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蘭廟會,是一個特殊的景象,和裡藍海三角一樣,都屬於世界十大未解之謎。

因為特殊的緣故,在天荒沙漠,有時候能夠看到類似海市蜃樓的畫麵。

海市蜃樓裡,展現的是千年前,那個失落的古國風蘭廟會的盛況。”

“原來如此。”李耀明白了。

他不知道風蘭廟會,但知道裡藍海三角,也明白了眼前的狀況大概是什麼。

“風蘭廟會,是風蘭古國的情人節。

這一日,風蘭古國還未婚嫁的年輕男女,會精心打扮,逛廟會,尋找有緣人。

我之所以知道風蘭廟會,是因為我很欣賞他們的求偶方式。

那一日,風蘭古國的年輕男女,手中都會帶著一根木棍。

看上了誰,在他的頭上敲一棍子,就可以帶回家了。”小柔說著這些,滿含期待。

旁邊,李耀的臉色變了又變。

小柔前麵的話還很正常,較為唯美,後麵就畫風變了,成了野蠻人。

“拍照, 錄下來。”小柔把風蘭廟會的景象錄了下來。

她邊錄便說道。

“可惜,風蘭古國在千年前就消失不見了, 有傳言說, 風蘭古國遭遇了一場極大沙塵暴, 整個國家都被埋葬在沙漠之中。

誰若能找到風蘭古國的遺蹟,說不定會找到數不儘金銀財寶。”

張少欽一直看著風蘭廟會, 露出饒有興趣的神色,還有一絲惋惜。

他知道風蘭這個國家,曾經, 他還與老爺去過風蘭,經曆過風蘭廟會。

那天,老爺的後腦勺足足捱了上百棍,硬是屹立不倒。

冇想到,這個風蘭古國, 後來會覆滅在曆史的雲煙之中。

隻是, 下一秒, 他的瞳孔微縮。

“怎麼回事?”

旁邊, 小柔也震驚無比。

“風蘭廟會不是唯美無比,怎麼會突然出現其他畫麵?”

在他們的前方,風蘭廟會之中。

突然,傳來無數人的哭喊聲, 風蘭古國裡, 年輕的男女四處亂竄。

隻見,天際之上, 出現了一道極亮的白光。

白光格外刺眼。

張少欽的眼睛都被刺地流出淚水, 他還在看。

不知為何, 看到那道白光,他心中隱約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天出現了裂痕?”

“怎麼回事, 為什麼我們看到的風蘭廟會和網上的不一樣?”

“難道誰,現在這畫麵, 是風蘭古國,最後被覆滅的畫麵嗎?”

天空的裂痕之中, 突然出現了一道渺小的身影。

身影在往下墜落。

身影看起來也越來越大。

隱約可以看到,那是一個穿著白袍的男子, 不,更貼切說,是屍體!

那個男子的身軀, 已經四分五裂,丟落在風蘭古國之中, 分向四麵八方。

張少欽眼中的淚水不斷湧落。

“不是真的!”

“不是真的!”

他看清了那位白袍殘缺屍體的麵容。

“怎麼了,少欽?”李耀在旁邊問道。

張少欽此刻的狀況不是很對。

“那是老爺,是老爺!”

“老爺不會死的,不會死的!”

那空中墜落的屍體,赫然是林平的軀體。

“什麼,那是你老爺?”李耀內心震撼。

畫麵之中,隨著那具屍體墜落,整個風蘭古國,亂成一遭。

天空上的裂痕,也越來越大。

最終,將風蘭古國所吞噬。

畫麵,戛然而止。

……

大燕王朝,平安鏢局走走停停,已經走了十多天。

突然,有一天,林朝開口:“停一下。”

“好的少爺。”韋方鬆叫停車隊。

“我在這裡有一位故人,想去拜訪一番。

你們就在這裡休頓,等我,我去去就來。”

“少爺,要不要帶一些鏢師陪你去?”韋方鬆提議道。

他內心疑惑,這荒郊野嶺的,怎麼會有人家,會有少爺認識的人?

“不用。”林朝笑了笑,他提著三團黃酒,轉身離開。

一刻鐘後。

林朝出現在一座墳塋麵前。

這座墳,是他親自所挖,親自所埋。

林朝看著孤墳。

“嗯?有人祭拜過?”

在墳塋的前麵,有一堆紙灰, 還有一些祭品。

看這些祭品的模樣, 應該是祭奠冇多久, 在三到五天左右的時間內。

林朝微皺著眉, 思索了一番。

或許,是老瞎子的故人。

最終,他拿起黃酒,對著墳塋灑了一罈。

“老瞎子,這是你最愛喝的黃酒,我今天給你帶來了,你有些年份冇喝了吧。”

來到這個世界這麼多年,就老瞎子陪林朝最久。

後來,林朝雖然組建了家庭,但他總感覺冇有家味。

和老瞎子在一起那段時間,是最值得回憶的。

“老瞎子,我一直不知道你的名字,還以為叫什麼老黃,富貴之類的。

冇想到,你竟然叫金玉郎君這樣騷包的名字。”

“老瞎子,你告訴我一下,到底什麼是家?”

林朝把剩下的一罈酒放在墳塋前,佇立良久,最終發出一身歎息,轉身離開。

半個時辰後,一道風姿綽約的身影出現在墳墓麵前。

女子披著鬥篷,看不清麵容。

她看著地上的黃酒,臉色微變。

“武安府故人?”

旋即,她收斂了神色。

她看著前方的孤墳:“金玉郎君,我已對你行了三七拜師之禮。

以後,你便是我的師父。”

隨著女子的聲音,墳塋中的地麵開始顫抖。

突然一道劍鳴聲傳來,一道劍從墳塋中飛出,落入了女子的手中。

“以後,天下便冇有細雨劍,我便是金玉劍主。”

女子對著墳塋磕了幾個響頭,她目光看向了林朝之前來的地方,臉上露出疑惑的神情:“到底是誰呢?還是說,是……齊林?”

女子麵色清冷,好似不會笑。

“這個弟弟,倒是可以見一見。”

……

平安鏢局繼續行駛。www.kanshu.com

後方一裡地,一間簡陋茶棚,正有四位男子手持著利劍。

“查清楚了嗎?”

“查清楚了,風蘭國丞相之女就在其中。”

“聽說,那老傢夥知道仙人屍體的下落,捉去他女兒,想必他會給我們風雨樓想要的訊息。”

“那個鏢局實力如何?”

“不強,甚至可以說弱。”

“不,你們漏算了一個人,那些人裡麵有一位高手,大抵是血手屠夫。”

“他竟然隱姓埋名在這個小鏢局。”

“二品武者?我們有四位雷級殺手,二品武者又算得了什麼。”

四位殺手分析完情報,正欲離開動手。

突然,一聲馬鳴聲傳來,一個黑衣鬥篷人出現。

她的手中提著金雲劍,臉色依舊清冷。

她看了這四人一眼,眼中生出一絲殺意。

“弟弟,你勸我一個人情。”

說完,女子的金雲劍立即出鞘,隻見到一陣刀光。

百息之後,女子收劍,地上隻躺著四具屍體。

女子看著遠方一眼,最終騎馬,消失不見。

鏢局一行裡,林朝突然睜開了眼睛,若有所思。

ps:五千字。

**上架前寫完了,這個劇本目前在娓娓道來,慢慢寫,所以最近劇情可能略顯平淡,萬分抱歉,請見諒!

以後加更的章節,和前一章和一起哈,變成4000字,這樣作者的均訂數據也會更加好看一些哈哈。點擊下載本站APP,海量小說,免費暢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