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啊!”

劉耀大喊,他的額頭上都是汗珠。

他來到太清山上遊玩,撐著欄杆看風景。

結果,這個欄杆年久失修,直接斷裂。

他腳一滑,直接掉了下去,幸好他的手抓住了一條藤蔓,纔沒有真正掉下去。

可是,以他的氣力,根本爬不上去。

而且,他也不敢爬,害怕把藤蔓扯斷。

那樣的話,他將摔落山下,有死無生。

劉耀內心還是第一次這麼慌亂。

他已經抓了一分鐘了,手臂痠麻,根本冇有人過來。

“完蛋了,如果仙人,你真的存在,就來救救我吧!”

劉耀不信仙人,但不逃避臨時抱佛腳。

就在這時,一身道袍的年輕男子出現在他上方。

劉耀臉上露出喜色,氣喘籲籲說道:“兄弟,幫個忙,喊人來救下我。”

劉耀體重挺高,他覺得麵前這個瘦削男人救不了他。

這個男人,便是從冰棺裡出來的張少欽,他看著劉耀,眼中閃過一絲訝異的神色。

他伸出手,一把拽住劉耀。

他用力,劉耀直接被他拽了上來。

劉耀躺在地上,麵色蒼白,他內心感激。

“謝謝你兄弟!”

若不是眼前這人,他估計今天得交待在這裡。

這可是救命之恩。

“兄弟,你叫什麼名字?”劉耀問道。

“張少欽。”張少欽回答,他一直盯著劉耀看,“你的穿著……怎麼這般奇怪,還有你的口音,十分蹩腳。”

劉耀微愣。

他很像說,口音怪的是你吧,你這道袍的穿著,才奇怪吧!

當然,對方是他的救命恩人,他自然不會說什麼。

“少欽,你是哪裡人?”劉耀隻好轉移話題。

“北寒殿。”張少欽緩緩回答。

“北寒殿?”劉耀微愣。

他認真打量其眼前這個男人。

穿著奇怪,溝通奇怪,還說來自北寒殿這種奇怪的地方。

是遊戲玩多了?

還是腦子有問題?

“北寒殿在哪裡?”

“極北之地,大黃第二十七郡。”

“……這個大黃,是黃高祖建立的那個大黃?”

叫大黃的有很多,可能是王朝的名字,也可能是狗的名字。

“嗯。”張少欽回答,他看著劉耀,目光幽深,“你接觸過青銅之王?”

“什麼青銅之王?”

“我在你的身上,嗅到了異的氣息。”張少欽緩緩開口。

當初,林平以劍斷天下異術。

張少欽便一直跟著林平,成為林平的童子。

當時,異術斷絕,林平老爺利用極靈珠,開創出一種靈武道。

可惜,靈武道修習起來要求十分苛刻。

當時,天下僅有他與聖人老爺可以修煉。

因此,他也保留了作為異士時候的實力。

“什麼異?”劉耀感覺莫名其妙。

這個救命恩人,不會真的腦袋有問題吧?

“異,乃是青銅之王在大蒼留下的汙染之源。

青銅之王依靠異,便可入侵我們的世界。

當年,老爺以劍斷異,纔給了天下生機。

你身上有異的氣息,很不好。”

張少欽一本正經,皺著眉頭。

“如今主人不在,這可如何是好。”

劉耀:“……”

這人腦袋真的有問題?

“你老爺……不會是太清山那個飛昇的仙人吧?”

“正是,我家老爺,乃是大黃國教丹劍宗的宗主。

乃是天下第一人!”

提起林平,張少欽眼中都是傲然。

他的命,是老爺救的。

他一直把林平視如自己的父親,或者師傅。

劉耀抓著頭髮,很苦惱。

完蛋了,這個人真的腦袋有問題。

不會是走丟了吧?

“少欽,你家在哪?”

“北寒殿,我之前說過一遍。”

“你的家人呢?”

“現在是何年歲?”

“……3030年。”

“一千多年了,他們估計已經死了。”

一個腦袋有問題,有幻想症的孤兒?

劉耀突然心疼:“你救了我的命,以後,我就是你的家人了。”

張少欽看了看劉耀, www.kanshu.com緩緩開口:“我能說一句話嗎?”

“你說。”

“你不配。”

劉耀頓時語噎,這人比他還能杠。

“少欽,你現在住在哪裡?”

“冇有住的地方。”

“你的銀行卡呢?”

在大夏,銀行卡幾乎就相當於身份證,有同樣的作用。

“那是何物?”

“就是可以取錢的東西。”劉耀一直介紹。

“你的意思是……銀票?”

“差不多。”劉耀歎息。

他感覺,和腦袋有問題的人,還是不要多解釋了。

“你跟著我回家吧。”劉耀想著。

他要先帶張少欽去執法衛,確定一下他的身份。

“也可以。”張少欽看著劉耀,“你身上異的氣息,我想調查清楚。

如今,老爺不在,青銅之王若是降臨,根本無人能擋。”

“唉,少欽,以後少看點小說和電視,多出去走走。”劉耀對太清山莫名多了一絲惡感。

這個張少欽,估計是個孤兒,從小聽太清山的神話傳說長大,整個人都魔怔了。

“你不信我?”張少欽凝眉。

他雖不是很懂劉耀言語中的意思,但是他的語氣還是能夠聽得出來。

“我隻是不信超凡。

現在是3030年,科學技術發達,現代文明昌盛。

這個世界上,根本冇有什麼仙人。

就算有仙人,那也是騙子。”

ps:有點卡文抱歉,後麵好好想一下這段劇情如何設計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