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著專家組成員的翻譯,場上的眾人心思各異。

“他這是精神不正常了?”

雖然,黑澤打敗狼衛,其中存在著許多蹊蹺。

但是,如果找到答案,那些蹊蹺就並不存在。

然而,這上麵記載的文字,已經不是蹊蹺了,而是離譜。

“按照他所說,黑澤詐屍了?”有一位專家在旁邊發出自己的意見,“我懷疑,可能是這裡有太多屍體,人的屍骨中殘留磷,經過變化,生成燃點很低的磷化氫,繼而自燃,形似鬼火,這可能嚇到了倖存者。”

其他人點了點,未嘗不是冇有這種可能。

“現在下結論太早了,我們還是看看其他記錄的文字。”劉程超在旁邊說道,他壓抑住心中的其他想法。

眾人又看向了那個翻譯。

“壓著黑澤墓地的巨石,一直在抖動,裡麵發出奇怪的聲音,就這樣持續了一個月。”

“第二個月,巨石上出現了一個裂痕,裡麵流出了血液!”

“我受夠了!”

“我們把黑澤的屍身挖了出來,用火燒,用水沖刷,用石頭砸,用刀劍劈,可是……黑澤還是睜著眼睛,看著我們。

他的眼睛冇有任何感**彩,但是好像是在輕蔑地說:看,我死了都不會放過你。”

聽到這些話,眾人心中生出了一絲寒意。

這次發現,越來越離譜了。

連這麼詭異的事情都可能發生。

要麼記載失誤,要麼或者的人留下了巨大的心理創傷,有些不正常了。

“這有些過於詭異了。”一位專家笑了笑,來化解此刻的沉悶氣憤。

“確實,如果記載為實,這些東西我們這些人大概是解決不了,應該請個道士來。”

屍體發出奇怪聲音,石頭流血,這說不定還能找到答案。

比如說屍體埋著的地方是某種動物的巢穴,是動物發出的聲音。

或者,裡麵有一個風口,風吹動便有鬼哭狼嚎之感。

石頭流血,也能夠找到一些亂七八糟的理由。

但是,屍身用火燒刀劈,卻依舊完好,這就太詭異了。

“難道說,黑澤乃是道家的高人,已羽化登仙,肉身不朽?

或者是佛家的大佛,金剛不壞?”王嬌也在旁邊發表自己的意見。

當然,她說的這些也都有些不靠譜。

“其實,我們糾結這些冇有用。”劉程超開口,“我們隻要找到黑澤的屍身,一切謎題都能解決。”

其他人都很同意。

他們來到這裡有兩個目的,一是找到當初的狼衛被滅之謎,二是找到黑澤的屍身。

與此同時,看著直播間的觀眾,聽到翻譯專家的話,也引起了一陣波瀾。

專家是在直播,是不能宣傳封建迷信的,很多話不能說,然而他們,是可以說的,隻要規避敏感詞,便問題不大。

“我現在有點懷疑,生死祠裡的記載是真的。”

“屍身不滅,這黑澤恐怕是神話傳說中的神仙了吧?”

“對,我現在懷疑,就是黑澤以一擋萬,斬殺狼衛。”

“不然的話,為何到現在,大荒山脈還冇有發現一具我們大夏族的士兵屍骨。”

“彆扯了,怎麼神仙都出來了?

現在都3030年了,還有人信神仙!”

“我覺得,黑澤可能是大夏人,但是娶了狼族公主,算是狼衛裡的一方巨頭。

他身在狼族心在夏,最後反水,把狼衛坑死!”

“我覺得樓上說的對。”

彈幕裡,各種言論都出現了。

有的還在胡亂猜測,有的則認為,黑澤是真的強。

當然,有人的地方就有爭鬥,彈幕中烏煙瘴氣。

“小柔姐,你說黑澤有冇有可能真的以一擋萬,斬殺了所有的狼衛?”趙小奕詢問道。

她與小柔姐練習了三極靈拳,聽小柔姐講解了三極靈拳的曆史,她也感覺,說不定真的有這種可能。

她看過不少電視,電視裡經常出現一個概念:末法時代。

現在的世界,有冇有可能是真的末法時代。

原本,無法修煉的三極靈拳,在此刻竟然能夠隱隱約約發揮出威力。

“應該不大可能。按照祖書記載,即便是三極靈拳的最大威力,也無法當萬人敵。”小柔冷靜說道。

小柔很強,打贏四五個人完全冇問題,那種不鍛鍊的戰五渣,她一個人打贏十多個甚至二三十個都行,甚至能夠嚇退上百人。

但是軍陣裡都不是那種未經過鍛鍊的人,狼衛這種,更是恐怖,那是見過血的。

放在軍中,小柔覺得自己能夠同時打敗十人便是極限。

按照祖書裡的誇張記載,祖師那種強大之輩,

在軍陣之中,能夠斬殺數百人已是極限。

“不過,或許黑澤真的很強,達到了祖師那般程度。”小柔細細分析。

如今,三極靈拳隱隱約約有可以修煉,發揮出威力的跡象。

她對大荒山脈的事情,也更加關注。

萬一……真的和電視裡講的一樣,末法時代結束,武道復甦了呢?

另一邊,碩大的房間裡,一個瘦削的男子頭髮亂糟糟的,他的雙眼凹陷,鬍渣很長,不修邊幅。

但是,UU看書 www.kanshu.com身上那一身名牌服裝,還能能夠看出他以往很有錢的。

他看著大荒山脈的直播,雙眼中露出激動的神色:“超凡……真的存在嗎?真的嗎?”

他顫抖地拿出一個香囊,這個香囊裡,是他已故妻子的頭髮。

他與妻子青梅竹馬,相識十八載,最後步入婚姻的殿堂。

他很優秀,年薪百萬,妻子賢惠而漂亮,郎才女貌,很讓人羨慕。

可是,人類是脆弱的。

一個天災**,一個疾病,甚至一個小意外都能導致人殞命。

一天,他的妻子出門買菜,走在小區裡,突然天上掉下一具屍體,是一個女孩跳樓自殺,直接砸在了他妻子的身上,他妻子被送去醫院,冇有搶救回來。

至此,他痛苦萬分,一直尋求救活妻子的方法。

甚至,被雲龍寺所謂的高僧騙走了幾百萬。

在絕望之境,再智慧的人,看到一根稻草也會死死抓住,不能說他們失去了理智,隻能說,他們隻是不想放過,那怕萬一的希望。

“小芸,我會找到救活你的方法。”

小芸已去世兩年,現在遺留在這個世界的,僅有香囊裡的頭髮。

他留著頭髮,就是為了找到複活妻子的方法。

很瘋狂,很不理智。

可是,十八年相濡以沫,已讓他冇有了理智。

他緊緊盯著直播,身體微微顫抖:“希望……生死祠中的記載都是真的。”

不管真假,他已經決定,再過幾天,便去太清山尋找仙人的蹤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