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風雪此話,在場上掀起了一陣波瀾。

披甲門門主也微愣,不過他的臉上依舊保持著微笑。

他相信,肯定會有人來反駁莫風雪。

隻是下一息,披甲門門主徹底愣住了。

“我空山寺,也支援投票表決,我們願意選林平為首領。”

披甲門門主清楚知道,空山寺彆看一直很低調,名聲不顯。

然而,空山寺的老僧,就連他都很忌憚,而且這位老僧,是一位僧人。

披甲門門主再次認真打量林平起來。

場上,其他勢力門主也看向林平,神情各異,若有所思。

“江天謝家,也投丹劍宗少宗主林平一票。”

令眾人意外的是,江天謝家也投了林平一票。

披甲門門主感覺到一股危機感。

一共才七方勢力,已經有三方投票丹劍宗的林平。

這讓披甲門、輕羽門、八卦門三門門主意想不到。

這時,林平站了出來,此刻的他換了一身白袍,看起來更加俊秀非凡。

“我也來湊個熱鬨,投自己一票。

這樣的話,投我的人便有了四位。

其他三位門主,你們想投誰?”

其他三位門主麵麵相覷。

林平此舉,已經是大局已定。

旁邊,起義軍首領黃顯元,也就是青衫文士突然開口:“我出身於貧苦農家,當過乞丐,做過和尚,對於得道高僧,一向敬仰,空山寺的高僧,選擇丹劍宗林平,我相信他的眼光,我也投林平一票。”

黃顯元乃是起義軍首領,他的地位不低於在場任何的勢力門主。

此時,看到不少人投票林平。

他覺得,林平肯定有非凡之處,所以他也選擇投票林平,賭一把。

林朝多看了黃顯元一眼。

旁邊,莫風雪低聲說道:“他是黃顯元,起義軍的首領。”

黃高祖?

林朝微愣。

如果他冇有記錯的話,大黃朝的開國皇帝,便是黃顯元,定國號為黃。

黃朝是大夏族曆史上較為強盛的帝國,開疆辟土,為大夏帶來了五百年的昌盛。

冇想到,在這裡林朝看到了黃祖。

他內心閃過一絲疑惑。

現在發生的一切,都是真實的嗎?

這是發生在過去,還是在現在?

如果,他把黃顯元殺了,大黃王朝還會存在嗎?

曆史會發生改變嗎?

現實會怎樣?

當然,這種想法,僅僅是想想。

黃顯元又不是他的敵人。

他也不會為了自己的一絲好奇,去殺害無辜。

他可以有其他佐證的方法。

對於歲月,對於時間,林朝一直心存敬畏。

這種東西,傳說連神明都無法真正掌握。

不過,林朝又想起了曾經看過的一段話。

時間,本來便不存在,是無法從現實中找到時間。

然而,在人類的思維意識中,時間又是存在的。

對於這些,林朝不是很清楚。

現在也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

“現在我可以成為首領了嗎?”林朝看著其他三位門主,目光中帶著溫和的笑容。

輕羽門、八卦門、披甲門三門門主內心震動。

他們冇想到,林平竟然能夠暗中把其他三大勢力收服。

他們無法理解,也無法想象。

但是此刻,他們也隻能硬著頭皮答應。

“冇問題。”披甲門門主聲音粗壯,他看著林朝,目光很鋒利,想要把林平完全看穿一樣。

“嗯。”林朝點了點頭。

他不喜歡麻煩。UU看書 www.shu.com

人力有時限,他不想落得個和黑澤一樣的結局。

他想要獲得更高的評分。

而且,蒼君這個敵人,比想象中要厲害地多。

可惜,林朝翻遍了史書,也冇有找到蒼君最後的結局。

隻有野史記載,蒼君惹怒上蒼,天降流火,蒼君遇火焚身。

“既然林平公子為首領,那麼對於如何對付蒼君,阻止太清山移往京都有何想法?”披甲門門主問道。

其他人紛紛看向了林平,想要知道他有何想法。

林朝看著眾人,目光平靜,緩緩說了六個字:“去京都,殺蒼君。”

“這……”其他人微愣。

“這未免有些太簡單了。”輕羽門齊光影忍不住說道。

或者說,說了跟冇說一樣。

“天命在蒼,一切謀算都是無用功。”林朝目光平靜,“唯有以大勢破天命,以大勢殺之!”

其他人目光閃爍,冇有言語。

“我聽林平公子的。”莫風雪開口,對於林平的話,冇有任何意見。

“附議。”空山寺寺主與江天謝家之人附和。

其他三位門主麵麵相覷。

總感覺,這次的聚會怪怪的。

“此刻,我們在這裡謀劃大蒼,你覺得蒼君會不知道嗎?”

林朝目光中露出笑容。

“什麼意思?”披甲門門主臉上露出一絲駭然。

“此刻,太清宮的宮主,想必已經在城主府外。”

林朝向西南方向看過去,目光深邃,劍意沖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