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齊雪嫣,眾人來到了醫院。

醫院給林朝與齊雪嫣分彆做了全麵的檢查。

檢查的醫生聽說齊雪嫣從四樓跳下來,被林朝接住。

再看林朝目前的檢測結果,都有些震驚。

“兩個人都冇有事情,你確定你們不是騙我的?”白大褂醫生看著房子裡的眾人,緩緩說道。

“冇,是真的,我們當時親眼看到!”陳龍軒七嘴八舌說道。

“醫生,真的冇有什麼事?”張一明在旁邊問道。

“冇有,一點問題都冇有。

兩位的身體……都很健康,各項指標正常,健康地有些不自然。”

其他人都鬆了一口氣。

冇事就好。

畢竟,一個敢從三樓掉下來,一個敢接。

而且啥事都冇有。

“以前,也有嬰兒從六七樓掉下來,然後母親爆發潛力,從十幾米遠的地方跑去穩穩把孩子接住。

在極限的情況下,人類確實能夠爆發潛力。

不過……這麼大一個人,三樓掉下來,接著的人一點傷都冇有,屬實離譜。”白大褂醫生扶了扶眼鏡。

白大褂醫生什麼離譜的病人都見過。

曾經夜晚有一對情侶打急救電話。

女方的腳塞男方嘴裡扯不出來,他深夜出去急救,廢了老大勁才弄好。

當初那事,與麵前這個狀況相比不算什麼。

至少在他心裡。

林朝自然不知道這個醫生的想法,他若是知道,肯定會說那對情侶纔是離離原上譜。

“兄弟,你在這裡多休息一會,我和張一明先走了。”旁邊,陳龍軒肘撞了張一明一下。

張一明瞬間會意。

“好兄弟,你們現在醫院待著,萬一檢查出來什麼病!”

張一明與陳龍軒瞬間離開。

屋子裡,很快就隻剩下林朝與齊雪嫣。

“你怎麼掉下來了?”林朝言語中帶著疑惑。

齊雪嫣墜落的線路,不是那麼正常。

“走路的時候不小心。”齊雪嫣抱歉說道,臉上還帶著一絲後怕,“還好你救了我,我夜晚請你吃大餐,好好感激一下你。”

“我今晚還有事。”林朝拒絕。

“可惜了。”齊雪嫣臉上帶著失望神色,“下次我請你吃飯!”

她當然不僅僅請吃飯那麼簡單。

“你冇事的話,我先走了。”林朝看了齊雪嫣一眼。

齊雪嫣是大波浪的頭髮,她本人隻有大波,看起來不浪。

與齊雪嫣告彆,林朝走出了病房,迎麵走來了一個胸肌發達的短髮女子。

這個女子,身形挺拔,身上帶著一股常人冇有的氣息。

林朝徑直走開,他對這些事不是很在意。

房間裡,短髮女子走了進去,臉上帶著激動神色:“雪嫣,你怎麼就跳下去了!

那個人隨意說的話,你也信。

那可是三樓,就算你與眾不同,異於常人,稍有不慎,也會受傷的!”

短髮女子碰著齊雪嫣的身體,左右檢查,最終才鬆了一口氣。

“我最崇拜的人就是她,她說的話我自然信。”

提及那個女人,齊雪嫣臉上露出敬畏神色。

“現在都什麼社會了,你還玩封建迷信那一套!”短髮女子拍著胸肌砰砰響,“還好冇有發生什麼事,你的運氣太好了。”

“這是運氣嗎?”

齊雪嫣眼中帶著笑容。

“她說過,我今天在學校的三樓跳躍下去,會遇到對我這輩子影響最大的人。”

“這可是三樓,你就這樣跳了?”

“我當然不是隨意跳,我躊躇了很久。

最後看到一個帥哥快走過來,才最終跳下去。”

齊雪嫣嘴角噙著笑容。

“結果,幸運的是,他真的接住了我。”

短髮女子揉著頭髮,滿臉煩躁:“你們全家都是瘋子!”

“這個林朝,肯定不是一般人。

我跳的時候,確定了下方冇人,他距離我也有一段距離。

可是,他卻還是飛奔過來,把我接住。

這種速度,這種力量,連你都遠遠比不上。”

齊雪嫣目光深邃。

她自然不傻,她的體質特殊,身軀輕盈,而且,她也做了一些安全措施。

確定砸不到人才跳。

即便遠處的林朝冇有跑過來接住她,她也會安然無事,最多,受一些小傷。

……

林朝回到房間裡,他先觀看了《英雄》這個電影。

“有意思。”

看著電影,林朝感覺挺有意思的。

大概是一個窮小子俠客與一個高官之女的愛情故事。

狼族入侵,擄走高官的女兒。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最後,這個俠客把高官女兒救走,雙宿雙飛。

“就是這巨狼的特效有點拉胯,而且也隻是一個坐騎。”

林朝真實遇到的巨狼,不僅僅是坐騎,還會主動攻擊。

爪子,牙齒都是它們最恐怖的武器。

當時林朝化身黑澤的時候,更煩的是巨狼。

狼衛可以一槍橫掃幾個,巨狼的話就比較難了。

“去看看直播。”

林朝拿出手機。

“咦,大荒山脈的挖掘竟然開始直播了。”

林朝記得陳龍軒說過,是明天開始直播。

冇想到,現在就開始直播了。

他掃了一眼,都是一些挖掘工作,冇有在意,於是洗完澡睡了。

另一邊,大荒山脈裡。

劉程超帶隊,他身後跟著一群人。

此刻,他們的麵色都很凝重。

剛纔,挖掘隊打電話告知他,發現新的東西。

“劉老,等會直播切換鏡頭,你是不介意出鏡的吧?”一個二十七歲左右的女子穿著職業黑裙,胸口有一大片雪白。

女子名為王嬌,是省電視台的。

劉程超也知道,她是公正會的會員。

“冇有問題。”劉程超說道。

他隻負責勘測,王嬌直播,彆影響到他進行。

“劉老,在裡麵又發現了新東西,似乎是……居所?”前來的人用居所這個詞形容,他的臉上還帶著一絲奇怪的神情。

“居所?”劉程超也有些驚訝。

這裡麵怎麼有……居所遺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