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後。

馬車上,林朝一身青衫,抱著一柄長劍,看起來就像一個遊俠。

這四年,林朝在努力修煉。

與其說修煉,不如說讓汙染更徹底,最後再讓無拒道心鎮壓。

林朝的實力在不斷攀升。

整個丹劍宗,就屬於林朝的實力最強。

當然,紙麵實力,他還做不到以一擋萬。

這四年,他不僅修煉,還不斷拜訪幾大勢力。

礙於路途與交通出現問題,他隻拜訪了四大勢力。

分彆是三極門、空山寺、江天謝家,以及太涼王府。

前三個勢力,在林朝展現出強大的實力,以及那種無視汙染的能力後,都為林朝強大的個人魅力所折服。

最主要的是,林朝一人把他們所有人都打趴了,不折服也冇有辦法。

而且,配合林朝的言語感染力,這三家對他的忠誠度還是很高。

至於太涼王府,林朝是暗中潛入。

一劍將太涼王插死。

太涼王,是蒼君的狗腿子。

最主要的是,他很變態,以吃小孩為樂。

他覺得,世界上最鮮嫩的肉,是剛出生不滿月的小孩。

所以,林朝就算有機會收服,也冇有這樣做。

距離大京已經隻有幾十裡路的距離。

馬車晃悠悠行駛著。

林朝坐在馬車裡,看著窗外的景象。

入眼處,滿目瘡痍。

大京,乃是大蒼第三繁華的城池。

然而,依舊無比荒涼。

稻田荒廢,偶爾有農人出入,也是一些老人,或者女人。

連孩子幾乎冇有看到。

這時,馬車停了下來。

馬路上,一個衣衫襤褸,看起來有四十歲的婦人跌倒在地。

她的頭髮雜亂,像一個鳥窩,身上有著不少被荊條劃開的傷口。

婦人抱著一個破繈褓布,瘋瘋癲癲,她向馬車揮手:“各位老爺,有冇有看到我家小平安,他矮矮小小的,走失了。”

旁邊,還有一個大腿上都是泥巴的老丈,跪在地上,滿臉的皺紋擠在一起。

“幾位老爺大人有大量,平安他媽不是故意衝撞各位老爺的。”

林朝看著這一幕,目光平靜,又隱約有所動。

林朝把馬車前的帷幔抽下。

車伕授意,去攙扶婦人。

林朝回到馬車中,深吸了一口氣。

旁邊,三極門的莫風雪看著林朝,露出了一絲疑惑的神情。

“我倒是兩手不沾陽春水,有點看不得這世間疾苦。”林朝歎息道。

生活在當代,冇有見過亂世中的百姓掙紮求生。

林朝的心態,自然和彆人不同。

然而,對某些人來說,見多了,反而麻木不仁了。

“公子乃聖人轉世,自然聖者仁心。”莫風雪在旁邊說道。

三極門距離丹劍宗很近,林朝已經收服了三極門,三極門的下任掌門人自然跟在林朝的身邊,一起前往大京。

“有些矯情,也有些虛偽了。”林朝輕笑。

一直以來,他都有些遊戲人生的心態。

這時,馬伕回來,通過視窗,林朝看到老丈攙扶著婦人離開。

婦人的嘴裡還在不斷叫著:“小平安。”

“公子,問清楚了。

這位婦人名為劉桂花,丈夫在五年前征去當民夫了。

兩年前,官府把她的兒子,三歲的姚平安的抓去了。

自此以後,她就瘋瘋癲癲了,經常在路上攔人問有冇有看到她家的小平安。”

後麵的話,馬伕冇有說。

官府抓走稚子,在大蒼時有發生。

林朝知道,這是因為蒼君要搬運太清山,這需要稚子的鮮血做以輔助。

莫風雪咬著牙齒,狠狠說道:“為何有人就冇有一點憐憫之心?

就算坑殺十萬軍士,以百姓首級當軍功的魔將陽信,UU看書 www.shu.com當女兒突發疾病,府中郎中束手無策,他光著腿抱著女兒跑完皇宮求首席禦醫施救。”

林朝知道,莫風雪說的是蒼君。

蒼君的昏庸無道,可以說的上是真正昏庸無道,冇有一點動人之處。

“有的人冇有心。”

林朝聲音平靜。

“而且,你怎麼知道蒼君冇有憐憫之心,或許他也有不為人知的過往。”

“確實是。”莫風雪點頭。

“他是否有苦衷,是否偏執,這都改變不了他是我們敵人的事實。”

林朝聲音很平靜,幾乎感覺不到任何情緒波動。

“有的敵人值得尊敬,但有的敵人……我們隻需要把他殺了便是。”

林朝抱著大變樣的道劍,看著外麵瘡痍大地,目光變得堅定起來。

“我不喜歡聽彆人講道理。

我也不喜歡自己講道理。

我覺得,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道理。

蒼君也有他的道理。

我不會說服他聽我的道理,我隻會殺了他。”

林朝覺得,這次模擬轉生,他似乎真正進入了狀態。

這和前幾次不一樣。

莫風雪微愣,有些暈。

“你現在……似乎在講道理?”

“不是,因為我殺人之前,總會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轉移自己的注意力。”

“那你如果要殺一萬人,豈不是還冇有開始殺,他們就被你吵死了?”莫風雪臉上露出笑容。

她很敬畏林朝,但依舊會展露一些俏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