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京。

細雨霏霏。

城主府高牆圍起,森嚴而不可犯。

此刻的城主府中,聚集著不少來自四海八方的俠客,以及異士。

此時,高牆之內,隱隱約約傳來了呼嘯聲。

“蒼君無道,開太清河,搬太清山,苦死數十萬民夫,此舉可謂天怒人怨。”

“蒼君,不配為中原之主!”

這時,青衫文士站了出來,看著前方的一些異士,臉上露出慷慨激昂之色。

“各位異士,可有方案刺殺蒼君,蒼君一死,大蒼定滅!”

聽到這,在場的異士臉色紛紛微變。

八卦門的門主是一位矮個頭老者,身上穿著短打,眼神如鷹一般犀利。

這與八卦門追求的陰陽共濟,道法自然有些衝突。

他緩緩開口,聲音帶著一絲惋惜:“蒼君,不是那麼好殺的。

否則,趙勝也不會敗的那麼慘。”

提及趙勝,青衫文士臉色微變。

他自然知曉,趙勝是起義軍中勢力最強大的,甚至得到了十二大勢力中龍號洞的鼎力支援。

可惜,即便如此,趙勝也是敗了。

而且,敗地很滑稽,被隕石墜落軍營,直接團滅了。

龍號洞,則幾乎所有異士被殺,其他人投靠了太清宮。

“如果蒼君不死,吾輩將永無翻身之地,黎民百姓將陷於萬劫不複之地。”青衫文士開口,聲音中帶著一絲為民請命的意味。

“唉。”

其他異士歎息。

他們此次前來,就是為了討論對付蒼君之事。

一旦太清山成功搬運到太清宮,那麼氣運聚集,他們真的冇有絲毫勝利的打算。

“此事暫且放下,等三極門與丹劍宗的人來了,我們先選出首領,再決定對付蒼君。”

一位魁梧男子開口,他聲音粗壯,裸露的手臂、大腿、胸膛上都是黑色的毛髮,宛如毛熊一般。

他乃是披甲門的門主,一身橫煉五馬不可其屍。

“確實,等先確定了首領,再繼續討論。”輕羽門門主齊光影開口。

輕羽門,也是十二大勢力之一。

這一門的異器乃是一根羽毛,這根羽毛賦予了這個家族無與倫比的輕功,就連血脈也都發生了變異。

齊家的子嗣,天生輕盈。

或許,從高樓之下跳下去,也會絲毫無損。

“聽說,這次丹劍宗來的是一個毛頭小子?”披甲門門主摸著自己的下巴。

他對這個七大勢力聯合很熱衷,他想的是當首領。

而他的實力,在這七大勢力中,確實當之無愧最強。

“是一個天才。”齊光影開口,“聽說,他已經有資格讓道劍認主。”

“嘿嘿。”披甲門門主嘿嘿發笑,“異器認主,不過是一個笑話罷了。”

越是瞭解異器,披甲門門主越明白,這個東西是福,也是禍根。

認主,都是假的。

這些異器中強大的精神力,根本冇有人能夠抵擋。

蒼君能夠讓蒼龍石認主,也不是表麵上看上去那麼簡單。

當然,這些訊息,僅僅他一個人知道,其他人根本不知道。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傳來。

“丹劍宗少宗主林平,三極門門主莫風雪到。”

隨著這一道聲音,一個挺拔的男子進入了院落裡。UU看書 www.kanshu.com

在他身後,微微落後半步的地方,莫風雪臉色冷靜,跟在林平身旁。

這個細節,意味著莫風雪以林平為首。

在場的人,幾乎都是一方勢力的老大,都是人精,自然看到這個細節。

他們對林平的評價,再次提升了一截。

“如今,丹劍宗與三極門的林平與莫風雪門主已經到了,我們七家算是齊了。”披甲門門主開口。

在這裡,目前彙聚著丹劍宗、三極門、披甲門、輕羽門、八卦門、空山寺、江天謝家七大勢力。

這七大勢力,是完全與蒼君對抗的。

其他四大勢力,距離京都很近,都不得不效力蒼君。

披甲門門主繼續說道:“蒼君無道,我們齊聚一堂,為的便是尋求對付蒼君的方法。

在這之前,我們要選出一個首領,這樣才能成事!”

披甲門門主看著眾人,眼中的野心絲毫不掩飾:“我們是以武力定首領,還是諸位一起投票?”

披甲門門主臉上露出自信的神色。

論武力,他乃是場上最強。

他最忌憚的,乃是丹劍宗的林棱。

林棱冇來,他便冇有後顧之憂。

至於投票,這個僅僅說說而已。

在場的七大勢力的首領,外加起義軍首領黃顯,哪一個是甘居人後的?

所以,定然是通過以武力來決定勝負。

隻是,就在這時,莫風雪站了出來。

“比試武力太麻煩了,還難免會受傷,我選擇投丹劍宗少宗主林平一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