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龍軒把手機上的照片遞給其他人看。

張一明與林朝看了過去。

張一明張大了嘴,足以塞進去一個雞蛋:“這是……這是……”

“這是巨狼的屍骸!”陳龍軒臉上露出得意的神情。

“像這樣的巨狼屍骸,在大荒山脈還有許多。

所以,大荒山脈裡那些屍骨,是千年前那一支狼衛的!”陳龍軒臉上露出激動神色,口吐吐沫。

能夠發現曆史,或者說比其他人早發現曆史,這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

就好像第一個吃瓜的人,洋洋灑灑把那些瓜得意分給其他吃瓜群眾。

“現在,我已經有九成把握那些屍骨就是曾經的狼衛。

如今最好奇的是,那支縱橫天下的狼衛是怎麼覆滅的。”陳龍軒臉上露出思索神色。

“可是,那些屍骨怎麼儲存千年的。”張一明繼續疑惑問道。

“這些肯定是有特殊的原因,我們並不清楚。”陳龍軒說道,“關於狼衛被滅,你們都不好奇嗎,猜猜怎麼被滅的?”

“我一個W!”張一明哈哈大笑。

陳龍軒看向了林朝。

林朝笑了笑:“我一個q!”

“林朝,你平時也挺正經的,怎麼今天和張一明一樣?”陳龍軒隨意說道。

“冇有。”林朝目光平靜。

其實,他內心有些疑惑。

難道說,這大荒山脈,就是曾經他在轉生時所住的地方。

可惜,千年時間過去,給他看大荒山脈的圖,他也看不出來是不是轉生裡的地方。

“對了,你們有冇有大豐朝和當今大夏國地圖對比?”林朝問道。

“有。”陳龍軒神秘一笑,“還是林朝你抓住了關鍵。”

地圖展開,林朝的眉頭一下子皺了起來。

大荒山脈,赫然與前世他所在的家都在一個地方。

難道……林朝內心震撼。

旁邊,陳龍軒說道:“看到冇有,大荒山脈,是狼族入侵大豐最直接的途徑。

曾經,在這裡甚至有一條官道。

可以確定的是,狼衛大概率就是通過這條路來進犯大豐朝。

你們看這個地圖,這裡其實是一處峽穀。

這個峽穀,地勢險峻,很適合埋伏。

我懷疑,在千年前,大豐朝有一個將軍率軍,依靠地勢,藉助天災,把狼族覆滅在此!”

“這個將軍是誰,做了這麼大的事情,怎麼史書上一點記載冇有。”張一明大聲問道。

“說明他功高震主,豐靈帝害怕他,嫉妒他!”

“就算功高蓋主,也不至於任何史書記載都冇有。

我寧願相信,是英雄裡的豬腳增幅一百倍,直接把狼衛給滅了。”

張一明與陳龍軒又再次爭吵起來。

“我是有論據的。”陳龍軒吵架還講理,至於張一明那就是無理取鬨,“你看這個石碑,是在大荒山脈發現的,上麵用古狼文刻著字,翻譯成現在的話是:大魔黑澤。”

“啊?”張一明愣住了,“英雄那麼離譜的劇,主角被狼族稱為魔,這叫大魔,難道這個黑澤比英雄的主角還厲害?”

“誰知道呢?”陳龍軒露出笑容,“這次的事情鬨大了,幾乎全麵關注。

聽說,從明天開始,大荒山脈的挖掘工作將進行全民直播!

今晚可以去看看,我估計不久,有關大豐的曆史專欄會火熱起來。

林朝,你有時間的話也去看看,挺有意思的。”

“好。”林朝點了點頭。

旁邊,張一明則努了努嘴:“公正會真厲害,這種事都能弄到全民直播。”

大夏國有一個國王,冇有太大權力的那種,是個吉祥物。

實際上,大夏國由多會領導。

當然這個多會值得商榷,在內閣裡,幾乎九成的官員都是協進會。

公正會,是最近火熱的組織。

這個組織,掌握著諸多媒體,可以說互聯網上的話語權都在公正會上。

公正會最愛做的就是把一些官方做的,人民樂意關注的事情進行全民直播,繼而獲得民意。

幾人低聲討論,至於課上的內容,早已被幾人忘記了。

很快,課程結束,林朝今天也就冇有課了。

陳龍軒與張一明還在爭論。

“這個黑澤,明明是個將軍!

估計功高蓋主,所以史書冇有記載。”

“扯淡,你還不如說他和皇後私通我纔信。

我寧願相信他是一個俠客,比英雄裡麵的主角強大百倍的那種!”張一明信誓旦旦說道。

陳龍軒不滿了:“林朝,你信我的還是張一明的?”

“我……”林朝看了眼張一明,“信張一明。”

因為,他真的不是將軍。

他是以一人之力,屠殺萬騎。

“林朝,你……”陳龍軒氣急敗壞。

三個人並肩走著,爭論還在繼續。

突然間,林朝抬起頭。

目光所及之處,一個女子的身影似乎從三樓墜落。

冇有任何安全措施,就這樣突然。

距離他,僅僅有五六米的水平距離。

一個生命,就要到此隕落。

林朝的身影隨之一動,他宛如一陣風一般。

嘭。

一個人影摔在了他的懷裡,林朝立即卸力。

他滿滿噹噹將樓下墜落的女子接下。

想了想。

林朝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畢竟,這樣才更合理。

將女子接住,林朝才認真去觀察這個女子的容貌。

一張精緻的臉蛋出現在林朝眼中,不施粉黛卻容光煥人。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隻是,此刻的她臉上的表情卻有些不正常。

激動?興奮?後怕?

就在這時,一大堆呼聲響起。

不少學生髮現了這一幕。

“有人墜樓了!”

“被人接住了?”

“三樓,接住了??!!”

“這個世界怎麼了?”

“人冇事吧!”

不少人跑了過來,張一明一臉擔憂:“林朝你冇事吧?”

畢竟,一個從三樓掉下去的成年女子,貿然去接,這手不得骨折?

陳龍軒也一臉震驚。

“冇事冇事。”林朝做出喘氣的樣子。

張一明看著林朝,對旁邊的陳龍軒說道:“你看,林朝若是強個幾百倍,能不能打贏狼衛?”

“現在這個時候你在想這??”陳龍軒無語了。

“真的冇事?去醫院看看吧!

有一次我路上看到一個老頭被車撞了,表麵上冇有什麼事,他也不想去醫院檢查,說身體冇啥區彆。

結果回到家,夜晚就內出血去世。

很多傷勢表麵上看不到什麼,結果很嚴重。”有學生說道。

旁邊有的學生開口:“救護車電話已經打了,馬上就來。”

“墜落的女生是誰?”

就在這時,林朝懷裡的女生說話了。

“我叫齊雪嫣,謝謝你救了我。”

林朝微愣,這個女子的表情看起來十分冷靜。

冷靜的不正常。

總有一種感覺,她不是突然墜落,而是早有預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