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組長,這是傳來的資料彙總。”

一位女文員拿著一疊剛列印出來的資料,交給了桌子上的國字臉男人。

“嗯。”

國字臉男人,名為夏軍集。

因為黑澤的事情,上麵抽調了各方麵的人才,組建了一個新的特殊部門。

這個特殊部門,主要進行特殊事件的資料收集與調查。

夏軍集便是這個部門的負責人。

剛纔,便是由他與徐益軍進行交涉。

想到上麵的命令,他就很煩躁。

一方麵,上麵不想引起其他國家的注意,他們的活動開展,必須隱秘。

既然隱秘,就應該把徐益軍以及當初的直播視頻片段給管控一下。

結果,弄勞什子的合作,宣傳新電影。

夏軍集雖煩,但冇有抱怨什麼。

上層即便一心為國,也難免出現權力傾軋的情況。

上麵的考量,他不去想,他隻想把事情做好。

“張少欽,男,第一次出現疑似是在北巷市太清山。

行為怪異,曾說自己乃是太清山仙人的童子,大蒼末期的人。”

夏軍集細細看著,在思索著什麼。

“仙人傳說?”

夏軍集把太清山的仙人傳說看了一遍,又把張少欽的行動路線給標記了一下。

“組長,我們要不要與那位張少欽接觸?”旁邊,一位男成員詢問道。

“暫時不,先進行觀察,你派一些人手,先遠遠跟著他,不要驚動到他。”

對於張少欽,夏軍集內心還有忌憚。

畢竟,如果一切都是真的,那位應該屬於超凡。

“明白。”

“那柄飛劍,是否捕捉到它的蹤跡?”夏軍集詢問道。

男成員臉上露出凝重的氣息:“冇有,這個飛劍堪比,不,超過了最新型的隱形戰機,我們的雷達根本捕捉不到它的蹤跡。”

“不應該呀。”夏軍集喃喃道。

大蒼時期的神話故事很多,但是神話故事中,那些強者的表現,並不是很強。

甚至,還比不上大荒山脈裡的黑澤。

然而,之前出現的那柄飛劍,卻出乎了他們的預料。

夏軍集放下資料,呢喃道:“蒼已死,黃當立……難道,這個世界真的不是那麼簡單嗎?

可是,超凡若在,那些人如今又身在何處?”

夏軍集身職高位,獲取的資訊肯定比彆人多。

然而,在之前,他根本冇有聽說過有何超凡者的資訊。

就算有,也多是誤傳,資訊模糊。

哪裡像如今這種,連真人都在。

……

“我感知到,飛劍就在前麵。”

張少欽麵色凝重,帶著一絲敬畏。

“前麵?”

前麵乃是一座荒山,荒山上隻有一些灌木叢,稍有人來。

劉耀、三極門門主以及小柔,跟隨者張少欽一直尋找道劍的痕跡。

“這座山上,異息氾濫。

道劍定是在鎮壓異。”

張少欽開口,一行三人前往山上。

約莫一刻鐘後,張少欽停下了腳步。

在他前方,正有一柄無鋒的道劍,淩空而立。

在道劍之上,金光閃爍,散發著無儘的威壓。

道劍之下,可以看到有一團渾濁狀的白霧。

白霧之中,似乎隱藏著什麼隱秘,令人一看就陷於其中。

“那便是異的氣息!”張少欽眸子一凝。

他跟隨著老爺,走遍河山,就是為了滅絕異。

對於異,他最熟悉不過。

往昔,彆看老爺鎮壓異,僅僅以一劍斬之,看起來格外輕鬆。

但那是老爺!

除了老爺,這個世界上,其他人對異束手無策。

“異極其詭異,其中似乎涉及到規則領域。

除了老爺,根本冇有人能夠消滅異。

即便是我父親……北寒殿殿主,也根本做不到。

因為,他們的力量來源是異,所以根本無法消滅異。

老爺則不同,他走出了一條自己的大道。”

那條大道,也就是極靈武道。

那是老爺的大道。

前方,道劍上的金光,在與異爭鬥,閃爍著各種奇異光芒。

小柔、三極門門主看著眼前的一幕,根本無法理解,內心也極其震撼。

祖書上關於三極靈拳的記載,還可以理解,眼前這一幕則超出了認知。

“僅僅一柄無主的佩劍,便如此厲害。

當初的林平前輩,又是何等風華絕代?”

“天命在身的蒼君,都被老爺斬殺。

當時的天下,老爺足以一人鎮壓一國。”

張少欽臉上都是狂熱的神情。

不過,當看到前方的道劍,他臉上的神色變得凝重起來。

“如今的道劍,並非主人主持,威力大減。

天下間的異氾濫,僅憑道劍,恐怕……”

此刻的道劍,身上的缺口又增添了些許。

這些時日,道劍一直在抹除異的氣息。

這不是道劍鎮壓的第一處。

道劍已經鎮壓了十幾處的異,此刻的道劍,傷痕累累,威力銳減。

而是這一處,張少欽等人趕到了,且目睹了。

“那怎麼辦?”小柔擔心詢問道。

她自然知道,異如果氾濫的時候,達到一定的程度。

那麼,青銅之王將會降世。

到時候,他們這個世界將會危矣。

天塌了,有高個子頂著,但是此刻,高個子貌似也要頂不住了。

他們能夠看到,道劍之上的金光,已經變得黯淡起來。

上麵的缺口,裂痕越來越大。

就好似,隨時要崩潰了一般。

張少欽臉上露出擔憂神色。

“老爺如果在,安能讓這些異息猖狂!”

他有些憤怒自己的弱小。

他如果有老爺那麼強,就算僅有老爺的十分之一。

眼前的異息,也隨手覆滅。

可是,他冇有。

“現在怎麼辦?有什麼我們可以幫上忙的嗎?”小柔在旁邊問道。

“現在……隻有讓我的血,餵養道劍,才能增加它的威力。”張少欽義不容辭說道。

他身上的血,乃是極靈武者之血。

這種武道,是老爺創立。

極靈武者之血,能夠對抗異。

他以血喂道劍,能夠增加道劍的威力。

曾經,老爺走遍山川,斷絕異息。

在太清山上發現的異息,比麵前的這一團強大百倍不止。

即便是老爺應付起來都十分棘手。

最終,老爺便以血喂劍,將異息消除。

此刻,張少欽便是效仿林平。

頓時,張少欽的手掌中出現一道裂痕。

大量的鮮血噴湧而去。

張少欽臉色不變。

鮮血融入了道劍之中。

道劍上,頓時光芒又變得強盛起來。

下方的異息,陡然變得萎靡起來。

張少欽臉色蒼白,但露出微笑:“可以了。”

以他的血餵養道劍,亦能夠增加道劍的威力,斷絕異息。

要不了一兩個時辰,眼前的異息便會真正被滅絕。

隻是,他的開心冇有持續多久。

“快看,那是什麼?”小柔指著天際,臉上露出震驚的神色。

隻見遠處,一大團膠狀的白霧飛來。

那一大團白霧,比道劍鎮壓的異還要多。

“這是異?”張少欽震撼,“異這是要彙合!”

異隻要彙合,威力將會增強!

他話音剛落,兩大團異便融合在了一起。

異的氣息陡然暴漲,道劍之上的光芒又再次變得萎靡起來。

“怎麼辦?”

“有冇有什麼方法?”

張少欽看著眼前一幕,心逐漸冷靜下來。

他回想起主人曾經問他一個問題。

“少欽,若犧牲一人可救十人百人,這一人可犧牲否?”

張少欽當時很堅定回答:“不可。”

他知道,那也是老爺一直遵循的理念。

然後老爺又問:“如果犧牲那人是你自己呢?”

張少欽冇有任何猶豫:“可。”

當時老爺臉上露出無奈的神色:“少欽,你還是太傻了。”

老爺曾說,每個人都是自己的主人。

冇有人可以代替自己,站在高點做一些大義凜然的決定。

此刻,犧牲一人,可救天下人。

那人還是自己,張少欽冇有任何猶豫。

“我以我血祭道劍,或許可以鎮壓此處異息。UU看書 www.kanshu.com

可惜……”

此處的異息鎮壓完,後麵的怎麼辦呢?

張少欽冇有想太多。

他正準備以身獻劍的時候。

突然,天際之上,傳來了道劍的劍鳴。

這劍鳴和之前不一樣!

之前的劍鳴,是普通的劍鳴,冇有任何感**彩。

此刻,劍鳴聲響,震耳欲聾,似乎帶著雀躍的聲音。

就好像道劍感知到了什麼,發現了什麼一樣。

隨著劍鳴,道劍之上的金光更甚,氣息更濃。

張少欽突然睜大了眼睛,四處張望。

道劍不僅雀躍,身上的氣息還暴漲。

出現這種情況,隻有一種情況。

那就是……老爺來了!

破碎虛空的老爺,回來了!

“老爺……是你嗎?”

“老爺,見見少欽!”

“老爺,看看少欽!”

“少欽還想跟在你身邊!”

然而,根本冇有任何人影出現。

張少欽滿臉都是淚痕。

而這時,道劍上的傷痕,在此刻已然修複地差不多。

強大的異息,也被斷絕。

道劍長鳴,化作長虹騰空而起。

張少欽看著道劍離去的方向,滿臉淚痕,他不顧形象,追了過去:“老爺,見見我!”

老爺……肯定還在,一直看著他!

隻是,為何不願意見他!

ps:原本2000字就寫完的,但是怕說壓劇情,就把這個小劇情寫完了。

彆說斷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