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澤這是在寫軍策?”劉程超微微驚訝,上麵的字他驚鴻一瞥,“這不是槍王劉繡上獻的破狼三十九軍策嗎,竟然是出自黑澤之手。”

“破狼三十九軍策,就是那個以利誘之,緩緩抹殺狼族的軍策?

這個軍策,大豐冇有使用,後麵不少王朝可都使用,發揮了奇效。

通過貿易,從側麵遏製北方發展,消滅了他們的殺性。”

“黑澤真是出人意外,亂世他可為一方諸侯,盛世可為宰輔!”

“隻是,離狼族入侵大豐冇有多少時間了,黑澤的強軍呢?”

眾人疑惑,又充滿期待。

他們知道,按照畫麵的速度,他們要不了便能看到狼衛被滅。

可是在這之前,冇有任何預兆,任何資訊暴露。

這讓他們驚疑不已。

他們到底漏過了什麼?

黑澤什麼時候,真正展開他的獠牙?

畫麵之中,破舊的鐵匠鋪之中,蠟燭燃燒發出昏黃的光。

黑澤看著眼前的少女,臉上露出溫和的笑容:“香君,逃避是冇有用的。”

“可是,狼族入侵,你留在這裡,會死的!”

“家國不在,父親不在,母親不在,我又能去哪呢?”

黑澤的臉上露出一絲悲哀的神色。

他的影子在燭火下拉得很長,顯得格外消瘦。

就好似這個世界上的一個流魂,飄搖不定。

“你可以來我家!”賈香君鼓起勇氣,臉上帶著期盼神色,她鼓勵一般的眼神看著黑澤。

黑澤笑了笑:“香君,你回去吧。”

“你……”賈香君的眼眶紅了,“黑澤……你知道的……你知道的。”

黑澤臉上露出一絲歎息的神色,他聽著夜裡熟悉的打更聲:“國將不國,何以為家?”

他還有仇要報。

兒女私情,暫時要放在一邊。

“我……”賈香君深深看了眼黑澤,“我會把你記住的。”

她轉身離開,眼中的淚珠不斷滾落。

黑澤看著賈香君遠去的背影,嘴中呢喃:“七軀之身,已許國,再難許卿。”

“可惜了。”劉程超歎息。

到了他這個年齡,是不大相信愛情的。

對他而言,愛情不過是人性的心理和生理共同作用下產生的。

可以克服。

不像毒癮和賭癮,幾乎很難憑意誌力扛過。

不相信愛情,但是劉程超還是會為彆人的愛情動容。

“唉,不知道後來黑澤給賈香君寫那封信的時候,會不會後悔今日冇有跟著賈香君走。”有人說道。

旁邊,賈小姐壓抑著自己的聲音:“他不會後悔。”

她瞭解他,也欣賞他。

正是那樣的黑澤,她才仰慕,對得上她年少的歡喜,是她喜歡的少年。

“隻剩下三年了。”劉程超開口。

一支強軍的打造,需要經過血與火的洗禮。

可是到如今,黑澤依舊是孤家寡人一人。

他有著自己的孤勇,但畢竟還是一個人力量有限。

“黑澤去了狼族。”

“他打探到了狼族入侵大豐的確切資訊,獲得了部分的軍事佈置圖。”

“可惜,大豐和狼族差距太大,就算有軍事佈置圖,大豐也根本無法與狼族相鬥。”

“狼族入侵了。”

“黑澤開始暗殺軍官,可是隻是杯水車薪。”

“黑澤雖強,但在戒備森嚴的狼族軍營暗殺狼族軍官,還是太難了。”

畫麵中,黑澤幾乎冇有成功在軍營中暗殺成功過狼族軍官。

畢竟,他夏人的麵容和狼族不一樣,很容易被暴露。

僅有幾次有狼族的軍官經不起寂寞,去小山村打草穀,才被黑澤逮住機會。

“連黑澤這樣的人傑都不能在軍營中成功暗殺狼族軍官。

之前的那個電影《英雄》男主角一人殺進軍營,帶走愛人,顯得過分不合理。”

“還有不到一年,狼族便會動用狼衛,投入戰場,黑澤到底要怎麼應對?”

他們看著畫麵,內心無比激動。

距離狼衛入侵大豐,不到半年的時間。

可是黑澤,依舊是孤身一人。

雖然,他交了幾個俠客。

但以那幾位俠客的實力,估計連一頭巨狼都打不贏。

眾人很激動,很疑惑,又無比期待。

“香君,狼衛來了,我決定去報仇了。

可惜,冇能見你最後一麵,你比劉寡婦,馮太後好看了。

年少不知事,錯以為……”

想了想,黑澤把後半截的話給刪掉。

他重新把前麵的話給寫了一遍,最終留下了三個字。

“黑澤留。”

黑澤的身影,消失不見。

“如果我冇有推測錯誤的話,隻有半個月,狼衛將開始發兵。

如今的大豐已然大亂,根本擋不住狼衛。”劉程超喃喃道。

然而,他們如果把黑澤的故事當成電影看。

這個電影,依舊冇有埋下黑澤打敗狼衛的伏筆。

放在電影裡,肯定會被罵。

可這是現實。

有時候,現實往往比電影更冇有邏輯。

畢竟,大蒼時期,都有流星隕落,擊敗圍軍的離譜事件。

後麵的發展,也越來越怪異。

時間飛快過去。

黑澤回到了小鎮,和往常一樣。

偌大的小鎮,空空蕩蕩,隻剩下不到百人。

這百人,多是老人或者小孩。

老人是走不了,小孩是孤兒。

黑澤依舊日複一日練槍。

旁邊,一直有麵黃肌瘦的小孩在偷看。

有一天,那個小孩鼓起勇氣:“黑澤哥哥,我能夠跟你學槍術嗎?我也想殺狼族!”

“你為什麼想學槍術?”

“我的爹孃都是狼族害死的,我想報仇。”

黑澤停頓了一下:“戰爭是大人的事情,你安心在家讀書,等你什麼時候成年了,我再教你槍術。”

“黑澤哥哥,可是大家都說,狼衛要來了,我活不到長大。”

黑澤微微停頓,抬頭看天:“是啊,要來了。”

遠處,烏雲密佈,風雨欲來。

黑澤回到了鐵匠鋪。

街上空無一人。

他拿出磨刀石,在認真磨著槍頭。

他已經這樣磨了好幾天,槍頭熠熠生輝。

“黑娃,我家裡還有些臘肉,估計吃不完了,我給你帶了點。”

一位滿臉褶皺的婆婆腳步蹣跚,她手上端著一個碗,裡麵是滿滿的臘肉。

黑澤咧開嘴笑了:“謝謝馬婆婆。”

“你還在磨槍呀。”馬婆婆看著黑澤,“你這小子,怎麼不逃呀,和我們這些老傢夥留在這裡。”

“逃哪裡去呢?”

把馬婆婆送回。

黑澤繼續磨槍。

他邊磨槍,邊用手抓著臘肉,放入了嘴裡。

突然,黑澤大笑:“有英雄曾言,壯誌饑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

狼族那群崽子,還不配入我黑澤的肚子,連這碗臘肉都不如。”

說完,黑澤提槍,漸漸遠處。

諸多專家有疑惑,有不解。

疑惑胡虜與匈奴是什麼?

又不解這句詩來自哪?

但是他們最疑惑的是,麵對狼衛,黑澤一個人就這樣去了?

“黑澤這是去殺狼衛了嗎?”

“估計是。”

“他一個人。”

諸多專家內心震撼。

他們想起了生死祠,想起了洞壁上的狼族文字。

難道……

此刻,賈小姐的雙眼泛紅,又帶著一絲期盼。

秦姨坐在椅子上,目光微愣,不知道在思索什麼。

畫麵之中。

黑澤提槍,一人走過一條山道。

前方的山道,並不寬敞,而且地勢險峻。

這樣的地方,根本不適合行軍。

但狼衛不同,狼衛不是一般的軍隊,他們有巨狼,對他們而言,叢林作戰,反而更能發揮出強大的戰力。

現在,還是晌午。

大日懸空,陽光格外的刺眼。

山林之中,鳥雀四散,各種野獸四跑。

黑澤手持著長槍,神情堅毅。

就在這時,踏踏的聲音傳來。

幾位狼衛斥候出現在了視野中。

他們騎著巨狼,臉上帶著戲謔的笑容。

巨狼極高,比馬還要高大。

斥候臉上帶著笑容:“這裡有一個肉糧,誰動手?”

他們笑著,根本冇有人把黑澤放在眼裡。

隻是下一秒,他們臉上的笑容凝固。

槍如驚雷,橫掃而去。

黑澤身影閃過,頓時剛在還鮮活的狼衛,冇有了生命氣息。

僅僅兩三息,黑澤橫掃一下,捅出了七八槍。

這些狼衛斥候竟然冇有一人能夠反應過來,一一當場死亡。

巨狼也在這一刻,攝於黑澤的威勢,逃命而去。

劉程超震驚。

賈小姐愣住了。

秦姨臉上驚疑不定。

“黑澤……變強了!”

“這一槍,十個劉繡都擋不住!”

“黑澤這技巧,可為一代宗師!”

就算如今的黑澤表現地很強。

可是,他麵對的是一萬狼衛!

他再超乎常人,也是人!

斬殺了幾位斥候,黑澤提槍繼續前進。

很快,他便遇到了一小支狼衛的先行不對。

“便是你殺了我狼衛的斥候?”這個狼衛統領臉上帶著笑意,“我狼衛征戰數十載,在戰場上死亡的戰士不過百人,你一人殺我七八狼衛,論實力,你應該是大豐的武道宗師!

那又如何?該殺!”

說完,頓時有數十狼衛吹著哨子提著刀向黑澤砍過來。

黑澤再強,也無法對付這麼多狼衛。

而且畫麵中,隱約可見後方有越來越多的狼衛在聚集。

黑澤麵色冷峻:“此槍名神威,以後,你就叫神威吧!”

黑澤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在眾人看不到的地方,神威槍中閃過一縷金色!

槍魂!

在這一刻,黑澤啟用了槍魂。

他的天賦殺戮專精,在這一刻也開始啟動。

殺戮專精,是一個霸道的天賦。

殺人亦殺己。

當開啟之後,意味著再無活路!

他一槍掃過去,頓時七八狼衛倒飛出去,死狀極慘。

一起飛出去的,還有巨狼!

幾縷血光,順著這些狼衛的屍體融入了黑澤的槍中。

黑澤的眼中泛著妖冶的光芒。

“你……你是誰?”狼衛小統領震撼。www.shu.com

“大豐一邊軍。”

“今日,屠儘狼族!”

黑澤提槍,宛如魔神。

“這……”

“怎麼回事?”

“黑澤怎麼突然變強了?”

“巨狼的體重,足有兩三噸,黑澤一槍,能夠橫掃五六匹巨狼……”

“怎麼回事?”

“為何,黑澤變了?”

“他怎麼突然變強了?”

這些專家驚駭莫名。

此刻的黑澤,就好像神明借用了他的軀體一般。

他的實力,在那一刻變得極其恐怖,超出了眾人的想象。

難道……

難道……

黑澤真的以一擋萬,斬殺上萬狼衛?

ps:今天更新了幾乎八千字,已經到極限了。

真的不是我想水……如果強行寫,忽悠著寫一章也能把所有劇情寫完,但是那樣的話,肯定會相對粗糙,閱讀感肯定會很差。

辦事的時候,也講究前戲,作者隻是想把這些展現地更豐富,更飽滿一些。

正是因為想認真寫,想寫好,纔多寫一點的,可能也就會顯得水,這是作者的筆力不足問題。

希望大家見諒!不要再罵了!!

ps:感謝【書友20220306153040013】的千賞,感謝【浩南仔仔】【墨o客】【書友20200427213551456】【修真冰炎】【攜酒醉蒼穹】【時間的流逝】【鬼夢】【易水流雲en】【書友20210714143349885】的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