閣樓之上,秦姨麵前的香爐煙霧繚繞。

她目光平靜,臉上神色莫名。

“感覺怎麼樣?”

“挺強的,但很普通。”賈小姐歎息,“黑澤一個人可以吊打他們。”

“他們畢竟也是普通人,隻是血脈上,有些不同罷了。”秦姨歎息。

“這次對戰的三極門與八卦門,起源於上千年前的大蒼。

當時,這兩個勢力算是當時的頂尖勢力。

兩者中的門人,都擁有超越凡人的力量。

他們被稱為異士,就算是黑澤,也不是他們的一合之敵。”

秦姨緩緩說道。

賈小姐微微有些心裡不快。

在她眼裡,黑澤的形象偉岸,勢力極強。

就算在後來,她見到很多傳武高手。

她覺得,都比不上黑澤。

黑澤,是獨一檔的強者。

秦姨笑了笑:“異士,已經不能稱之為人。

黑澤,隻是一個普通人,自然比不上他們。”

“黑澤……有冇有可能也不是凡人?”賈小姐內心仍然有期待。

冇有見到黑澤最後一麵,始終是她心中的刺。

“絕無可能。”秦姨聲音篤定,“隨著大蒼的覆滅,這個世界上,再冇有異士的身影。”

這上千年時間,她見到了太多不凡的人。

但真正稱得上超凡的人,僅僅在大蒼時候出現過。

可惜,那個時候,她去了海外,冇有經曆那一段歲月。

再迴歸之時,天下已經姓黃,異士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見。

即便有人提及,也被當作神話傳說,世界恢複了正常。

秦姨不由得腦海裡浮現出那個少年的身影。

可惜,時間太過於久遠,她根本記不得那個人的模樣。

但是,那個人絕對是她此生中,遇到的最特殊的人。

不下於秦寬。

“異士為何會消失?”賈小姐問道。

“不知。”秦姨搖頭。

那一段曆史,她也並不清楚。

異士宛如曇花一現,在曆史上留下了一筆。

可惜,今人再看,隻會覺得是俠客傳記,神話傳說,冇有人會當真。

“不過,這個世界還是有一些特殊的人。

比如說雪嫣的族人,一直以來身骨就與眾不同,極其輕盈。

如果我冇有猜測的話,她身上有當初的異士勢力中輕羽門的血脈。”

當初,回到大夏族後,她一直在找尋異士的蹤跡。

尤其是那位,可惜根本冇有找到任何蹤跡。

最終,她找到了齊姓一脈。

這上千年間,她經常照拂齊家。

“說起特殊,我們兩個應該是這個世界上最特殊的人吧?”賈小姐神色複雜,目光幽深。

“或許,再過一段時間就不是了。”秦姨輕嗅香爐中飄出的霧氣,露出一絲癡迷的神色。

賈小姐冇有再說話。

確實,長生不老丹,並不是真正的長生不老丹。

要不了多久,她和秦姨將會真正湮滅在歲月之中。

這個世界,或許也會就此恢複正常。

隻是可惜,未曾見黑澤最後一麵。

“你說,那個林朝,會不會也是異士的血脈?”秦姨突然發問。

賈小姐愣住了:“為何如此說?”

“雪嫣根骨不凡,但是她畢竟從三樓跌落,而且當時林朝距離雪嫣有五六米的距離。

結果,他還是接住了,而且毫髮無損。

普通人,不可能做到這樣。

即便是這些傳武的高手,也很難做到這樣。”

當時的場景,秦姨自然細細盤查。

她也感覺到林朝的一絲不凡。

“如果隻是這樣,其實也不算什麼。”賈小姐開口。

上千年的歲月,她們什麼冇有見過?

“還有……我看不透他。”秦姨突然悠悠開口。

賈小姐身體一僵,舒展起來:“看來,他很不凡。”

秦姨服用了長生不老丹,身體變異出諸多的能力。

這些能力,很怪異,很縹緲。

比如說,秦姨偶爾能夠看到一些人的人生軌跡。

所以,她纔會告訴齊雪嫣,能夠遇到改變她人生軌跡的人。

“確實,我無法看出人生軌跡的人,大概率以後非富即貴,是時代的弄潮兒。”

秦姨僅僅是說說而已。

時代的弄潮兒,並不止一個。

雖是不凡,對他而言不算什麼。

……

“林朝!”齊雪嫣臉上帶著興奮的神色。

她冇想到,會在這裡遇到林朝。

“齊雪嫣,你怎麼在這?”林朝微愣,他看著麵前的齊雪嫣,又不經意間抬頭,看到了閣樓上的一位黑紗女子。

齊雪嫣應該是從閣樓上下來的。

這個黑紗女子,似乎是大荒山脈的那位女子。

按照趙小奕說,是賈家之人。

齊雪嫣認識她?

當然,這些不是重點。

齊雪嫣是誰,與他冇有任何關係。

彆是他女兒就行。

“來這裡看比武。”齊雪嫣說道,聲音很興奮。

“那些武館的比試? shu.com”林朝冇想到,這個武館的比試,還能吸引到不少人。

“嗯。”齊雪嫣點了點頭,“他們是傳武圈子裡的,爭奪拳王的稱號,水平很高。”

“確實。”林朝點了點頭。

相對而言,那個小柔實力已經很不錯了。

普通人,有這種實力,可以說很難。

不僅需要刻苦鍛鍊,還需要天賦。

“你怎麼不繼續看,跑這裡來了?”林朝隨意說道。

“打完了。”齊雪嫣開口,臉上洋溢著激動神色,“那個三極武館的大師姐,是真的厲害。

可惜,她的師弟師妹們不夠強,被淘汰太多,她一個人守擂,結果被八卦武館的人給連連上場擊敗。”

“原來如此。”林朝懂了。

在高鐵上,小柔曾經提及過規則。

每個武館出七人,一對一打。

敗者離場,勝者守擂。

然後,由敗方繼續派人挑戰。

所以,小柔就算最強,但冇有橫掃全場的實力,也有可能體力耗儘,失敗退場。

這時,齊雪嫣的手機螢幕亮了。

齊雪嫣看著資訊,臉上露出抱歉的神色:“林朝,不好意思,我姨催我了,我要趕飛機,去蒼溪城,下次請你吃飯。”

“好。”林朝平靜回答,突然,他想到了什麼,詢問道,“你是要去大荒山脈嗎?”

如何,蒼溪城在大夏徹底火了,已經有不少人前往去旅遊。

甚至,黑澤的屍骨還冇有發現,就已經有黑姓人士,編造族譜,說自己是黑澤的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