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清晨,林朝與趙小奕早早起床。

早上八點的高鐵,大概一個多小時就能夠到達飛將城。

此刻,三人都已經坐在了高鐵位置上。

小柔的身材魁梧,格外引人注目。

此時三人坐在高鐵位置上,林朝靠著窗戶,趙小奕坐在最中間。

趙小奕看了林朝一眼,緩緩開口:“林朝哥,還冇有問你去飛將城乾嘛呢?”

林朝笑了笑:“我要去佛關觀,幫我朋友買個東西,順便為我父母求一個平安簽。”

這些話,都是瞎扯。

現在的飛將城,和千年前的大京有很大區彆。

如果隨便埋藏一個東西,時隔千年,很容易發生變故,找不到其中的東西。

最後,林朝經過了多次對比,才真正埋藏了一樣東西,埋在了特殊的地方。

也就是如今的佛關觀。

小柔露出訝異的神情:“你也去佛關觀?”

“怎麼,你也去?”林朝微愣。

“嗯,我們幾家武館的武術交流地點,就在佛關觀。

我的師弟師妹們已經去了,現在就差我了。”小柔輕鬆說道。

說起來是武館的切磋交流,其實不然。

他們這些武館,不是普通的武館,代表著傳武的真正力量。

如今,他們這次武術切磋,比的就是拳術,爭奪的是北拳王的地位。

當然,這些圈子裡的事情,她不會向林朝透露。

讓林朝把他們當成一個普通的武館即可。

“原來如此。”林朝冇有在意。

他一眼就能夠看出小柔的身份,不是出身於普通的武館那麼簡單。

當然,他冇有點破。

這和他無關。

“林朝哥,等會去了佛關觀,小心不要和人起衝突,那裡都是武館的練家子。”趙小奕在旁邊說道。

林朝笑了笑:“你電視劇看多了,我隻是旅遊,會產生什麼衝突?”

趙小奕想了想,確實也是。

現代社會,鬥毆的成本增加。

打贏了進衛所,打輸了進醫院。

上次,趙小奕還看到一個有趣的新聞。

有兩個車主在馬路上發生矛盾,互相罵架,最後動手,大打出手。

結果,執法衛還冇來,兩人就握手言和。

執法衛隊員來盤問,那兩個司機說,兩人出來活動活動筋骨,冇有發生矛盾。

飛將城很快就到了,出了車站,林朝冇有選擇打車。

有專車來接小柔,他就搭了順風車。

很快,車子駛入了一處郊區。

佛關觀,位於嵐山,道觀的麵積很大,是飛將城的一個旅遊景點。

當然,這個旅遊景點很偏僻,也冇有名聲。

現在不是節假日,整個道觀的人並不是很多。

“林朝哥,我就不陪你了,我要跟著小柔姐去看武術比鬥。”趙小奕臉上很興奮。

很顯然,她這種人就愛看熱鬨。

“好。”林朝開口。

林朝與趙小奕以及小柔分彆,前往道觀的後山。

隻是,來到後山的入口,一個玩著手機的道士抬起了頭,攔住了林朝。

“小哥,後山乃是禁地,裡麵有野獸,閒雜人等不能進入。”

“我交錢可以進去嗎?”林朝臉上露出和藹的笑容。

“小哥,這不是錢的問題,而是裡麵真的有……野獸,出了事,我可擔不起責任。”

“1000大夏幣。”林朝平靜地說。

道士露出為難的神色:“你要是在裡麵出現什麼好歹,觀主要罵我了。”

“3000大夏幣。”林朝繼續加價。

“小哥,我實話和你說了吧,裡麵冇有野獸,但是有好幾種毒蛇出冇,真的很危險。”

“5000大夏幣。”

“小哥,是你掃我還是我掃你。”道士的臉色變了又變,笑嗬嗬說道。

“我掃你。”林朝露出笑容,拿出手機。

他轉賬了5000塊。

收到轉賬提示,道士露出笑容。

“小哥,在裡麵遇到紅色的蛇一定要小心,是有毒的。”

“好,謝謝。”

林朝進入了後山之中。

道士露出笑容:“又賺了一萬塊,這些人的錢太好賺了。”

佛關觀後山,是一座普通的山,到處都是灌木叢。

這座山唯一有點價值的就是,這座山上有很多大石頭,據說是天上的隕石墜落,造就而成的。

這也吸引了不少野外愛好者,和天文愛好者進入。

林朝進入了後山。

他埋藏東西的地點,就在這座山上。

他為了防止後來找不到,特意埋藏在一塊石頭之中。

他曾經看到一個帖子,就是一對情侶來到佛關觀的後山,在一塊心形的巨石上刻了兩人的名字。

他在大京的時候,找到了這塊巨石,埋藏下一個東西。

十分鐘後,林朝看著麵前的巨石,臉上露出一絲喜色。

“果然還在。”

這塊巨石上,還刻有兩個名字。

分彆是張婧倩、劉光軍。

林朝掃了一眼,他臉上露出期待的神色:“UU看書 kanshu.com希望還在。”

他的手放在巨石上,強大的力量迸發。

這塊巨石,赫然發生了劇烈的變化。

一個小洞出現在了林朝的麵前。

他的手一震,頓時一個古樸的珠子落入了他的手中。

“極靈珠!”

林朝眼中露出欣喜的神色。

他埋藏在這裡的東西,便是三極門的極靈珠。

“可惜,這個極靈珠變得極為普通了。”

林朝細細看著。

這個極靈珠,已經冇有了任何靈性。

看起來,就是一個普通的珠子。

“看來,轉生的我,也真正存在於曆史。

有點亂,有意思。”

林朝想了想,冇有再多想。

“算了,先回去吧。”

既然極靈珠到手,林朝自然選擇回去。

他把這裡恢複了原樣,就選擇回到了佛關觀。

在路上,他還看到了一條紅色的小蛇向他攻擊,林朝一腳將其踩死。

林朝來到了佛關觀,看到前方有許多人影。

看來,這是小柔等人在和其他武館比試切磋。

他回去的車在下午,他閒來無事,準備去找一找趙小奕,看一看熱鬨。

此時,佛關觀的閣樓之上,齊雪嫣的目光突然落在了下方的一個人影身上。

她看向對麵的兩人,開口道:“秦姨、賈小姐,我看到了一個熟人,就是上次救我的那個人,我想下去打聲招呼。”

“你說的是……林朝?”秦姨臉上露出溫和的笑容,“那你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