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之上,烈日懸空。

一行百人緩緩行駛。

車隊裡,韋方鬆動不動偷看林朝一眼。

丁姨,萍小姐亦是如此。

其他人,則好像對什麼都不感興趣一般。

當然,齊平貴除外。

剛纔,那上百穿著甲冑的士兵,實在是令人太過意外。

有老有少, 甚至還有瞎子跛子,可是卻一起穿著鎧甲,行動整齊劃一,開起來訓練有素,曾經乃是強軍一般。

這樣的強軍,一起對齊木大喊:請少主複我武安, 壯我武安。

這不得不讓人多想。

韋方鬆看著旁邊的齊木,心中已經有了諸多猜測。

武安,少主。

再看齊木的年歲,還姓齊,很有可能,齊木便是那鼎鼎大名的武安君之後。

這讓韋方鬆心中有一絲驚異。

冇想到,這麼名不見經傳的少爺,竟然有這麼尊貴的出身。

萍小姐與丁姨,則亦有同樣的猜測。

唯有齊平貴的臉色並不是好看。

突然,他鑽入了馬車之中:“木兒, 你是不是並非我的親生兒子?”

齊平貴來質問道。

林朝愣住了。

這玩偶果然不能用心做。

心思太多了。

他冇有回答。

齊平貴的臉色微變,破口大罵,“果然,翠雲那婆娘給老子戴綠帽子。”

林朝看著這一幕,哭笑不得。

“爹, 你彆多想。”林朝開口,天賦聲音魅惑力啟動,“我自然是你和孃的孩子。”

聽到林朝的聲音,齊平貴的臉色才逐漸好轉起來。

看著齊平貴下車,林朝歎息:“這次選家,著實是一個坑。”

這家不家的,實在是太難了。

五日後,眾人已經進入了風蘭的境內。

一路上,遇到的馬匪更多。

不過,有韋方鬆坐鎮,在加上上百鏢師,倒是冇有遇到什麼問題。

唯有丁姨一臉憂慮。

到現在為止,還冇有遇到風雨樓的殺手,這極其不正常。

不過好在,他們已經快到了,安全問題不複存在。

“丁姨,不用擔心,萬一風雨樓的殺手因為其他事情耽擱了呢?”萍小姐在旁邊勸道。

她自然不知道,風雨樓確實派遣有殺手,可惜被人抓去。

一行上百人浩浩蕩蕩,行進在沙漠之中。

半日後,突然傳來一陣馬蹄聲。

萍小姐向遠處眺望,臉上露出激動的神色:“我兄長來接我了!”

很快,幾百人的騎兵快速過來,為首的是一個挺拔的男子。

“小萍!”

挺拔男子看到妹妹,臉上露出喜悅的神情。

“哥哥。”萍小姐滿臉激動。

挺拔男子與妹妹寒暄後,看向了林朝:“感謝貴鏢局護送我妹妹回到風蘭,前方就是風蘭王城,天馬上就黑了,幾位不如來我風蘭王城休息一番,略做調整。”

“好。”林朝答應了。

這次行鏢,一路冇有遇到任何大風險,可以說簡單至極。

剩下的銀兩,丁姨依舊給了林朝。

很快,一行人向風蘭王城駛去。

林朝的目光微變,古老的記憶開始回溯。

眼前的城牆建築風格,實在是太熟悉了。

他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

他記得,名為林平的時候,他曾經去過一個名為風蘭古國的小國家,祛除異息。

結果,恰逢風蘭廟會,他的後腦勺硬是捱了幾百棍。

如果不是他武力強大,估計他早就被人給拖走了。

這裡的風蘭,和他記憶中的風蘭是同一個國家嗎?

難道說,這裡還是前世那個世界,可是大燕又是什麼國家?

“敢問,如今的風蘭國的國王,乃是哪位?”林朝隨意問道。

旁邊,挺拔男子臉色微變。

他還是第一次遇到直接問國王的。

不過,想到對方是大燕王朝的人,也就理解了。

“如今的國王,乃是崇安陛下。”

林朝搖了搖頭,他並未聽過這個名字。

不過,提到崇安陛下,挺拔男子臉上露出自豪的神色。

“崇安陛下,乃是最像先祖鳳安陛下的人。

如今,在崇安陛下的帶領下,我風蘭再次恢複了安平盛世。”

林朝微愣。

鳳安這個名字他熟。

當初,他前去風蘭的時候,風蘭古國的國主便是鳳安。

他還曾與鳳安見過一麵。

“這個鳳安陛下是……”林朝發出了自己的疑惑。

“鳳安陛下,乃是三百年前我風蘭的國王。

當時,風蘭時局動盪,經曆千年未變之格局。

是鳳安陛下帶領我們風蘭人,傳承延續下來。”

林朝注意到,提及鳳安陛下,在場的風蘭人都麵露敬畏神色。

很顯然,那個鳳安陛下,在風蘭很得人心。

而且,就連誇獎如今的王,都說像鳳安陛下,可見那個鳳安,是極其得人心。

不過,林朝冇記錯的話,鳳安三百年後,還依舊是大黃王朝時期。

如今,為何又出現了大燕王朝?

突然,林朝想到了什麼。

在曆史上,風蘭古國似乎是曇花一現。

好像,中間遭遇了天災,最終消失不見。

難道……來到了這個世界?

如果不是巧合,林朝感覺這件事,透露著怪異。

到底是何等力量,能夠讓一個國家來到了這個世界?

進入了風蘭古國中,看著風蘭古國街道上熟悉的建築。

林朝就好像,真的回到了當初進入風蘭古國的畫麵。

“齊兄弟就在這裡住下嗎,錢我已付下。”萍小姐的哥哥說完,帶著人離開。

畢竟,林朝他們隻是鏢局的人。

大家不過萍水相逢罷了,冇有太多可以接觸交談的。

“少爺,我先去采辦一些物資,可以回到臨安賣掉。”韋方鬆在旁邊說道。

他們在外行鏢,有時候去了一個地方,也會買一些物資,然後再賣掉,賺些差價。

“回去?”林朝看著韋方鬆,臉上帶著笑容,“我不準備回去。”

“啊?”韋方鬆愣住了。

“你們先回去吧,我一個人在風蘭古國住一段時間。”

“這?”韋方鬆不解,內心有很多疑惑。

不過,他想到了當初那上百士兵,呼齊木為少主。

他心中生出許多想法。

少爺乃是武安君之子,留在風蘭,想必有自己的想法吧。

“好的,少爺。”韋方鬆冇有違背,“這件事,要不要告訴老爺一聲。”

“不用。”林朝搖頭,“幫我在這裡買一個院子,我想住一段時間。”

“好的。”韋方鬆領命,正欲離開

這時,林朝看向了韋方鬆,他緩緩說道:“韋叔,你來我們平安鏢局多久了?”

“四年了。”韋方鬆冇有任何猶豫。

“這四年來,你對我們平安鏢局也算忠心,任勞任怨,你人挺不錯。”

確實,林朝第一次見韋方鬆時,曾經找韋方鬆借了一柄劍。

當然,那個時候的林朝,易過容,韋方鬆認不出他。

對於韋方鬆,林朝有著不少的好感。

韋方鬆微愣,不知道林朝說這些做什麼。

“你是否願意繼續效命於我,效命於齊家?”

“我……”

韋方鬆知道,現在少爺的這個效命,與之前的效命不一樣。

他已經推出江湖,如今,如果他效命少爺,那是重入江湖。

他很猶豫。

不過,想到了仇人。

人總不能逃避一輩子不是?

明明是他的血海深仇,結果是他如野狗一般被仇人追殺。

這樣的日子,要繼續下去嗎?

少爺,乃是武安君的兒子。

跟著少爺或許纔有報仇的機會。

“我願意!”韋方鬆下定決心。

林朝笑了笑,露出滿意的笑容:“好。”

他看著韋方鬆,緩緩開口:“韋叔是用掌法的吧?”

韋方鬆頓了下。

他在平安鏢局,一直使用的是刀法。

其實,他最擅長的是掌法!

否則,他也不會被稱為血手屠夫。

“韋叔的掌法,過於剛猛,韌性卻不足。

俗話說,鋼過易折,韋叔若想在武道上更進一步,必須要學會剛柔並濟。”

林朝說著,他的手中赫然出現了一掌。

“此掌名為太極掌,剛猛有餘,韌性十足。”

擁有古武者天賦的林朝,武道修為與資質達到了逆天的階段。

太極掌,由他結合前世的太極拳而創造而出。

此刻,他施展出來,赫然想要提升韋方鬆的實力。

旁邊,韋方鬆臉色微變。

“這掌法?”

他乃是擅長掌法之人。

他的血手掌,剛猛霸道,足以摧金裂石。

可是,當見到林朝的太極掌,他發覺,他的血手掌隻屬於三流的武學。

眼前的這一掌,精妙非凡,恐怕,僅有那些大宗師,才能施展出如此掌法吧?

“這一掌名為太極掌,便傳授於你,給你多一些防身的能力。”

林朝早已看出,韋方鬆卡在二品的階段很久了。

韋方鬆欠缺的,便是柔,便是韌性。

把太極掌傳授給韋方鬆,那麼恐怕要不了多久,韋方鬆便能真正踏入一品的階段。

再依靠太極掌,韋方鬆即便麵對一般的宗師強者,就算不敵,逃走也冇有什麼區彆。

至於忠誠嘛?

擁有語言魅惑力天賦的林朝,根本不在乎忠誠。

“多謝少爺。”韋方鬆看著林朝那一掌。

他自然明白那一掌的珍貴之處。

如果他能夠參悟,可以直接踏入一品的行列。

他本來戰力就驚人,再加上太極掌,普通的宗師他都有底氣一戰。

少爺,竟然給他這樣強大的掌法。

而且,能夠看出他的缺陷。

少爺身邊是有高人嗎?

韋方鬆內心震撼,這樣想著。

看來,那位高人一定極強,至少也是宗師強者。

否則,不會給他這樣強大的掌法。

“韋方鬆,誓死效命少爺!”韋方鬆跪在了地上,狠狠磕頭。

傳武之恩,重於泰山。

林朝冇有太多反應,他而是說道:“你回到臨安之後,幫忙給我組建一個訊息網,至於人手,我會慢慢給你補充。”

林朝最不缺的就是人手。

有玩偶大師天賦的他,一日便可批量造出十幾具玩偶。

當然,想要造出那種宗師級彆的玩偶,就不是那麼簡單了。

“好。”韋方鬆壓抑住心中的激動。

平安鏢局的人都已離開,僅有兩位鏢師選擇和林朝一般,在風蘭古國住下。

整個風蘭國,並冇有因為多下林朝而變得不同。

這些時日,林朝一直深居簡出,偶爾出一下書店。

在風蘭古國待了很久,他獲得許多訊息。

“這個風蘭古國,看來果然是前世的那個風蘭古國。

似乎,因為仙人的屍骨出現,風蘭古國發生了大變,纔來到了這邊。”

林朝心中有了這種猜測。

對於仙人的屍體,他更加好奇。

在一邊調查仙人屍骨的時候,林朝一邊開了個書店。

他想要獲得更多的評分,家是不能落下的。

這次,他不打算再用玩偶組成家庭。

那種家,太過於虛偽。

一個人,就不能成家嗎?

“少爺。”

這時,兩位玩偶鏢師走了過來。

他們拉著一輛車,車裡有著不少的材料。

“嗯。”看著玩偶鏢師把材料放下,林朝滿意點了點頭。

半日後。

林朝額頭上的汗水滑落。

在他身後,出現了一個瘦小精壯的男子。

這個男子,雙眼無神,看起來就好像死人。

不過,他的身體內部,卻擁有著強大的力量。

“終於又造出一位宗師級的玩偶。”

林朝歎息。

造出宗師級的玩偶,極其複雜。

不僅耗時耗力,最主要的是材料稀缺。

來到了風蘭古國已經快一年了,他才造出五具宗師級彆的傀儡。

“以後,你就叫李槐,去臨安吧。”

林朝開口。

頓時,這個精壯的玩偶施完禮,轉身離開。

林朝走出了院子裡,迎麵走來了一個四五十的婦人。

婦人臉上帶著燦爛的笑:“小齊弟兄,又去書鋪呀?”

“是的,王姨。”林朝回答了一聲。

王姨和她漢子開了個早點鋪,前一段時間,大雨來臨,王姨家的磚瓦摔落,砸到了她漢子。

當時,是林朝把她漢子送往了醫館。

對於林朝,王姨一直很熱情。

“小齊兄弟,最近我又給你物色了一個姑娘。

腰細屁股大,絕對好生娃!”

當得知林朝還冇有婚娶,王姨經常會給林朝招呼定一門親事。

林朝笑了笑:“王姨,我現在還不想成家。”

“小齊,你這麼大一個院子,一直一個人,怪冷清的,根本冇有人氣,連個家的樣子都冇有。”

林朝繼續笑了笑:“王姨,等你什麼時候找到一個比風蘭公主還漂亮的姑娘,再來找我吧。”

風蘭古國第一美人,便是風蘭公主。

“小齊,你的眼光也太高了。”

林朝去了書店,突然想到。

是不是應該找個老婆?

這樣的話,家不就有了嗎?

評分或許會很高。

林朝陷於了思索之中。

……

風蘭古國。

王宮之中。

風蘭國主崇安一臉的憂慮:“怎麼樣了?”

“魏國大將軍曹無忌說,如果不交出仙人的屍骨,便帶人親臨我們王宮,帶走嬪妃與公主。”旁邊,一身盔甲的男子臉上露出憤恨之情!

魏國大將軍曹無忌,乃是魏國前三的強者,大宗師之境的武夫。

“大燕王朝那邊什麼看法?”國主崇安歎息。

風蘭國小而民弱。

“大燕冇有迴應……”

“哎。”國主崇安歎息。

他自然知道,大燕王朝打得什麼心思。

大燕想的是,讓曹無忌出手,看看風蘭國還有冇有天人。

如今,風蘭國還過得很好,最主要就是有天人的威懾。

可是,崇安比誰都知道,如今的風蘭國,根本冇有天人。

“國主,那我們……?”

崇安閉上眼睛:“天要亡我風蘭。”

這時,旁邊一位文士麵色微變,他湊上崇安的耳邊輕聲說道:“國主,蒙烈天人圓寂時曾說過,他根據仙人屍骨頓悟,心中有所得。

他曾留下預言,如果以仙人之禮拜祭仙人的屍骨,屍骨出現異樣,仙人的轉世之身便會降臨風蘭。

鳳安陛下曾說過,仙人與我們風蘭有緣,如果降臨風蘭,將會庇護我風蘭。”

崇安看著這位文士:“可是……我風蘭冇有了仙人屍骨。”

文士眼中閃過一絲失望。

風蘭,真的冇有仙人屍骨嗎?

……

“怎麼樣?仙人的屍骨可有異動?”

“未曾。”

“難道……”

“不對……”

“熒惑之光,光指西南,仙人轉世在我們風蘭古國?”

“真的有仙人轉世?”

……

“小姐,現在風蘭很不安平,不要亂跑。”

“我知道了。”吳湘怡臉上掛著一絲憂慮。

王宮之中的危機,她已經知曉。

可惜,身為樓蘭公主的她,卻根本幫不到任何忙。

如今,她離開王宮,希望自己為父王,為風蘭再做一些事。

如今,風蘭危在旦夕,能夠拯救風蘭的,隻有一個辦法。

那就是尋找仙人轉世之身。

這個訊息,如今知道的人並不多。

吳湘怡便是其中的一個。

因為,她是特殊的。

這些時間,她一直在風蘭古國的西南區域尋找,可是根本冇有仙人轉世之身的跡象。

天人蒙烈曾說過,仙人的屍骨,近距離接觸到仙人的時候,會有一絲異變。

可是,這些天過去,她體內的那一小截骨頭,還是冇有任何變化。

突然,吳湘怡停下了腳步。

在她前方,是一個書店。

書店的主人,氣質很好。

吳湘怡曾經進去過書店一次,仙人的骨頭根本冇有任何異樣。

這說明,那個書店的主人,根本不是仙人的轉世。

這冇有出乎吳湘怡的預料。

仙人的轉世之身,哪裡是那麼容易找到的?

或者說,根本冇有仙人的轉世之身,一切都是騙局。

想了想,吳湘怡覺得,還是不要去這裡了。

隻是,下一秒,吳湘怡停住了腳步。

她看到一個熟悉的人影,從書店中走出。

“趙媣姐姐,你怎麼在這?”吳湘怡迎了過去。

她知道,趙媣姐姐乃是大燕人,是一位強大的武者。

王宮之中最強的護衛統領,都不是趙媣姐姐的對手。

吳湘怡也想有趙媣姐姐那麼強,那樣或許就能守護風蘭。 www.uukanshu.com

趙媣一身紅裙,顯得格外清冽冷豔,她的聲音也很冷清,好似不食人間煙火。

“王姨讓我來見見這書店的公子。”

“這是……相親?”趙媣立刻明白。

她有些費解,趙媣姐姐需要相親?

而且,以趙媣姐姐的實力,就算要婚娶的話,恐怕也會嫁給一位強者。

書店的主人,看起來……有氣質,但武力的話……看起來文文弱弱,不是很強。

目送趙媣離開,吳湘怡心中多了一個心思。

後來幾天,她經常來這個書店。

她發現,書店的老闆,著實很悠閒。

經常不開工,似乎在家睡懶覺。

而且,他好像很有錢一般,開書店隻是愛好。

而且,不知為何,她越看書店的主人,越感覺他的一言一行之中,蘊含著高深莫測的意味。

尤其是,有時候聽到他說話,她更感覺,就好像在聽一些聖言。

然而,旁邊的人冇有這種感覺。

“難道,他是隱藏的世外高人?”

這個少不經事,愛看話本的公主,對書店主人產生了莫大的興趣。

“如果是這樣,豈不是說,冇有仙人轉世,我們風蘭也有救了?”

與此同時,屋子裡的林朝翻開了一本書。

“奇了怪哉,冇有施展預言魅惑力,為何總感覺對那位女子產生了一絲影響。”

ps:推薦一本大佬新書《我畫的萌妹爬出來砍我》,下方有鏈接可以直接收藏!點擊下載本站APP,海量小說,免費暢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