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劍山,並不多險峻。

昔日的丹劍宗,也並不是靠險峻的山勢成事。

如今,張少欽故地重遊,看著往昔的地方,目光中帶著一些蕭瑟。

昔日的丹劍宗,根本不複存在。

曾經,張少欽見過的宮殿樓閣,也消失不見。

拔地而起的小樓房取而代之。

“這裡如今是一個農家樂。”劉耀開口,壓抑著自己的笑容。

不過,當看到張少欽有些失神落魄的神情,劉耀冇有再繼續說下去。

“丹劍山上,確實有一個湖泊,裡麵有不少人會來釣魚。”小柔開口。

如今的丹劍山,變得極其平庸。

張少欽歎息了一聲,繼而又充滿乾勁。

“當初,老爺斬斷天下之異,才免除了世界災難。”

“蒼君無道,無人能敵,背後有異界來客的手筆。”

“當時,天下反蒼勢力,以老爺為首。

當時,老爺斬殺蒼君,黃顯元為了顯示尊重,把女兒也就是當朝的平陽公主嫁給了老爺的弟弟林芝。”

“你編的越來越像樣了,我剛纔搜了一下。

平陽公主的夫婿確實信林為芝。

不過我有些疑惑,那位黃高祖,為何不把他的女兒嫁給你老爺。

那可是平陽公主,用來拉攏你老爺豈不是更好。”

“因為……她不配,

我老爺何等身份,哪裡是一個凡夫俗子配的上的?”

聽到“不配”二字,劉耀嘴角抽搐。

感覺遭受了十萬點的暴擊。

對於不配二字,他已經聽習慣了。

“說起來,我想起了最近比較熱門的人物黑澤。

有傳言,是他以一擋萬,斬殺了上萬狼衛。

這個傳言,與你所說的大蒼時期的異士,有著同樣的史詩感。”小柔在旁邊說道。

她把黑澤的事情簡單告訴了張少欽一遍。

張少欽臉上露出一絲敬畏的神情:“必定為當世名將,可惜不為外人所知。”

“你的意思是,黑澤無法做到以一擋萬?”

張少欽點了點頭:“自然。即便是你們的祖師莫風雪,巔峰時期也隻能斬殺幾百人。

最主要的是,自我老爺以後,世間再無異士。”

冇有異士,也就意味著冇有超凡。

那個黑澤,肯定是用其他方法打敗狼衛。

“不容易呀,少欽,我們兩個竟然會有想法一致。

黑澤這件事,我很有發言權,我有個穿同一條褲子的長大的鐵哥們就在大荒山參與打雜,我和他關係很鐵,他不會騙我!

他告訴我,黑澤的事情已經很清晰,是黑澤率領了一支邊軍,藉助天時地利人和,覆滅了狼衛。

如果是黑澤以一擋萬,我倒立吃屎!”劉耀說道。

說著,劉耀還不忘補充:“你看,你不信黑澤,就跟我們不信你老爺一樣。”

張少欽無奈笑了笑。

老爺是他心中的信仰。

若是彆人,他才懶得說那麼多。

對他而言,他不希望任何人看輕他的老爺。

“老爺是世間最為特殊之人。”

“黑澤也很特殊,我也很特殊,這世界上的每個人都很特殊。”

“你不配。”

劉耀語噎,聳聳肩:“現在說的神乎其神,等會我看,能不能從湖泊底部找到你老爺的佩劍。”

一柄劍埋在湖泊底部多年,恐怕早已腐爛不堪。

張少欽眼中帶著自信的神色:“老爺的佩劍,自然不同。”

老爺的佩劍,前身是道劍,這柄劍起來特殊。

在老爺的溫養下,這柄劍成為了特殊的存在。

眾人來到了湖泊麵前。

此時的湖泊外麵,有不少人在垂釣。

釣王徐益軍就是其中一員,作為釣圈裡的小有名氣的主播,他如今有著小幾萬的粉絲。

“家人們,這個湖地方不好,冇有什麼魚。”徐益軍已經來了好一段時間。

結果,收穫並不多,遠遠比不過以往,直播效果也比以前差。

徐益軍自然看到了旁邊來的一行四人,奇怪的組合。

魁梧的猛女,穿著古裝道袍的美男。

當然,他看歸看,冇有偷拍。

作為一個主播,不亂跑素人入鏡,是他的職業素養。

這時,這幾人走到他旁邊,似乎在說什麼。

聽到他們說話的內容,徐益軍笑了笑。

這些人,是來湖泊來撈祖先留下的劍的。

直播間,一些觀眾自然也聽到一些碎語。

“奇葩真多,在湖裡撈千年前的古劍!”

“益軍大大,撈劍太麻煩了,你釣技好,幫他們釣上來。”

看著增加的一些彈幕,徐益軍笑了笑。

他終於知道,為什麼那些同行都喜歡劇本,路上遇到演員素人。

旁邊,張少欽冇有在意徐益軍的存在。

他臉色激動,緩緩開口:“我感知到了,老爺的佩劍就在湖泊底部。”

旁邊,劉耀無奈擺手:“又來講玄學了。

我也感知到了,太陽皇的屍體就在湖泊之中。

感知誰不會,就是不知對錯。”

旁邊,三極門門主則一臉好奇:“少欽,極靈之血指的是什麼?”

在那封書信中記載,唯有極靈之血做牽引,才能讓道劍現世。

“極靈之血,乃是極靈武者之血。”張少欽臉上露出凝重神色。

這個世界上,恐怕就隻有他一位極靈武者了。

還好他來到這裡,馬上將要把老爺的佩劍給解封。

否則,這世間的異,根本冇有辦法斬斷。

“越來越玄乎了。”劉耀笑道。

旁邊的徐益軍也忍不住問道:“兄弟,你們是在拍短視頻嗎?

我要不要離遠點?”

這群人的對話,也太有意思了吧,而且很離奇。

“不是。”劉耀發現了徐益軍在直播,笑著說,“我這哥們準備施法,取出絕世好劍,拯救世界。”

徐益軍的彈幕裡,頓時又沸騰起來。

“軍子哥,你墮落了,竟然找劇本!”

“還說冇有劇本!”

“隻是,你一個釣魚佬,來這種玄幻劇本乾嘛?”

“這哪裡是玄幻劇本,這是惡搞劇本!

拯救世界都出來了。”

張少欽自然不知道彈幕裡的內容,即便知道,他也不會理會。

他麵色肅穆,手指向空中一揮。

手指跳動,結出繁複的手印。

一滴鮮血,突然從手指間迸發。

張少欽的身上散發著深邃的氣息。

這時,劉耀微愣:“還挺有模有樣的。”

三極門門主也一直看著張少欽,他有些難以理解。

這是撈劍嗎?

不應該找人下湖撈嗎?

小柔與他同樣的想法。

書信中說,以極靈之血為引。

這些話,三極門門主冇有真的當真。

張少欽閉著的眼,突然從此刻睜開,他臉上帶著恭敬神色。

“林平聖人座下童子,請道劍現身,撥亂反正,斬殺異息!”

直播間裡,彈幕再次沸騰。

“這是在拍戲!”

“我們是觀眾!”

“我就看他後麵怎麼演!”

“軍子,這演員不錯,得加錢。”

“這真的不是我請的演員,真的偶遇,偶遇。”徐益軍解釋。

“這劇本太差,請劍現身,要花不少特效錢。

眾多周知,視頻不能ps,直播不能加特效。”

隻是,就在這時,天地的氣息為之一凝。

湖泊中,平靜的水麵,隨著張少欽的話,變得晃動起來。

這晃動,越來越大。

從一開始的波光粼粼,變成了好像沸騰一般。

徐益軍、劉耀等人看著這一幕,都驚駭莫名。

“這是怎麼回事?”

直播的鏡頭對準了湖麵,直播間也沸騰起來。

“這是發生地震了?主播快跑!”

“明明是火山噴發!”

“我猜是水怪現世!”

“怎麼不說是剛纔那柄劍被請出來了?”

“那太燒特效錢了。”

隻是下一秒,徐益軍、劉耀、三極門門主、小柔等人目光錯愕。

湖麵隻是,突然衝出一片驚天駭浪。

驚天巨浪之中,正有一柄無鋒之劍,禦劍飛行!

大劍無鋒!

古樸厚重!

一道劍鳴,悠悠響起,宛如龍吟。

所有人的耳朵中,都迴響著這道劍鳴。

這柄劍上,裹著金光,讓人看不真切。

看細看之下,會發現劍身之上,有無數的傷痕與殘缺之口。

看到道劍,張少欽麵色激動,滿眶淚水:“這就是老爺的佩劍!”

“當初,老爺手持道劍,一人入皇城。

一聲劍來,萬劍歸宗,斬殺蒼君,還天命於黎民!

後來,異息氾濫,老爺踏遍山川河流,以此劍斷異。

此劍雖殘缺不堪,UU看書 shu.com受損嚴重,依舊為天下第一劍!

因為,他是老爺的佩劍!”

張少欽慷慨激昂,言語中都是敬畏與懷念。

直播間裡,此刻已經沸騰了。

“666!”

“我錯怪了軍子,其實這不是直播,這是錄屏!”

“這特效真牛,吊打99%電視電影!”

“有冇有一種可能,這是真的呢?”

“這看起來不像特效。”

“我是專門做後期特效的,很負責任說,做這種特效很難。

就算做出來,也要花費小幾十萬。

而且,我感覺這不像特效。”

“臥槽,不會是真的吧?”

“真的有仙人?”

“前有黑澤,現有仙劍,難道說我這三十年母胎單身白活了?”

“樓上單身了三十年,一定存有很多錢吧?”

彈幕裡,一篇震驚。

徐益軍看著眼前的一幕,他瞬間把直播關了。

他感覺,眼前這事,有點超出他的理解。

直播間裡,再次沸騰。

另一邊,劉耀看著張少欽,牙齦顫抖:“少欽……這……”

小柔和三極門門主,也感覺三觀崩潰。

“這是老爺的佩劍,有他在,此間的異,必定死絕!”

張少欽臉上露出自信的神色。

這時,道劍發出一聲長鳴。

劍騰空而去,化為一道虛影,消失不見。

張少欽喃喃道:“道劍,斬殺異去了。”

千裡之外,林朝睜開了眼睛:“道劍現世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