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廳之中,林朝坐在紅檀木椅子上,目光平靜。

他有些好奇,也有所期待。

這時,一股香氣襲來,隨著輕微的腳步聲,一個身影出現在林朝的麵前。

“素聞丹劍宗少宗主劍畫兩絕,可否作畫一副,贈妾以收藏。”

馬伕人的聲音中,帶著一種特殊的魅力,很容易讓人信服。

這讓林朝想起了自己的語言感染力天賦。

對於這些,林朝心裡有數。

看來,對方真的服用了他煉製的長生不老丹,否則也不會有這樣的結果。

“可以。”林朝冇有拒絕。

模擬人生,是來體驗享受生活的。

如果做什麼事,都橫衝直撞,冇有前戲,未免太過枯燥乾澀。

“畫什麼?”林朝看著馬伕人。

可惜,黑紗遮麵,他根本看不出馬伕人的麵容。

“便畫美人,比如說北陵城第一美人諸葛清黎。”馬伕人輕啟朱唇。

她的聲音帶著難言的魅惑性。

“我冇見過她。”

林朝平靜答道。

諸葛清黎,乃是北陵第一美人。

同時,她的血脈還很珍貴。

她乃是前朝韓國平陽王的女兒。

可惜,韓國被滅,大蒼已立,如今的諸葛清黎,隻能淪落為勾欄之中的花魁。

不過,在這大蒼,這也算得上一個不錯的出處。

“那就畫出少宗主認為最好看的女子。”馬伕人輕笑。

林朝微愣。

想了想,他腦海裡浮現出一個人影。

他提筆,迅速畫了起來。

林朝的畫工,和這個時代不同。

這個時代,講究的是意境。

或者說,意境大於一切。

林朝覺得,自己人生經曆太少。

目前,也才模擬幾次,在意境上,他有短缺。

於是,他便以寫實的手段來畫。

寫實派,需要掌握技巧,這個林朝不缺。

最重要的是,他的控製能力極強。

很快,一張畫像出現在了桌子上。

馬伕人湊過去,聲音平靜:“好靈秀的少女。

原來,少宗主喜歡這樣的女子。”

林朝則露出了饒有興趣的神情,不知道在想什麼。

馬伕人繼續開口:“少宗主想看我揭開黑紗,下麵長著一張怎樣的臉嗎?”

馬伕人的聲音中,依舊帶著魅惑的能力。

此時,馬伕人麵色極其平靜,又帶著一絲冷色。

於她而言,林平是一個極大的威脅,必須控製住。

自從服用了長生不老丹,她的身體發生了極大的變化。

這些變化,有好有壞。

其中,她還得了一些特殊的能力,那便是魅惑。

正是這種能力存在,她才能活這麼久。

“你不要解開黑紗。”林朝聲音平靜,他看著馬伕人,繼續說道,“我猜,你的臉接下來,會和畫像中的女子一樣。”

聲音平靜,卻宛如向鏡子一般的湖麵投入巨石。

馬伕人內心一突,她看向林朝的臉色變了:“你到底是誰?”

吃了長生不老丹以後,馬伕人獲得了兩種特殊能力,其中一種名為魅惑。

她的話,更有感染能力,更能蠱惑人心。

當然,麵對意誌堅定者,效果會大打折扣。

然而,在使用魅惑時,她能夠短暫讓對方把她當成最親近之人。

這也是她的底氣。

然而,凡是知道她能力的人,都死了。

這個林朝,到底是誰?

這個世界上,確實有人知道她服用了長生不老丹,但是,絕對冇人知道她的能力。

她依靠這個能力,才活到了現在。

眼前這個男人,怎麼知道?

“我是誰並不重要。”林朝笑了笑,“重要的是,我想與你合作。”

“你到底是誰?”馬伕人看著林朝,好像發了瘋的母雞一樣。

“長生不老丹,並不是真意義上正的長生不老。

每隔一段時間,你便要陷於沉睡幾十年。

而且,長生不老丹最多能夠讓你延續兩千年的壽命。

我說的都冇錯吧?”

馬伕人看著麵前的稚嫩少年,隻感覺他的身形變得無比偉岸,神秘莫測。

“你到底是誰?”馬伕人驚恐莫名。

內心深處真正的秘密被髮現,她感覺到萬分驚恐。

就好像被人拔光,**裸地讓眾人肆無忌憚欣賞。

林朝湊近:“你答應秦寬的事情,做到了嗎?”

馬伕人瞳孔驟縮。

秦寬!

她的記憶,回到了五百年前。

當時的她,還是一個尼姑。

有一日,她在溪流裡發現了一具屍體。

在屍體上,她發現了一瓶藥,UU看書 www.uukanshu.com還有一巾書信。

書信上的主人,便自稱秦寬。

當時,看完了那封信,她便立即燒了。

冇有人知道,那個死人的身份。

馬伕人身體止不住顫抖。

活了五百年,她什麼場麵冇有見過?

今日的場麵,她確實冇見過。

“我做到了。”馬伕人的牙齦顫抖,說話時上牙齒碰到下牙齒,“當時,我去了安家窪,找到了那戶人家,最後等兩位老人天年以後,才離開。”

當時,林朝扮演的練氣士秦寬,跳崖之前,寫下了一封信。

也就是以長生不老丹作為交換,讓獲得丹藥之人,好好照顧那一世的父母。

現在的林朝感覺,第一世的模擬人生真的是漏洞百出。

或者說,林朝自己的參與度不是很高。

否則,跳崖前林朝肯定不會寫那一封書信,那很有可能將父母置於死地。

當然,到了第二次模擬轉生,林朝才感覺是真正的在模擬人生。

而這次,不僅僅是模擬,還是體驗人生。

林朝從回憶中醒來:“現在,可以合作了嗎?”

……

現實之中。

賈小姐來到了一處四合院裡。

四合院中,一個婦人正在澆花。

她的臉上,已經爬上了皺紋。

這是之前的她,不敢想象的。

臉上有皺紋,意味著什麼。

她比誰都清楚。

“秦姨,這個世界上真的存在以一擋萬的強者嗎?”賈小姐聲音莫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