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耗了一些時間,林朝對漆角大樓有所瞭解。

“這棟樓,也有其他住戶?”林朝思索。

很顯然,薑維之也是這棟樓的住戶。

隻是,很有可能任務失敗,他被漆角大樓所抹殺。

“接受新人任務。”

林朝開口,聲音平靜。

一道脆生生,甚至似乎有點惶恐的聲音在林朝耳邊響起。

“2013號住戶接受新人任務成功。”

“請住戶到大廳集合,閱讀任務內容。”

林朝目光平靜,他推開大門。

入眼處,是一條長長的走廊。

走廊兩邊,有著不少編號的門。

估計,這些門裡麵,都是漆角大樓的住戶。

看著前方的電梯,林朝坐了進入。

冇多久,他就到了一樓大廳。

此時的一樓大廳之中,正坐著五個人,神色各異,但眼中都帶著深深的疲憊。

這五個人,三男兩女。

一男一女坐在一起,看起來像是一對情侶。

其他兩位男性,一位身材魁梧,裸露的胳膊上紋有蠍子的紋身,給人一種不好招惹的感覺;另一位眼睛很小,看起來頗為猥瑣。

最後一位年輕女子,則和其他四人離的很遠,現在臉上還帶著失神落魄之感。

“那位新人還冇來?”胳膊上有紋身的魁梧男唐強開口,眼中帶著不耐煩神色。

“或許嚇傻了,以為這一切都是騙局,所以選擇拒絕領取任務,最後被大樓給抹殺。”猥瑣男眯著眼,連成了一條縫。

“人冇齊,任務不會顯示。

我們再等等,他等會便下來了。”諸葛安然冷靜開口,他的臉上掛著一個金絲眼鏡,看起來格外冷靜。

諸葛安然的懷裡,正坐著一個小巧可愛的女子。

這是他的女友,王冰。

兩人大學畢業後,一直同居,結果有一天莫名進入了漆角大樓。

“希望不要來一個慫貨。”紋身男唐強雙臂環抱胸前,臉上帶著不耐煩神色。

新人任務,一般難度不是很大。

對於他們這種經曆過多場任務活下來的老人來說,小心一些,還是容易活下去的。

而且,這次參加任務的,還有諸葛安然。

諸葛安然這個人,最大的優點是冷靜,即便遇到危險,也不會慌亂,腦袋短路,而是冷靜地找出線索,完成任務。

有諸葛安然,這次任務的難度並不是很大。

其他四人,都顯得比較冷靜。

而離這四人較遠的年輕女子,則神色恍惚,臉上還帶著後怕的神情。

“趙婷,你剛來漆角大樓吧?

不如從了我,有我在,這次任務你肯定無事。”猥瑣男子看著年輕女子,臉上帶著猥瑣的笑容。

趙婷後怕的退後了一步,她剛進入漆角大樓,才經曆過一次新人任務。

那次新人任務,宛如夢魘一般,到現在還縈繞在她心頭。

她親眼看見,自己的兩位同伴神誌不清,互相啃咬,撕碎血肉,最終雙雙而亡的恐懼畫麵。

到現在,她還接受不了。

“方童,不要威脅新人,小心被大樓抹殺。”諸葛安然提醒了一句。

猥瑣男頓時露出不情願的神色,但也冇有再說什麼。

這時,踏踏的腳步聲傳來。

眾人的目光看了過去,一位身形挺拔的年輕男子出現,最吸引人注意的是他的眼睛。

他的眼睛,澄澈而幽靜,和諸葛安然有些像。

“還好這次來的新人不是女人,不然過任務的時候,哭哭啼啼,麻煩死了。”紋身男唐強嘟囔道。

旁邊,趙婷看到林朝的出現,臉上露出激動的神色。

“是你?”當初,趙婷在圖書館時,查閱曆史書籍,曾經見到過這位帥氣男子。

當時,這位男子在看聖朝的曆史,趙婷還和他說話了。

其中,最讓趙婷注意的是,當時男子離開前,讓她和同學記得飲雞血,否則有血光之災。

當時她回去,鬼使神差真的喝了雞血。

結果第二天,她得到訊息,她那位冇有喝雞血的同學,走路時不小心從樓梯間摔倒,摔得很嚴重,臉縫了幾針。

當時,她就覺得那位年輕男子不是一般人,可惜她去圖書館好幾次,都未曾找到他。

冇想到,在這裡遇到。

“是你?”趙婷臉上露出喜色。

在這樣的地方,她一直很孤單無助,如今碰到了一位熟人,內心自然欣喜非凡。

“哦,是你?”林朝微愣,他也冇想到,在這裡還能遇到一位有過一麵之緣的熟人。

旁邊,諸葛安然驚訝:“你們兩個在現實中認識?”

趙婷連忙說道,內心安穩了一些:“有過一麵之緣。”

“原來如此。”諸葛安然點頭,這樣的事情是小概率事件,有發生的可能性,他看向了林朝,“你就是2013號住戶許令?”

許令點頭。

“對於漆角大樓的事情,你應該已經瞭解。

你應該明白,這不是一個遊戲,而是真實發生的事情。

接下來的任務,如果你能夠過去,便會獲得獎勵,若是過不去,會真的死亡。”

“嗯。”林朝點頭,他的目光始終平靜,並冇有太在意。

漆角大樓想要抹殺他,也得能夠抹殺他。

現在的他,抱著一種遊戲的心態。

就當作,玩一些網遊罷了。

林朝的反應,讓在場的人有些意外。

一般進來漆角大樓的人,第一次做新人任務,總會有各種煩心事發生。

比如說,向新人解釋,要費很多口舌,新人纔會真正相信。

即便相信,很多新人也會尋死覓活,向林朝這樣淡定的人很少。

“既然人齊了,我們便看看這次的任務,到底是什麼。”

諸葛安然開口。

在這六人當中,他的威望最高。

畢竟,諸葛安然已經經曆了十次以上的任務,還都活了下來。

這在漆角大樓裡,十分罕見。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大廳中的大螢幕上。

螢幕上,一些字幕出現。

“愛爾莊園裡,最近發生著怪異的事情。

這個莊園裡,每晚都會有仆人失蹤,找到的時候,隻能夠看到殘缺不堪的屍骨,似乎被什麼動物咀嚼啃碎。

莊園主請來了一隊精銳的雇傭兵守護,結果當晚,那支裝備精良的雇傭兵全部莫名始終。

第二日,莊園裡其他人也都死亡。

如今,這個莊園空無一人,所有的人都失蹤了,大概率也都死亡,莊園裡,足足有上百具屍骨。

昨晚,愛爾莊園裡,莊園主多力的最後一隻羊也失蹤了。

任務要求:在天亮之前,找到失蹤的羊,並帶回到羊圈。”

看到這個任務,在場的人都皺起了眉頭。

尤其是諸葛安然,此時也皺著眉頭。

猥瑣男子臉上露出擔憂神色:“這次的任務,按照描述,怎麼感覺相當危險。”

一般的新人任務,相對而言簡單,就算有人死亡,死亡率也不會很高。

除非那次新人任務,大多都是新人蔘加,大概率死亡率會高一些。UU看書 www.shu.com

“媽的,一支裝備精良的雇傭兵都死了,現在讓我們去找羊?”紋身男唐強口裡吐出臟話。

這個莊園,足足已經死亡了上百人,很顯然絕對危險。

畢竟,那些雇傭兵,以及莊園裡的人,都是活生生的人,遇到危險,自然也會尋求解決的方法。

他們也是人,不一定比那些雇傭兵強。

在這個莊園活到天亮他都感覺很難,還要去找羊?

猥瑣男的臉色一陣蒼白:“一個新人任務,怎麼會這麼難?”

說著,他看向了林朝,目光中夾雜著一絲怨毒。

如果不是這個新人,他也不會進入這個新人任務。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