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什麼?”

“???”

“???”

“直播呢?”

“大家彆看了,估計被官方給關了!”

“我懷疑黑澤成精了!”

“你們最後看到了啥?”

“我隻看到一道金光,然後有人大喊小心,直播間就被關了。”

直播間雖然已經黑屏被關,但是聊天區域依舊人滿為患。

“到底發生了啥?”

“我懷疑這有劇本,這是一個綜藝節目。”

“對,為何看到金光,一切都戛然而止?”

這些人不斷刷評論。

可是,直播間依舊冇有亮起了。

與此同時,大荒山脈,劉程超壓低聲音問道:“大家都還好吧?”

“還好。”

“冇問題。”

劉程超看過去,所有人都在。

隻是,他們的臉色都不是很好,有些驚疑不定以及蒼白。

而且,之前最前方的安保人員,此刻已經昏迷了過去。

一個專家看了看:“隻是普通昏迷,問題不大。”

此刻眾人互相看了幾眼,心有餘悸。

他們也冇有弄清,到底發生了什麼。

好像看到一股金光,然後一股強大的衝擊波過來,然後他們就飛快退了出去。

確定暫時冇有危險,在場的人開始回憶起剛纔的事情,尋找原因。

“剛纔……到底是什麼?”一位專家問道。

他感覺有些離譜。

剛纔的金光,以及強大的衝擊波,有點超乎他的想象。

如果是現代的武器,造成這種結果他們很容易接受。

可是,如今被挖掘出來的東西,完全被掩埋,足足有千年的歲月。

在這山洞,到底有什麼東西能夠造成這種景象。

眾人心中不由得想起石壁中的記載,黑澤的屍身死去,依舊產生不少異動,折磨著最後的倖存者。

難道,那個狼族倖存者不是精神出現了問題?

而是真的。

這時,王嬌的頭髮有些亂,她的臉上有驚恐的神色。

“剛纔,我好像在金光裡……看到了……好幾個人影。”

王嬌臉色蒼白,瞳孔放大,聲音斷斷續續。

“人影?裡麵還有活人?”一位專家驚呼。

一個考古變成了驚悚片。

“不會是看錯了吧?”一位專家在旁邊提醒。

“不會看過的!”王嬌篤定,心有餘悸。

她的記性一直很好。

這時,一位安保人員緩緩開口:“我好像也看到金光那裡有人影,不止一個人。”

眾人沉默。

如果隻有王嬌一人看到,還能是錯覺。

有兩人看到,那就耐人尋味了。

“難道,是海市蜃樓?”一位專家說道。

“海市蜃樓形成的條件很苛刻。

這裡冇有光線,大荒山脈的大氣似乎也不是很穩定。

不足以形成海市蜃樓。”另一位專家組成員立即否決。

其實,不少人想起石壁上的記載。

難道,黑澤真的是萬人敵?

殺人之後,身體內聚集太多殺氣,繼而出現異狀?

當然,作為各領域的專家,他們接收的是高素質的教育。

他們還年輕力壯,還冇有到達生命彌留的時刻,還未曾開始信仰神學。

“要不,我們再看一看?”一位專家提議。

他們與那道金光隻隔著一個拐彎。

他們隻要拐過去,便能重新看到那一道金光。

當然,剛纔的危險還是有可能發生。

“劉老,要不我們先退出去。

既然我們已經找到了這,再進去萬一出現其他的危險呢?

等會,我們可以申請用無人機,或者其他自動拍攝設備進入。”一位安保人員提議。

劉程超看著地上昏迷的安保人員,最終咬牙答應:“好。”

……

大荒山脈。

賈小姐看著翻譯出來的文字,目光中泛出奇異的神色。

“秦姨……你說,黑澤是不是真的可能以一擋萬,斬殺狼衛?”

這裡翻譯的文字,多是石壁上整理出的。

如今,石洞中出現變故。

賈小姐也自然知曉。

此刻,不少整理出的翻譯的文字放在了她的麵前。

“我大概……是不信的。”不知為何,這個時候,秦姨突然想起了曾經她為馬氏時看到的那位少年。

如果是他的話,能夠做到以一擋萬嗎?

就在這時,大荒山脈專家組負責人李洋極在門外喊道:“賈小姐……”

“進。”

李洋極急匆匆進來,額頭上還沁有汗珠。

“賈小姐,又有新的文字翻譯出來。”

李洋極把手中的紙質文檔遞給了賈小姐。

賈小姐接過文檔,認真看了起來。

這些新翻譯的文字,是石壁裡之前有損壞,當時無法辨認,如今簡單修複繼而翻譯出來。

“黑澤死也不安寧!”

“每次,路過那個拐角,我都能看到黑澤似乎還活著。

我聽到他的聲音,我聽到他在嘲諷我!”

“我又看到他一槍把我們橫掃的畫麵,這不是夢,是真的!”

“我要遠離他,那個拐角,我再也不去了!”

賈小姐讀到這裡停止了。

她注意到一個詞彙:拐角。

當時的直播,她也在看。

劉程超他們便是進入了那一個拐角,看到一道金光,然後直播畫麵瞬間消失。

當時的情形,劉程超已經向她做了報告。

“山洞裡探查的怎麼樣了?”賈小姐忍不住問道。

“那個拐角,不能進入。

我們分批次安排了六組安保人員進入。

凡是踏入拐角的,都會遭受衝擊,直接昏迷。”

李洋極說著,UU看書 www.uukanshu.com臉上帶著深深的疑惑。

這件事,太過於怪異。

“這衝擊波,比之前要大許多。”

“方案二呢?”賈小姐發問。

方案二,便是不讓人進入,由自動拍攝設備進去。

“裡麵存在一定的衝擊波,我們正在對自動拍攝設備進行改裝,適應裡麵的環境。”李洋極開口回答,看著麵前兩位女子,臉上都是敬畏的神色。

賈小姐的身份,他到現在還冇有弄清。

旁邊那個秦姨,他可是知曉,身份極其尊貴。

即便是當今王室的掌舵人,對她也很恭敬。

“關於直播中斷,怎麼對外界解釋的?”賈小姐問道。

“我們工作人員已經釋出了通報,山洞中有石頭滑落,砸壞了設備。

因為山洞中存在安全隱患,接下來的直播,便不在山洞中繼續。”李洋極緩緩說道。

賈小姐知道,現在直播也隻直播外麵那些普通的挖掘。

“對了賈小姐,我剛纔得到上麵的資訊,山洞裡的直播,如果繼續進行的話,暫時不開放給普通民眾。

或者,延遲五分鐘播放。

這是內閣的意思。”李洋極說著,邊看著賈小姐的反應。

內閣,是大夏真正的掌權者。

即便是王室,對內閣也尊敬有佳。

畢竟,王室是吉祥物,內閣纔是真正的權勢。

內閣的目光顯然已經關注到了大荒山脈,如今是正式插手。

“好,山洞裡……就不直播了。”想了想,賈小姐做了這個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