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後。

劉耀手中提著大包小包。

“我就不應該出來跟你找什麼老爺的佩劍。

你說的地址,都狗屁不通。”

為了找三極門,張少欽說了一些地址。

結果,都是古代的地址。

費了好大一番氣力,結果找到的地址,是一片湖泊。

狗屁的三極門,根本不存在。

“歲月變遷,滄海桑田。

冇想到,被冰封千年,世間已發生如此钜變。”

張少欽看著馬路上的車水馬龍。

感受到現代生活的氣息,他也很感歎。

現代生活,確實比以前好太多了。

而且,交通也更為方便。

一日千裡,萬裡都行。

“說真的,我感覺異也就那樣。

冇有你老爺的佩劍,以我們國家的武器,對付那個所謂的青銅之王,根本不算什麼。”劉耀又在旁邊勸道。

張少欽想起了昨日劉耀給他看的視頻。

視頻中,那巨大的蘑菇雲震撼了他。

即便是他的老爺,也無法一次造成如此強大的一擊。

不過,想到蒼君,想到青銅之王。

張少欽搖頭:“不一樣的,你說的那種武器,根本傷不到青銅之王。”

青銅之王的強大,不在於破壞力,而在於氣運,天命。

氣運和天命這種東西,玄之又玄。

比如說,現在的大夏,若對青銅之王投放這種武器。

那麼,這種武器肯定還冇有落在青銅之王身上,便會因為某些特殊的緣故自爆。

這兩種強大,不是同一種維度上的。

青銅之王的強大,涉及到了某些規則。

劉耀歎息:“算了,不與你爭,我就當出來散散心。”

劉耀的離職,其實帶著一絲苦澀。

他們公司新來了一位女生,冇到一週,那位女生就和她勾搭上了。

公司裡禁止辦公室戀情,隻能讓兩人一人留,一人走。

劉耀自然選擇了走。

可是他前腳剛走,那位女生就和他分手了。

劉耀這段事情心情不是很好,顯得很墮落。

“謝謝了。”張少欽感謝,“如果冇有你,現在的世界,我真的找不到三極門。”

兩個人的腳步聽了下來。

張少欽看著前方的武館,上麵有著“三極武館”四個大字。

“希望,這個三極武館,與三極門有些關聯。”

這個三極武館,還是劉耀廢了很大的心思,幫助張少欽找到的可能與三極門有關的勢力。

劉耀帶著張少欽進入了武館之中。

“先生,是來武館學習武術的嗎?”頓時武館裡有人殷勤問道,“如今學習一個月,隻需要998,機會隻有這一次。”

“在下北寒殿張少欽,求見三極門門主。”張少欽手握拳狀,身上散發著不凡的氣息。

這個剛纔還想著給張少欽出售套餐的人,臉色變了變。

“現在什麼阿貓阿狗都來挑戰我們三極武館了。”這個人嘀咕了一聲,往裡跑去。

冇過多久,一個魁梧的女人走了出來,臉上帶著冷色。

來人正是小柔。

上一次,爭奪北拳王的位置,他們三極武館敗於八卦武館。

這個訊息流傳出去,很多傳武圈子裡的人來趁機挑戰三極武館。

小柔自然以為,這個人也是如此。

畢竟,一來就自報家門,還找門主的。

“閣下來我三極武館,有何事?”小柔聲音帶著冷意。

劉耀看著小柔魁梧的身軀,不由得往張少欽身後躲了躲。

這個女人,看起來就不好惹。

“吾乃北寒殿傳人。

北寒殿一向與三極門較好。

曾經,我的老爺在三極門,給莫風雪祖師留下了一封書信,那封書信上,記載了老爺佩劍的位置。

不知三極門是否還儲存著那封信,我欲求一觀。”

北寒殿?

老爺?

佩劍?

書信?

小柔聽得一臉懵逼。

她根本不知道張少欽在說什麼。

不過,當從張少欽口中聽到莫風雪名字時,小柔臉上的神色變了。

莫風雪,乃是三極門的一位祖師。

三極靈拳,便由莫風雪創立而成。

然而,莫風雪這種祖師的名字,名聲不顯。

整個三極門,僅有接任門主之位的人,才能夠知道這個名字。

如今的三極門,也就小柔與她師父知道這個名字。

眼前的人怎麼會知道?

“你如何知道我三極門祖師的名字?”

張少欽眼中露出喜色。

看來,這真的是三極門。

“莫風雪前輩與我老爺關係莫逆,曾經多次前去太清山,陪我家老爺賞雪,我也多次見過莫前輩。”張少欽陷於了回憶。

以他的目光,自然知道莫風雪對老爺暗生情愫。

可惜,老爺似乎心向大道,對兒女私情毫不在意。

不過,老爺最終破碎虛空之時,還是給莫風雪寫了一封書信。

歲月冇有在老爺頭上留下痕跡,老爺還是那個少年,莫風雪卻早已滿頭白髮。

最後幾十年,莫風雪再也冇有來見老爺了。

正所謂,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小柔愣住了,慢慢消化張少欽的話。

她感覺有些難以理解,甚至說離譜。

這時,劉耀在旁邊說道:“這是我兄弟,他腦袋有問題。

他一直說,UU看書www.uukanshu.com他來自一千年前的北寒殿,他老爺是太清山的仙人。”

小柔看向張少欽,目光變得柔和下來。

一千年前的人?

她自然不信。

這個人,腦袋果然有問題。

不過,很有可能,他說的一些話冇有騙她。

可能,千年前,確實有一個名為北寒殿的勢力,與三極門交好。

而且,據小柔所知,祖師莫風雪終生未嫁,似乎在等待著什麼人。

或許,這個張少欽從祖上的書籍裡獲得了什麼有關於祖師和其他人的恩怨糾葛。

張少欽看了眼劉耀,他冇有否認,而是繼續說道:“如今,我急需找到老爺的佩劍訊息,然而,關於老爺佩劍的下落,就存在於老爺給莫風雪前輩的信中。”

小柔的臉上露出糾結的神色。

就在這時,一個魁梧的中年男子走過來,他的臉上露出驚疑不定的神色。

“你是找莫風雪祖師的那封信?”

此人,正是三極門現任門主,莫雲雷。

“正是。”張少欽抱拳。

“奇了怪也。”莫雲雷感覺很奇怪,“祖上一直有祖訓流傳,若是有人來找我三極門要那封信,我們三極門便雙手奉上。

我一直以為,是無稽之談,冇想到,今天還真的有人知道那封信,來要信。”

旁邊,劉耀愣住了。

他看著張少欽,又看著莫雲雷。

到底,誰是傻子?

三極門還存在也就罷了。

千年前的那封信,也真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