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來人的帶領下,劉程超與王嬌等人往裡進入。

雖然已是黑夜,但是在不少燈光的照耀下,顯得格外燈火通明。

王嬌臉上一直帶著職業性的微笑,距離遺址還有一段距離。

她自然不會讓這段直播變得無趣。

“劉老,如今在網上有一個傳言。

這支狼衛,是當初入侵大豐朝然後神秘失蹤的那一支,可否正確?”

劉程超沉吟道:“目前證據鏈還不完全,不過我個人猜測,僅代表我的意見,有六成的可能是那一支狼衛。”

“這支狼衛,按照記載,足足有上萬人。

他如何被覆滅的呢?

有不少人猜測,是石碑上的那個大魔黑澤,帶領軍隊將狼王覆滅於此。

據說,那個黑澤乃是大豐朝的將軍,關於這個黑澤,我們這些門外漢並無太多瞭解。

據說劉老你們的團隊,關於黑澤的身份做了不少調查。

這個黑澤,到底是不是大豐朝的將軍呢?

黑澤是否真實存在?”

王嬌把她的疑惑問了出來。

此刻,這個直播間已經有幾千人進入。

這些人,大多都是曆史愛好者。

他們對大荒山脈的事情十分關注。

畢竟,這是改變曆史的一件事。

可惜,在曆史記載中幾乎冇有關於黑澤的訊息。

“黑澤是假的吧?”

“我懷疑兩件事沒有聯絡,是強行關聯。”

“誰知道呢?”

其他人

“黑澤……”劉程超歎了一口氣,“豐靈帝時期,並冇有任何關於黑澤的記載。

不過,關於黑姓,在那個時期的史冊中出現過一次。”

“哦?是什麼?”

“這本書,名為《本草紀要》,一個武官受了外傷,結果一個黑姓的鐵匠提供了一種新的藥草塗抹,治好了這個武官。”

“這兩者似乎冇有任何關聯。”

“黑姓本來就是小姓,在那個時候姓黑的人不多。

尤其是有名的人物,根本冇有黑姓。”

“難道,曆史上真的冇有黑澤這個人物存在嗎?”王嬌恰當發出疑問。

“似乎有。”劉程超躊躇了一下。

王嬌眼睛亮了:“記載了什麼。”

“《石北縣記》曾記載,縣尊出遊,遇一羽衣仙子,甚喜上前,仙子淩波而去,口中呼黑澤二字。

次年,石北縣天降祥瑞,政通人和。”劉程超把這些話還是說了出來。

在古代,人們都喜歡寫神仙。

一個地方出現神仙的傳說,這表明這個地方治理地好,神仙都願意出來。

“如果我冇記錯的話,大豐朝時候,冇有縣尊的稱呼?”王嬌一下子問出了關鍵。

“確實。”劉程超點頭,“這本書記載的乃是大離朝離武帝時期,距離狼衛覆滅,已經是四百年後了。”

“什麼?”王嬌愣住了。

這個答案,著實讓她驚訝。

“有趣的是,石北縣,就是如今的蒼溪城。”

此言一出,在場的人的呼吸都屏住了。

難道……黑澤真的存在?

為何,會在一位所謂的“仙子”口中說出來。

“還有,之前不是說有一位姓黑的鐵匠,用一種名為黃蒿果的植物,醫治了一位武官嗎?

最後,據我們通過各種記載對比,這個武官,其實也是蒼溪城的。”劉程超緩緩開口。

黑姓在古代是賤姓,如今全國,找到姓黑的人不到一千。

曾經的蒼溪城,能夠出現一名姓黑的鐵匠,這已經很少見了。

“UU看書 www.shu.com這……”王嬌愣住了,她有些亂。

這事情,變得複雜了起來。

“這件事,如今看來竟然透露著神話色彩。”

王嬌對著鏡頭說道。

“前方是一處居所遺址,希望能夠給這支狼衛的覆滅,或者黑澤的來曆提供一些線索。”

直播間裡,也發生了一些議論。

因為,按照其他記載,如今的蒼溪城可能真的存在一位姓黑名澤的神奇人物。

隻是,按照劉程超所說,兩個記載裡的時間差距太大。

難道說,黑澤與狼衛的覆滅無關?

可是,那神秘石碑又怎麼解釋。

這一切一切都透露著迷霧。

這時,一條彈幕引起了眾人的注意。

“我如果冇記錯的話,狼族最後冇落的導火索,是狼族的巨狼染上了血眼病。

而這個時間,恰好發生在大離朝靈武帝時期。

有冇有可能,那個石碑是大離朝時期的。

黑澤,實際上是一個醫師,研發出血眼病,把狼族的巨狼都給感染了?”

彈幕也會有長彈幕,不過隻會摺疊出現。

需要點開,才能看到全文。

優秀的長彈幕,甚至會出現在評論區,給以精華。

不少人點開了這個長彈幕,他們也愣了。

“黑澤不是將軍,是醫師?”

這和之前的猜測完全不同。

黑澤,到底是誰?

他到底什麼身份?

他與狼族,到底有什麼仇狠!

才能被稱之大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