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後,天慶府。

天慶乃是大燕王朝南方最繁榮之地。

此時外麵大雪紛飛,城中卻無比熱鬨。

或許是武者較多,在大街上經常能夠看到穿著短打的赤膊漢子。

如果再過幾月,河裡的冰融化,春花上樹梢,再來天慶府,甚至能夠看到不少打扮涼快的俠女。

大燕王朝的風氣,一向開放。

武林人更是快意恩仇,冇有將貞潔看得太重。

正派人物若是與魔門妖女看對眼,甚至直接小樹林約一戰也冇有問題。

大燕的風氣,一向如此。

此時,大燕王朝最繁華的酒樓中,人影絡繹不絕。

能夠出現在這座酒樓裡的,要麼是武者,要麼是富商,要麼是權貴。

普通人,根本冇有資格進入。

一陣寒風吹過,林朝把頭上的鬥篷往下拉了拉,他全身都籠罩在鬥篷之中,看不清他的麵容。

像他這身裝扮的人,在天慶府有很多,見怪不怪。

“爺,可憐可憐我,我家閨女已經兩天冇吃飯啦。”

旁邊,瘦骨嶙峋的瘸腿老頭抱著一個小女孩。

女孩臉色蒼白,嘴唇發青,她的小手伸進衣袖裡,不敢出來。

林朝不由得想起了老瞎子。

他扔了幾十枚銅幣,恰好整整齊齊落在老頭的跟前。

老頭臉上立即露出驚喜神色:“感謝老爺!感謝老爺!”

他跪在地上,不停磕頭。

林朝很有錢,但隻給了老頭一些銅幣。

冇有多給。

因為,有時候多給,反而害了他。

前麵,是繁華的酒樓,各種酒香襲來,裡麵還隱隱約約傳來鶯鶯燕燕的笑聲,以及江湖俠客的行酒令,還有那最經典的說書人。

“話說那武安君身高十二尺,剛生出了一個三尺的嬰兒。

結果,那三色坊的殺手就襲來。

三色坊,乃是江湖第一殺手勢力,為了對付武安君,足足派遣了二十位黑邊殺手,由三位金邊殺手帶隊。”

“三色坊不是隻有白青黑三色殺手嗎?”

“小子,這你就不懂了,在黑邊殺手之上,更是有傳說中的金邊殺手。

傳聞,這些金邊殺手,都是能夠殺死宗師的武者。”

“武安君也太倒黴了,碰見了三色坊。

可惜了,武安君府的三百親衛,死而不退,儘數覆滅。”

“武安君雖然好色了點,但說實話,論軍論武,都是當今天下數一數二的存在。”

“武安君若不死,這天下能夠壓他一頭的,恐怕就隻要大燕王朝的那一位了。”

“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位白麪俠客扇子張開,看起來英俊不凡,“武安君已死,江湖終歸是年輕人的江湖。”

場上,不少武者不喜。

不過,一道聲音傳來。

“他是二陽指李幻雲,潛龍榜第三十七的強者!”

“李幻雲,竟然是他?”

場上,不少人看到李幻雲,都無比忌憚。

潛龍榜,是蒐集大燕王朝三十歲以下的年輕高手。

李幻雲,乃是二品武者,實力極強。

他的絕學二陽指,更是靈活無比,又不失剛猛霸道。

在武林中,屬於新秀,還是那種絕強的新秀。

不少老一輩強者,都不是潛龍榜才俊的對手。

畢竟,二品的武者,都可以開宗立派了。

林朝這時也進入了酒樓之中。

他看了李幻雲一眼,冇有在意。

“客官,是打尖,還是住店?”店小二跑了過來,臉上帶著殷勤的笑容。

“我要去七樓。”林朝平靜地說。

店小二的目光頓時微愣。

場上的俠客聽力極好,也聽到了林朝的話。

他們看向林朝的表情,心思各異。

就連李幻雲,也多看了林朝一眼,不過旋即他又搖頭。

這個鬥篷黑衣人倒黴了。

天機酒樓,乃是天機閣的產業。

天機酒樓前四樓營業,做的是酒樓生意。

後三樓,做的是買賣訊息的生意。

第五樓,購買訊息冇有金額限製。

第六樓,購買的訊息則必須花費超過一千兩銀子。

至於第七樓,則至少需要花費一萬兩。

傳說,第七樓,連當今太後素雲穹喜歡穿什麼顏色的肚兜這種訊息都有。

在李幻雲看來,林朝直接說去七樓,太過招搖。

這說明他身上帶有至少一萬的銀票。

林朝的身上,又冇有散發出強大的氣息。

上萬的銀子,足以讓一些刀口上舔血的武林人鋌而走險,出手搶奪。

天機酒樓的老闆走了下來,他是一位穿著華衣的老頭。

“貴客請給我來。”

他的實力不錯,林朝感知了下,竟然還是一位四品武者。

“嗯。”林朝答應了一聲。

在天機酒樓老闆的帶領下,林朝到達了七樓。

天機樓老闆說了幾句話,轉身離去。

七樓之上,隻剩下兩人。

七樓之中,王琦運半閉著眼。

突然,他睜開了眼睛,掃了前來的林朝一眼,臉上帶著慵懶的氣息,顯然還冇有睡好。

“要買什麼訊息?UU看書 www.kanshu.com”

“三色坊。”林朝平靜地說。

王琦運臉上的懶散消失不見,第一次認真打量起林朝。

不過,以他的眼力,隻能分辨出林朝是個男人,歲數應該不是很大。

“想殺人?”王琦運隨意問道。

他還以為,眼前的林朝,是想委托三色坊殺人。

隻不過冇有找三色坊的門路,找到了天機閣。

“嗯。”林朝點頭,他找了個紫檀木椅子坐下,平靜說道,“我想買的是……三色坊的總部地點。”

王琦運愣住了。

想殺人?

問三色坊總部地點?

向三色坊尋仇?

王琦運臉上過一絲惋惜神色:“這可不是小價錢。”

惋惜歸惋惜,生意歸生意,他自然不會勸林朝送死。

“多少銀兩?”

“三色坊的總部地點,在大勢力中不算什麼大隱秘。

不過,就算是如此,想要買這個訊息,也需要白銀五萬兩。”

王琦運緩緩開口,伸出了五根手指。

“冇問題。”林朝眉頭都冇有皺一下。

他掏出一大疊銀票,在其中抽出五張。

“夠了嗎?”

王琦運的嘴快塞下一個鵝蛋了。

這麼多銀票?

五張就有五萬兩,身上還有一大疊,這怕是至少有幾十萬甚至一百萬兩銀兩吧?

即便是王琦運見多了銀子,看到林朝身上的錢,也喉嚨嚥了咽。

他是二品武者,可是他這輩子也積累不到百萬兩銀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