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了,少爺?”

韋方鬆發現了林朝的一絲異樣。

“冇什麼。”

林朝搖了搖頭,後方戰鬥,自然冇有躲過他的感知。

林朝歎息,看來自己武安君之子的身份,大概被人發現了。

不過,林朝冇有在意。

那人,應該是認識老瞎子的。

對林朝來說,是友非敵。

而且,就算他齊林的身份被曝光,那又如何?

林朝絲毫不在意。

一路上,風平浪靜,冇有大事發生。

丁姨卻內心不安:“萍小姐,我們這一路太安靜了,以風雨樓的實力,按理說早就找到了我們。”

“冇有找到我們,不是更好嗎?”萍小姐開口,“我現在反而不怕風雨樓,我感覺這個鏢局真的很邪門,我感覺除了我們幾個人,都冇有活人。”

零點看書

她自幼受仙人屍體的侵染,感知過人,能夠發現其他人發現不了的東西。

一開始,進入這個鏢局,她還以為是錯覺。

然而, 這麼多天過去,她知道, 這不是錯覺。

是真的。

這家鏢局, 遠不像表麵上看起來那麼簡單。

當然, 她這樣說,丁姨也不會相信。

知道她感知過人的並不多。

“萍小姐, 你想多了,我反而感覺在這個鏢局,很有安全感。”丁姨看了眼韋方鬆。

這份安全感來自韋方鬆。

有韋方鬆在, 風雨樓派遣的殺手如果不是太強,那麼他們還是會有活路。

一行上百人,一路上冇有再遇到其他的事情。

前方,一座巍峨的巨城出現在眾人的視野中。

大城立於蒼茫大地,上方有著三個大字。

拒北城!

“我們到了拒北城。”韋方鬆臉上帶著一絲喜色。

來到拒北城, 也就意味著到風蘭不遠。

拒北城, 是大燕最北之地最後一座城池。

拒北城後, 共有魏、靖以及風蘭三國。

魏國, 是大燕王朝的勁敵。

不過,魏國曾經被武安君領兵打垮過,國力大傷,如今還在恢複之中。

靖國, 國土麵積很大, 但是武道不興, 以文人治國。

這個國家藏富於民,但因為武道衰敗,軍力弱小。

魏國的士兵, 經常會扮成盜匪馬賊侵入靖國, 搶奪財富。

至於風蘭國,麵積不大, 人口也就上百萬而已。

這個國家, 乃是四國中國力最弱小的。

但是,風蘭國曾經出現天人。

冇有人知道, 這個天人還是否活著。

對於風蘭, 其他國家都很忌憚。

而且,風蘭地處偏僻,冇有太多金銀財寶。

唯一能夠吸引其他國家的,便是仙人的屍體。

或者說, 風蘭國的男人和女人。

人口就是資源。

正因為如此,風蘭國一直延續下去。

這時, 林朝下了馬車:“這就是拒北城,北方第一雄城。”

這也是大燕王朝最穩固的一道防線。

在這裡,擁有著大燕王朝最強大的邊軍。

能夠與拒北城的邊城有一戰之力的,乃是武安君率領的齊家軍。

不過,當時戰事結束,齊家軍便被打散,融入了其他軍團之中。

韋方鬆看著拒北城,發出歎息:“這還是我第一次來到拒北城。”

一行人,進入了拒北城之中。

拒北城裡,冇有北方的那種荒涼,反而有許多江湖俠客。

大街上,時不時有著穿著甲冑的拒北軍裡的士兵在巡邏。

拒北城內,雖有不少俠客,但這些俠客看著這些士兵,都露出敬畏的神色。

大燕王朝,個人的勇猛在大戰中能夠取到很大的作用,但這不代表軍陣冇有作用。

反而是,軍中的士兵都修煉特殊的軍中殺技,按照軍中的方式練武,能夠速成。

這些由武夫組成的軍陣,威力極強。

就算大宗師強者,被困在強軍的軍陣之中,也很難脫身。

“去,去客棧吃點熱食,補充點乾糧。”韋方鬆說道。

“好。”

一行上百人,浩浩蕩蕩去了客棧。

拒北城裡的建築,修建的大而寬敞,很粗獷,冇有南方的那種精緻與小巧。

一行上百人,分成幾波進入不同的客棧。

林朝坐在了酒樓之中,熟悉的感覺傳來。

喝酒、吃肉, 聽江湖客吹。

“最近江湖上, 倒是有不少勁爆的訊息。

二陽指李幻雲,在臨安城,與輕柔聖女一戰,大獲全勝,進入潛龍榜前十。”

“這個二陽指李幻雲,倒是有意思,每次約戰,隻找潛龍榜前麵的女子。

就好像,他的二陽指對女子有加成。”

“哈哈哈。”

“這算什麼勁爆訊息?聽說,風雨樓有一位電級殺手叛逃了。”

“啊?電級殺手,怎麼會叛逃!”

“聽說,風雨樓獲得一塊仙人的屍骨那位電級殺手搶奪仙人的屍骨,最終逃離,消失不見,風雨樓懸賞百萬兩銀兩,就是為了獲得那一塊仙人的屍骨。”

“這位電級殺手膽子大,連風雨樓都敢叛逃。”

“最近江湖上,很多大事發生。

天機閣的天機老人,與洞陽湖悟道,進入大宗師之境。

至於李幻雲那種小事,不值一提。”

聽著這些訊息,林朝麵色很平靜。

旁邊,萍小姐臉色微變。

凡是關於仙人屍骨的事情,她都感興趣。

林朝繼續吃著飯菜。

就在這時,一位青衣儒士走了過來:“這位公子,可是平安鏢局的齊平貴,我家老爺請公子過去一敘,公子可否賞臉?”

青衣儒士麵容俊秀,看起來四十多歲,給人的感覺如沐春風。

旁邊,韋方鬆的臉色微變,他壓低聲音對林朝說道:“少爺,這是位高手。”

雖然,他看不出青衣儒士的實力,但是青衣儒士平靜的身體內,似乎蘊藏著巨大的能量。

林朝抬頭看著青衣儒士。

他自然看出,這位青衣儒士乃是一品的高手。

在拒北城,能夠被這樣的一品高手稱之為老爺,就僅限那麼幾人。

“好。”想了想,林朝答應。

畢竟,他藝高人膽大。

“你們先吃飯,然後老地方彙合。”

“遵命。”韋方鬆看了眼青衣儒士,臉色充滿忌憚,最終冇有說什麼。

一刻鐘後。

林朝來到了一處院子。

這個院子,和拒北城的風格頗有些不同,反而多了些精緻和委婉。

院子很大。

向裡走,赫然還有一個湖泊。

一位精神矍鑠的老頭身著絲綢段子,他正在釣魚。

見到林朝到來,老頭臉上露出了溫和的笑容。

“小子,快坐,坐我旁邊。”

旁邊,青衣儒士臉上露出一絲狐疑神色。

自從幾年前,世子意外死去,王爺一直愁眉苦臉,幾乎冇有笑容。

而且,王爺一直莊嚴,正顏厲色,哪裡會表露出這種

今日,見到這位鏢局的年輕人,為何會這麼和藹與親切,難道……

林朝坐下,他心中也帶著一絲疑惑。

他並不認識這位老人。

此刻,見到老人,他對這位老人的身份,也有了一定的猜測。

恐怕,他便是那位拒北王。

對於王室的人,林朝一直冇有什麼好的感覺。

不過,他冇有表現出現,而是坐在了老人旁邊。

“小子,你對這大燕天下怎麼看?”老人問道。

“挺好的。”林朝隨意回答,不過想到了什麼,他微愣說道,“可惜,苦了平民百姓。”

這個世界,普通老百姓頭上有很大山。

權貴、富商,以及俠客。

在大夏,有富修武的說法。

想要修武,出點成績,至少得需要會認字。

而且,還需要每日攝入足夠的食物。

普通老百姓,哪裡有錢買那麼多食物吃。

這個世界,有江湖,聽起來很有江湖俠氣。

但實際上底層老百姓的生活,還不如大夏的古代的那些百姓。

俠以武犯禁,不是說說而已。

聽到林朝的回答,老人臉上浮現出一絲笑容,他緩緩說道:“當初,武安君也曾這樣對我說過。

他說,因為武道,我們大燕強盛了。

但是大燕百姓的生活,還不如靖。

你知道嗎,每年,都有數千的大燕子民,通過拒北城,進入靖國。

小小的靖國,反而更受天下的百姓喜歡。”

林朝微愣。

看來,這位老人知道了他的身份,否則不會提及武安君。

而且,這位老頭說的是事實。

大燕國力是強大。

但是,由於武道的存在,底層的百姓反而過得宛如奴隸。

百姓頭上有權貴,還有武者這種大山。

大燕的律法中,甚至有這樣一條奇葩規定,凡上品武者尋仇皆不受法律所限製。

其實,也就是給了武者殺人的權利。

所以,底層老百姓的生活反而很苦,最基本的生存無法得到保障。

靖國則是以文治國,武者冇有那麼大的權利,百姓的小日子反而過得不錯。

“俠以武犯禁,你說,如果頒佈禁武令,效仿靖國,大燕百姓的生活是不是會變好?”老頭問道。

林朝搖頭:“不會,那樣的話,我們大燕與靖國又有何區彆,最終會淪為魏國的附庸。

而且,頒佈禁武令,根本不可能實現。

誰若敢在朝堂上提頒佈禁武令,恐怕第二日便能看到,那位大臣家滿門的屍體。”

“唉……”老人發出一絲歎息,“這麼簡單的道理,你都懂,武安君為何不懂?”

“或許……他比較有理想。”林朝緩緩說道。

他冇有見過武安君這個父親。

不過這麼多年,他也聽說過很多關於武安君的資訊。

武安君出身貧困,自由喪母喪父,其是吃百家飯長大的。

一位私塾書生見他天資聰穎,便收他為徒,武安君最後也逐漸強大起來。

武安君在底層百姓中,有很好的名聲。

“如果,你是武安君,你會怎麼做?”老人看著林朝,臉上帶著笑意。

“禁武令,肯定不會頒的,甚至不提。”林朝眼中帶笑,“然後, www.uukanshu.com廣積糧,緩稱王,結交黨羽,清君側,挾天子以令諸侯。”

“哈哈。”老人笑了笑,“你可真大膽!”

對於林朝的回答,他說不上滿意,也說不上不滿意。

這算是最容易滿足野心的方法,也是最正確的答案。

“可是,這個方法,冇有解決百姓苦的問題。”

林朝看了眼老人,他微微驚訝。

一般來說,既得利益者,會維護自己的階級。

這位老頭,怎麼看起來要背叛自己的階級?

這很罕見,很難得。

一般來說,無產階級更容易背叛自己的階級,希望成為人上人。

而人上人,很少會背叛自己的階級,那意味著自己的利益受損。

“很簡單,等掌控了權利之後。

那就集天下之資源,把自己煉成當世無敵,橫壓一世。

我說那是馬,那便是馬!

我頒禁武令,誰敢不從,便殺!

我,便是大局!”

林朝指著遠處的小鹿,臉上露出笑容。

他想到了蒼君。

蒼君,恐怕就和他此刻一樣的想法。

他就是大局,他就是天命。

“好一個指鹿為馬。”老人笑了笑。

林朝的話,頗有些少年意氣。

不過,少年冇有意氣,那就不是少年了。

“但是,你死後怎麼辦呢?”

“死後的事情我都要管,未免太累了。

死後洪水氾濫,死後隕星墜落,又與我何乾?”林朝平靜說道。點擊下載本站APP,海量小說,免費暢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