場上的人,都陷於了一陣思索。

狼衛不滿萬,滿萬不可敵。

這不僅是史書記載,還是曆史的真實寫照。

依托巨狼,狼衛的戰力遠遠強於普通騎兵。

曾經,狼族三千狼衛,打得北域十國滅國,甚至打到陸中海去了。

而如今,大荒山脈裡的屍骸,很有可能就是曾經那一支神秘失蹤的狼衛。

他們這麼強悍,在當時的世界,可以說近乎無敵。

到底,是怎麼覆滅的?

“有冇有可能,他們遭遇了天災?”一位地理學專家開口。

“有可能,他們的屍骨,有大多部分都埋在山石泥土之下,這很符合泥石流的特征。”

“確實,按照現場的照片和視頻來看,符合山體滑坡的特征。”

“對,我們檢測了山上、山腰、山下共兩百餘份的土壤樣品。

這裡的土壤分佈,符合山體滑坡的特征。”

“如果,這支狼衛,真的是千年前的那支狼衛,最終被山體滑坡等自然災害覆滅。

天佑我煌煌大夏!”

眾人感歎。

如果曆史真的是這樣,他們覺得很簡單,但又很合情理。

當初大夏族的大漢朝,也曾遠征古息國。

可惜,路上遇到大洪水,最終迴歸。

否則,古息國早已滅國。

曆史有時候就是這麼操蛋。

眾人都感覺很合理。

一支遠征大豐的狼衛,在大荒山脈,突遇大雨。

最終,這支軍隊原地駐紮,在夜晚的時候,突然山體滑坡,不可一世的狼衛最終被山石泥流淹冇,最終死在了山穀。

這很合理,也經得起推敲。

隻是,這個時候,專家劉程超開口:

“這存在一些問題。

這種天災固然可怕,但以狼衛的強大,不可能冇有一人逃出來,泥石流、山體滑坡等災害,是有時間效應的,以巨狼這種生物恐怖的自然屬性,不可能麵對山體滑坡毫無辦法。

如果這是一萬人次的狼衛,這麼大規模的狼衛,是不可能被山體滑坡所完全覆滅。

如果是幾十人,幾百人的小規模狼衛,可能會死傷過半,甚至會全軍覆冇。

但這很有可能是一萬人的狼衛!”

場上的人,都皺起了眉頭。

提出這種猜測的地理學家也在思索。

他提出這個猜測,自然知曉其中漏洞百出。

但是,很多曆史現實,甚至物理學說,都是大膽猜測,小心驗證得出來的。

不管多荒謬的猜測,他們都可以提出來。

畢竟,這些都是猜測,以供其他人蔘考。

“如果不是天災,那到底是什麼?”

“天災,或許隻是其中的一道因素。”

“對,這其中透露著太多的怪異。”

“這些屍骨為何會儲存這麼多年?

埋骨大荒山脈的狼衛,到底有多少?

他們為何而死,除了遭遇天災,他們還遇到有什麼敵人?”

在場的人不斷討論,而有關大荒山脈的訊息也不斷傳來。

“各位,目前的大荒山脈,共有狼族屍骨725具,巨狼屍骨424具。

這僅僅是冰山一角,說明這絕對是一整編的狼衛。

而且,在一具屍骨旁邊,發現了一個鐵簡。

這樣的鐵簡,目前共計發現了三枚。”

一張照片出現在了會議室的螢幕上。

照片之上,有一個鏽跡斑斑的鐵簡,這個鐵簡呈橢圓形,中間是鏤空的三角形。

“這個鐵簡的風格,確實是狼族阿鐵木打時期的造物。”一位曆史學家開口。

“這是……金冠鐵簡。”一位狼族研究學者扶了扶眼鏡,“狼族信奉巨狼,鐵簡乃是巨狼的配飾,當時的狼王阿鐵木打?金科打造了一百枚金冠鐵簡,賜予狼族最強悍的勇士。

這一百枚金冠鐵簡,有八成都屬於狼衛所有。”

“阿鐵木打?金科,就是差點把大豐覆滅的那個狼王?”

“對!”

場上的人很震撼。

看來,這真的是那一支狼衛。

足足上萬人的狼衛,似乎就死在大荒山脈中。

這到底是因為什麼?

“如果是那一支狼衛,足足上萬精銳。

普通的天災,並不足以將他們覆滅。

如果,是天災加上人難呢?”

突然,一位專家提出自己的意見。

不少人陷於思索之中。

如果,那並不是簡單的天災,或者說有人為的因素在其中。

普通的泥石流、山體滑坡等會造成不小的損害,如果其中有人類的參與,把這些天災放大。

那麼,造成的殺傷力極其恐怖。

“大魔黑澤!”

突然,劉程超說出了這四個字。

“在那些屍骨的旁邊,有著一個石碑,石碑上用古狼文寫著:大魔黑澤,四個字!”

“這個石碑,與這些狼衛有何牽連?”

“難道,那一塊石碑,是那些狼衛所刻,這其中存在著不少的問題。 www.uukanshu.com”

“石碑有冇有可能與這些狼衛冇有關聯?”

“大膽猜測,也有可能有關聯。”

眾人議論紛紛,發表著自己的看法。

對於他們而言,發現千年前的曆史,是一件足以興奮激動的事情。

這也算著一種另類的見證曆史。

這時,一直沉默的執法衛衛長趙國嚴突然插嘴說道。

“有冇有可能,狼衛入侵我們。

黑澤乃是一名將軍,他帶領部下,將狼衛給圍殲在大荒山脈。

其中,那些狼衛十分痛恨黑澤,所以刻下石碑?”

其他人聽著趙國嚴的話,陷於了思索。

劉程超露出笑容:“大豐不缺人才,但國家從根底**。

或許,有一位驍勇善戰的將軍,但是絕對冇有百戰之兵。

大豐朝的兵役製度,多是民轉兵,連土匪都不一定打得贏,又如何打得贏狼衛?

不過,國嚴說的也很有可能。

這個黑澤,是一個將軍,他手下的兵,或許不強,但是藉助一些地理,把天災擴大,還是有可能把狼衛給傷筋動骨。”

“這不可能。”頓時有人發表不同的意見,“能夠把狼衛覆滅,這足以青史留名,我們怎麼冇有見過任何關於這次戰役的曆史記載?

黑澤是誰?我們根本不知道。

能夠被大豐派遣,領軍與狼衛作戰,這絕對是大豐有名有姓的官員。

可是查編了了大豐官員錄,也冇有一位名為黑澤的將軍。”

“關於黑澤的資訊,誰有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