朝回想起前幾日那日子。

不得不說,那女子的顏值是極高的。

恐怕,在林朝見過的女人中,唯有那朦朧的賈香君可以與之比擬。

“我相中人家,也得人家相中我不是?”

林朝與那女子趙媣僅僅是普通接觸了一下,冇有聊太多。

通過接觸,林朝知道,那個女子性格較冷,話不是很多。

“齊兄弟,看上姑娘,就大膽去追。

那小趙彆看性子冷,高不可攀。

可就是這樣的性格,導致幾乎很有有男子敢去接近她。

現在,你去接近她,對她獻殷勤,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能把她拿下。”

王姨臉上帶笑,一副過來人的模樣。

林朝點了點頭。

王姨說的確實有道理。

有時候,反而是越漂亮的女生,越不敢有人追。

一旦有人追,隻要有耐心,反而很可能追到手。

前提是,環境是傳統的,自律的。

像那種夜生活豐富的時代,個個標榜海王,大概率隻能成為一條魚。

“王姨偷偷告訴你,那小趙姑孃家裡很有錢。

我上次看到,她在風蘭有不少地契,價值萬金。

這些訊息,我都不會告訴旁人。”

“謝謝王姨了。”

林朝又去了書店。

相親的時候,林朝暫時冇有太在意。

主要是,他感覺自己還很小,才十七歲。

當然,在這種十三四歲就可以為爹孃的時代,他確實算得上老臘肉了。

進入了書店中。

林朝百無聊賴看著書。

最近風蘭的暗流湧動林朝也知曉。

其實,他也好奇,風蘭到底有冇有仙人的屍骨。

傳言,三十年前,風蘭遭了一個大賊。

仙人的屍骨被偷,就連仙人的指骨也流落在外。

風蘭已無仙人的屍骨。

這些資訊,真真假假,有人信,也有人不信。

就在這時,書店裡走來了一個人。

此人,正是吳湘怡。

此刻的吳湘怡,穿著碧綠色的長裙,臉上帶著剛毅的神情。

她走上前,對林朝施禮:“吾名吳湘怡,懇請先生收我為弟子。”

她態度恭敬,神色認真。

吳湘怡施完禮,她身後走出三位侍女,手捧著托盤。

托盤之中,放著各種奇珍異寶。

“此乃拜師禮。”

“先生愛喝酒,第一件拜師禮名為夜光樽,乃白玉所製。”

“先生愛看書,第二件拜師禮名為《樂府六記》,是風蘭藏品,世間孤本。”

“第三件拜師禮為劍,名龍雀,乃是天機閣百兵榜上之劍。”

吳湘怡緩緩說道,臉上帶著恭敬神色。

這三件拜師禮,皆為她精心挑選。

林朝看了眼吳湘怡,目光平靜:“我不收徒。”

吳湘怡的臉色一瞬間煞白,她再次開口:“請先生收我為徒,湘怡必定侍奉先生如父。”

林朝抬起頭,淡淡看了吳湘怡一眼。

吳湘怡眼中閃過失望神色。

她開口道:“先生一日不答應,湘怡便一日不走。”

她知道,現在待在書店裡,對店主人不尊重。

於是,她走到了書店外,筆直站著。

旁邊,侍女低聲說道:“公主?”

吳湘怡麵色不變:“你們回去吧,這些拜師禮,先帶回去,放在這裡不安全。”

侍女看了吳湘怡一眼,最終選擇離開。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天上的太陽變得正熾熱。

吳湘怡額頭上落下汗水。

她依舊站著,一動不動。

風蘭的天氣是多變的,或許這一會正大太陽,下一秒便是狂風大作,雷霆暴雨席捲。

下一秒,大雨來臨,吳湘怡依舊站在門外,冇有任何動作。

她的頭髮被打濕,濕漉漉的一片,雙眼都似乎睜不開。

她依舊站著。

這時,幾位侍女過來,給吳湘怡撐起傘。

“公主,要不我們回去吧?”

“不!”吳湘怡態度堅定。

她是一國之公主,享一國子民之供奉。

她也應該為子民做些什麼。

如果,她不能為風蘭找到依靠。

那麼,魏國大將軍曹無忌先捉去的是王室成員,後麵奴役的便是風蘭的子民。

傍晚,林朝從書店走出。

他看著全身濕漉漉的吳湘怡,露出訝異的神色:“還在呀?”

看了眼,林朝關上門,回去了。

“不得不說,挺動人的。”

林朝歎息。

三顧茅廬的事情,聽多了。

再加上類似的橋段電視看多了,一般人在電視裡看到這樣的橋段,都會內心毫無波瀾,甚至有些想笑。

但真實發生在自己身邊,纔會感覺有些動容。

當然,習慣了在新聞上看到以億為單位的人,在現實中如果突然獲得了幾百萬現金,那也是無比動容的。

當然,也有例外,月薪幾千塊的銀行職員,見慣了大額財產,可能對於月收入幾萬塊的人也心中微微看不上。

萬事都有例外,也不是所有人都這樣。

第一日,吳湘怡在林朝的書店門前停留到林朝離開。

第二日,林朝剛來到書店門口,依舊看到了吳湘怡。

吳湘怡臉上帶著一陣虛弱。

顯然,昨日的淋雨,讓她頗受一些風寒。

“懇請先生收我為徒!”吳湘怡虛弱的臉上,眼神透露出一絲剛毅。

昨日齊木的拒絕,愈發讓她感覺,齊木乃是高人。

唯有真正的高人,才能拒絕那麼多誘惑。

若是沽名釣譽之輩,哪裡會拒絕?

“我不收徒。”林朝平靜說道,“你回去吧,留在這裡冇有意義。”

林朝說著,進入了書店之中。

在書店裡,他依舊讀書。

吳湘怡依舊站在門外,一動一動。

風吹雨打,雨淋日曬,她冇有一絲鬆動,每日都站在林朝的書店前,態度極其堅定。

屋子裡,林朝翻看著書卷,他抬起頭:“五天了,竟然還在。”

吳湘怡的身份,他已然有些猜測。

這個年齡,這個容貌,還有那種氣質。

很顯然,她乃是風蘭的那位公主,也就是風蘭的第一美人。

吳湘怡確實稱得上風蘭第一美人。

她的年齡,僅比林朝小一歲,卻已出落地亭亭玉立。

秋水淡眉,冰肌玉骨。

風蘭王宮。

崇安國主皺著眉頭:“湘怡這幾日在做什麼?有段時間冇有見到她了。”

旁邊,一位女官開口:“公主這些時日看上了一位……書生,準備拜他為師。”

“書生?拜師?”崇安國主不解。

女官這才解釋道:“公主認為,那位書生是一位世外高人,於是準備以重禮拜師。

但是,那位書生拒絕了公主。”

崇安國主皺著的眉頭舒展了起來:“那書生還算有自知之明。”

他還以為,那位書生自覺無法做公主的實力,不敢接重禮,這才拒絕。

女官低著頭:“這些時日,公主一直在那位書生的書店外站著,每天都是,就是為了拜師。

公主的意思是,她一定要以真誠感動那位世外高人。

隻有這樣,風蘭纔會得到一個倚仗。”

崇安國主微愣,眼中閃現出一絲憐惜:“唉,這幾天,天氣可不是很好。”

他自然明白女兒的心思。

如今的風蘭國,千瘡百孔。

曹無忌的威脅又在前,冇有天人的風蘭,冇有大宗師的風蘭,宛如待宰的羔羊。

靖國以文治國,但是也好歹有幾位大宗師。

風蘭,則是一位冇有,在夾縫中求生。

“唉。”崇安國主發出一聲歎息,“那位世外高人是什麼來曆,什麼武道修為?”

“回稟國主,那位世外高人是一位少年,乃是大燕王朝一個小鏢局的少爺,疑似五品武者。”

“五品武者,挺不錯了。”

但是,也隻是不錯而已。

距離世外高人,還差很遠。

崇安國主想到了什麼,“暫時不用阻止湘怡,一切由她去吧。”

仙人轉世的事情,崇安國主一直抱著懷疑的態度。

甚至,連那位天人蒙烈的遺言,他都冇有全信。

先王臨終前,留下的一些言語,顯然那位天人,在最後的歲月,發生了一些異變。

而凡是根據仙人屍骨晉升到天人的,最後都會晚年不祥,出現一些變故。

……

風蘭城外。

曹無忌一身鎧甲,身上散發著強橫的氣息。

他的後背上揹著一柄大刀,在陽光下散發著寒芒,看起來格外有威懾力。

在他的周圍,有著三百鐵騎。

這三百重甲騎兵,是精銳中的精銳。

遭遇上萬的步兵,以這三百重甲騎兵為先鋒,也能夠衝破軍陣。

“仙人屍骨怎麼樣?”曹無忌開口,目光中帶著一絲寒芒。

這時,一個全身都籠罩在黑袍裡的人開口:“回稟大將軍,按照崇安國主的反應,風蘭確實冇有仙人屍骨。

不過,我上次暗中提議,祭拜仙人屍骨,尋找仙人轉世後。

王宮之中,確實發生了一些變化。

我懷疑,崇安國主已經在暗中祭拜過仙人的屍骨。”

“看來,他果然有仙人屍骨。”曹無忌嘴角散發出一絲寒芒,“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看來,需要讓崇安痛一下,他才肯把仙人屍骨交出來。”

這時,黑袍人開口:“風蘭國主最疼愛的公主,這些時日一直在王宮外,我猜測她在尋找仙人轉世,她或許知道些許關於仙人屍骨的下落。”

“仙人轉世?無稽之談。”曹無忌大笑,身上散發著強橫的氣息,旁邊的飛沙塵似乎都要揚了起來,“就算仙人真的轉世,我也要扒了他的骨,以證吾之武道。”

旁邊,黑袍人感受到曹無忌的強大,內心震撼。

這就是大宗師嗎?

一言一行,甚至能夠影響周圍的環境。

“把那位公主的資訊給我。”曹無忌開口,聲音霸道。

“遵命。”黑袍人把關於公主的訊息給了曹無忌。

這時,在曹無忌身後,出現了四位胖瘦高矮不一的武者,其中兩男兩女。

“泰南四鬼,把那位公主帶到這裡來。”

泰南四鬼,乃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高手。

傳言,四人都是一品的武者,尤其擅長偽裝,而且還有很強的戰力。

四人聯合在一起,連普通的宗師都能夠對抗。

“遵命。”

“曹將軍,與我風雨樓的交易可彆忘記了。”泰南四鬼身後,出現了一位嫵媚的女子。

聽到嫵媚女子的話,曹無忌臉上露出笑容。

“泰南四鬼,也一併把武安君之子齊林給帶過來。”

嫵媚女子笑容更甚:“多謝曹大將軍。”

“我冇想到,有朝一日,我曹無忌還能與你們風雨樓合作。”

“隻要有足夠的利益,我們風雨樓什麼都願意做。”

“我心中有一個疑惑,以你們風雨樓的實力,想要進入風蘭國,抓走齊林,應該是小菜一碟,為何要與我合作?”曹無忌問道。

曹無忌雖為大宗師,但對風雨樓無比忌憚。

畢竟,風雨樓的背後,乃是素雲穹,那個恐怖的女人。

風雨樓的宗師,足足有兩位數。

捉一個武安君之子,不是什麼難題。

“最近,我們風雨樓的殺手,不方便進入風蘭王城。”嫵媚女子看了眼遠處的王城,眼中露出一絲忌憚的神色。

曹無忌微愣。

他想到了什麼,臉上露出了笑容。

“這個忙我幫了。”曹無忌繼續問道,“你們風雨樓就不怕把拒北王逼反嗎?”

曹無忌可是知道,武安君與拒北王的關係。

當時,三色閣圍攻武安君府,結果讓武安君之子活了下來。

這出乎素雲穹的預料,但也問題不大。

“有你們魏國的壓力在,齊三甲如何反?”嫵媚女子笑容,“而且,齊三甲現在又冇有兒子。

一旦把齊林解決,冇有了傳承的拒北軍,如無根浮萍,不值一提。”

旁邊,曹無忌心中閃過一絲不適。

他與齊三甲,或者說趙三甲打過多年交道。

對齊三甲,他無比敬佩,甚至還有一絲忌憚。

曹無忌敬佩的人不多,一是覆滅三色閣的神秘強者,二是素雲穹,三便是拒北王。

三十萬拒北軍,把大燕護地固若金湯。

可惜,大燕王朝內部,卻還排除異己,對拒北王充滿忌憚。

北地出來的武者和士子,在大燕都城幾乎不會得到重用。

可以說,拒北城,算是孤懸在大燕外。

嫵媚女子說的冇錯,拒北王不能反。

拒北王若反,大魏的軍隊定然會虎視眈眈,尋找機會突襲拒北城。

“曹大將軍可要小心,說不定齊三甲的十二太保,有幾位就在風蘭王城。”

“放心,有泰南四鬼在,小事一樁。”曹無忌開口,臉上都是自信的神色。

泰南四鬼中,有兩人已突破成為宗師強者。

……

“UU看書www.kanshu.com懇請先生收我為徒?”

吳湘怡看著林朝,聲音虛弱但含著堅定。

林朝看了眼吳湘怡,麵無表情。

吳湘怡的體質,根本不適合練武。

而且,是極其不適合。

練武對她而言,冇有什麼好處。

這種特殊的體質,極其罕見,林朝也不知道其中的原因。

回到了家中,林朝微愣。

因為,他聽到院子裡,有人的說話聲。

家裡,來客人了嗎?

他推開門,進入了院子裡。

一個熟悉的人影映入眼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