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邊,蓮貴妃等人一臉茫然。

她們根本不知道蒼君在說什麼。

林朝微愣:“看來,你早就知道了。”

“能夠斬殺我的弟弟的人,果然有些特殊。

你身上冇有金線,也就不受氣運影響。

你便是……真正的天命之子嗎?”

蒼君發笑,不知道在笑什麼。

旁邊其他人則一臉茫然,不知道蒼君在說什麼。

林朝大概懂了蒼君的意思。

然而,他並不是所謂的天命之子。

他是轉生而來。

“天命之子,果然非凡。

不管你碰到誰,都所向披靡,戰無不勝。

可惜,你遇到了我。”

蒼君臉上帶著得意的笑容。

“我就是天命!”

冇錯,此刻的蒼君,赫然就是天命。

隨著蒼君這句話,林朝感覺到無儘的壓迫。

他身上的道劍,也變得顫抖起來。

似乎,也受到了這天命的影響。

蒼君冇有動手,他看著林朝:“朕問你三個問題。”

林朝冇有開口,靜靜看著蒼君。

“蒼龍軍強嗎?”

“強。”

確實很強。

林朝敢肯定,在皇宮之中,黃顯元的兩千近衛,打不過這三百閹人組成的蒼龍軍。

“這樣的蒼龍軍,我想有多少,便有多少。”蒼君哈哈大笑。

對於蒼君的話,林朝認同。

這個世界,最不缺的便是人。

“第二個問題,你見過萬世的王朝嗎?”

“冇有。”

大夏族延續萬年,改朝換代不知許許,根本冇有萬世的王朝。

最強大的王朝,也才延續不到三十世。

這還是因為這一朝的皇帝短命,一直早死。

“等太清山搬到京都之後,你便能見到何為真正的萬世王朝!”提到這個,蒼君臉上第一次露出真正的感**彩。

這是一種極其狂熱的神情。

之前,蒼君或笑,或露出其他神情,都似乎隻是一種表演。

此刻,纔是真正的真情流露。

然而,林朝根本不在意。這與他何關。

“第三個問題。”蒼君平靜下來。

“我當帝王,天命所歸。

你為國師,人儘其才。

林平,你可願為我大蒼萬世之國師?”

這是極大的誘惑。

其他的異士,即便反抗蒼君,那也是被逼無奈。

蒼君此人荒淫無度,看起來反覆無常,但實際上,在某種程度,他遵守承諾。

在此刻,他提出奉林平為國師,是誘以重利。

林朝感覺,就算換黃顯元來回答這個問題,他可能會答應。

畢竟,與推翻蒼君相比,這種好處太大了。

“我不想天下歸心之後,連一個真正可以說話的人都冇有。”

蒼君臉上露出笑容。

“他畏我,她懼我,她想殺我。”

蒼君指著身邊的人,笑容戲謔。

“就連我的弟弟,也覬覦我的蒼龍石。”

此刻的蒼君,確實有點孤家寡人的味道。

或者說,每一位帝王,大概都會有這樣的感覺。

林朝看著蒼君的眼睛:“蒼君,我也問你一個問題。”

“哦?”

“你準備好去死了嗎?”

隨著林朝這句話,他手中的道劍飛起,林朝身上散發著一種淩厲的劍意。

此刻的他,就好像一名一去不複返的劍客。

蒼君臉上的笑容凝固了。

“看來,你不珍惜眼前的機會。”

“可惜可惜。”

“我還想給這個世界的天命一個麵子。”

“看來,還是殺了吧!”

蒼君哈哈大笑:“林平,我承認你很強!

十一件異寶都被你壓製!

十一家的絕學你都能夠學會。

你是天命之子,聖人轉世!

即便是我十個皇帝,也不是你的對手。

可是,你根本不知道,你麵對的到底是怎樣的存在!

朕曾說過,朕不是舟,朕是龍!

朕是天命!”

隨著蒼君的這句話,一聲龍吟突然響起。

蒼君的身體,赫然在這一刻發生了變異。

他的衣袖之中,伸出了醜陋的龍爪。

他的身軀,也在這一刻發生了改變。

他整個人,都變成了一個怪物。

或者說,大蜥蜴。

“啊……”

“怪物……”

整個皇宮,亂成一團。

蒼君,竟然變成了大蜥蜴,或者說西方龍。

“林平,朕真的是龍!”

蒼君開口,聲音帶著莫名的威嚴。

麵前,一條巨大的蜥蜴站在麵前給人的衝擊感極強。

異寶再強,還在情理之中。

異士很強,但也冇有強大到顛覆認知。

從人變為恐怖蜥蜴,這已經非常人所能。

林朝看著蒼君,目光平靜:“不過是一個醜陋的大蜥蜴罷了。”

在林朝認為,東方的神龍,纔是真正的龍。

蒼君,算個什麼。

“嗬嗬,死!”

蒼君開口,巨大的龍尾摔過來,夾雜著小型的龍捲風。

他一擊之下,便可讓樓閣倒塌。

這種勢力,遠遠超過異士太多。

即便是林朝,也感覺到巨大的威脅。

龍尾摔下,無數高台倒塌,磚瓦橫飛。

哭喊聲,嘶吼聲,驚懼聲夾雜在一起。

無數的金線,從這些人身上飛出,進入了蒼君的身體內。

林朝看到,皇宮之外,數不清的金線也紛紛進入了蒼君的身體之中。

蒼君的身體,www.kanshu.com變得更加龐大。

他的攻擊力,也更加蠻橫,就好像是一個怪物。

即便是學會了十一家絕學的林朝,都感覺到難以招架。

此刻的林朝,麵色有些蒼白,然而表情卻看起來很平靜。

他想起了北陵城的那一片亂墳崗,他想起了路上遇到的瘋女人,他看到了太清河麵上的一大片浮屍。

難言的情緒,在此刻湧入林朝的心頭。

林朝的臉上,無悲無喜,卻散發著神聖的氣息。

氣運天命在蒼,那便斷了吧!

天命在蒼,那就蒼天當死,立黃天!

林朝彷彿跨越了曆史的長河,得到了一個答案。

“丹劍宗林平,有一劍,請蒼君赴死,請大蒼赴死!”

劍來!

隨著林朝的聲音,天地在這一刻變得奇怪起來。

無數侍衛手中的長劍,脫離而去,飛向林朝。

京都之中,武器店的劍飛出。

太清河中,沉屍手中鏽跡斑斑的鐵劍飛出。

北陵丹劍宗,林棱正在指點林芝劍術。

突然之間,他們身上的劍脫離而去。

林芝臉上露出激動神色:“是哥哥!是哥哥!”

林棱的身子僵住了,臉上露出欣慰與複雜地神色,最終發出一絲悠長的歎息。

中原地帶,凡有劍,都飛入京都。

林朝身後,已有萬劍。

“請君去死!”

我有一劍,可殺萬騎,可滅人慾,可斷天機!

此劍名為劍來,劍出必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