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分鐘後,一位穿著拖鞋,拿著蒲扇的中年大叔出現。

他看著林朝,臉上露出喜色:“帥哥,你想要這家店鋪?”

林朝目光平靜。

他想起了黃中乾所說,這家書店的主人,是一位年輕人。

很明顯,不是這位大叔。

“薑先生,這家店不是薑維之在經營嗎,他呢?”林朝問道。

想要找到線索,得去找薑維之。

中年大叔眼中閃過悲痛神色:“薑維之是我外甥,我哥和嫂子去的早,他孤苦伶仃一個人,一個人經營著書店,也冇人照顧,幾月前猝死了。”

得到這個訊息,林朝微愣,同時心中有一絲悲哀。

人類是群居動物。

一個人獨行,若是突然遇到事,冇人照應,去了……也便去了。

大概,這也是很多人年輕時愛自由,負擔不起家庭的重壓,但年紀大了,身體不是很好的時候,就想成家找個伴的原因。

薑維之死了。

這意味著,他的線索中斷了一些。

不過,林朝內心並無太大波動。

他有很大的耐心。

“這個店鋪……多少錢轉讓?”林朝詢問。

先把這個店鋪拿下,再慢慢調查金雲劍法。

這個薑先生,或許也知道多少線索。

“不多,就……十五萬,房產證我都有,合法正規的,衛生已經打掃過。”薑先生很快從剛纔的悲痛中走出來,一副做生意的模樣。

親人即便去世,該生活還是要繼續生活下去。

這是無奈,也是每個人都需要經曆的。

“好。”林朝直接答應。

這不是旺鋪轉讓,這是直接買賣。

他離開臨海市之前,黃中乾給林朝準備了許多身份證明,以及通用的銀行卡,裡麵還有三千萬存款。

林朝冇有拒絕。

夜深。

林朝坐在書店之中,他細細打量。

書店不大,麵積大概有四十多平米。

深處有一個樓梯,是通上第二層的。

第二層並不是書店,而是一個簡單的一室一廳一衛的房子。

房子之中,還有一些破舊的傢俱。

如果不是薑維之在這裡猝死,恐怕這棟房子的價格還會更貴。

打開燈,白色的光將屋子注滿。

林朝看著書架上一排一排的書籍,隨意翻閱著。

這裡的書籍很雜,有故事書,還有地理書,有教輔書,還有一些亂七八糟的彩色小人繪本。

一個小時後,林朝停下了腳步。

“薑文水說,書店裡的書,全部是從王建那裡進的貨。”

今天下午,林朝去見過王建。

王建隻是一個普通的供貨商。

供應的書籍,都是普通的書。

林朝看了王建的供貨書單,也冇有金雲劍法這本秘籍。

他特意問了王建,得到的答案也是否定。

“問題如果不出現在書籍的供貨商上,那麼就出現在薑維之身上。”

很有可能,金雲劍法是薑維之從其他地方得到的。

那麼這個地方,又是哪兒呢?

林朝有種想要把薑維之的墳掀開的衝動,不過想到他已經被火化,就壓住了這種衝動。

林朝來到了二樓,也就是薑維之的房間。

他閉上眼睛,細細感應。

先天之境,使用的乃是先天之力。

先天之力,很特殊,由人體而迸發。

這種力量,也能夠用來尋東西。

冇過多久,林朝睜開了眼睛:“果然,有異樣。”

涉及到金雲劍法,肯定不會是簡單的事情。

林朝走向了臥室,在角落處打開了一個暗格。

格子裡,放著一個小箱子。

箱子打開,一個瓷瓶,兩本書籍出現在了林朝的眼中。

他拿著瓷瓶,打開一看,一股血腥味傳來:“這是……丹藥?”

林朝細細感知了一下,這枚丹藥通體血紅,似乎由不知名生靈的鮮血煉製而成。

“作用是……激發一些潛力?類似興奮劑,打一些激素?”

林朝瞬間判斷出這個丹藥的作用,實在是有點小。

大概能夠讓一位人的氣力短暫提升,實在冇有什麼多大的用處。

“龍行拳法?”林朝把其中的一本書翻開。

書中,赫然是一門拳法的武學。

這門武學,林朝看了一眼,和武國的體係不同,更側重的是煉體。

“奇怪,這個世界怎麼有這些東西,是天外來客的原因嗎?”

林朝依舊知道,天外來客和這個世界已經進行了聯絡。

三年後,天外來客的大部隊,將真正進入這個世界,然後進行資源對換。

有一些天外來客提前進入這個世界,也不例外。

林朝的目光,最後落入了最後的一個筆記本上。

“這是薑維之的日記?”

林朝微愣。

正經人,誰寫日記?

“抱歉,看你日記了,過幾日,我去給你燒點紙,就當作彌補。”

林朝翻開日記本,裡麵的頁數殘缺地厲害。

廖廖幾頁,上麵也寫著殘缺的字跡。

“6月17日,來到這裡已經三天了,我實在受不了。”

“7月18日,王倩死了,就死在我的麵前,我想離開這裡。”

“7月20日,我終於活了下來,老天爺。”

“7月21日,這破獎勵,根本冇有任何用,還不如賣了!”

“7月30日,我又被抽中了。”

看著上麵的字跡,林朝微愣,一股熟悉的感覺傳來。

任務、獎勵、離開、生死、抽中……

“難道……?”

不知為何,這和他前世所知的一些元素有關。

“不會這麼巧吧?”林朝驚異。

他把日記本看完,也冇有找到什麼新的有用的線索。

他坐在臥室裡,閉目養神。

既來之,則安之。

而且,不知為何,現在他看這個房間,感覺這個房間,似乎也存在著一些怪異的地方。

林朝繼續修煉。

如今的他,實力已經堪比偽八階。

距離神明之境,僅有一步之遙。

當然,以他的手段,搏殺神明已然不在話下。

不過,這麼多年修煉,他已經發現了氣血武道的特殊之處。

神明修的是規則,掌握規則,繼而強大己身。

而氣血武道,則修的是己身,不斷強大本體,最終以身吞萬界。

所以,先天之境論實力堪比七階超凡者,但是那種精妙的手段,比如說馭火、降雨、隱身等等,不如修仙與奇源世界的超凡者。

但是戰力上,並不虛,甚至上要更強。

氣血武道強大的是本體,諸法不沾其身的道路。

這讓林朝感覺,和前世神話傳說中的祖巫有些類似。

“不知氣血武道修煉到主神之境,與滅世佛陀相比如何?”

兩者道路,都可到達高深之處。

至於那種更強,恐怕還要看人。

林朝閉著眼睛,繼續修煉。

夜幕慢慢降臨,旺城市陷入了黑暗之中。

突然間,林朝睜開了眼睛。

房間裡的燈,在不斷閃爍。

他能夠感知到,似乎有一層黑霧慢慢將房間籠罩。

“這是……空間轉移?”

林朝感覺到空間轉移的波動。

彷彿,有大能在對他的房子施法,將其拖入了一個特殊的地方。

林朝微眯著眼睛,保持警惕。

一息的時間過去,這種空間轉移之感消失。

林朝放眼看去,他的房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屋子裡的傢俱,全部變成了暫新的。

而他的牆壁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螢幕,螢幕上有著許多小字。

“歡迎新住戶2013號來到漆角大樓。”

“在漆角大樓裡,你將體驗到不一樣的人生經曆,享受驚險與刺激。

完成大樓的任務,活下去,你將會獲得钜額的獎勵。”

“請新住戶為自己命名。”

林朝看著眼前的螢幕,露出訝異神情。

“許令。”

“命名成功。”

“是否接受新人任務?”

“否。”

“無法拒絕,請接受新人任務,否則將開始抹殺。

是否接受新人任務?”

“否。”

“開始……”

嘭!

林朝一拳打在了螢幕上。

頓時,螢幕應聲而碎,一股特殊的波動傳來。

先天之力奔湧,林朝的手一動,頓時,一股強大的特殊能量體被他拘住。

“法則之力?冇有主人?”

林朝抓住這個特殊能量體,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不對,還是有主人的,隻是他主人恐怕醒不來了。”

通過這道法則之力,林朝能夠看出其主人的狀態。

恐怕,和奇源世界的那些神靈投影冇什麼區彆。

林朝拘住這道法則之力。

他與這棟大樓的聯絡,瞬間消失。

“還是連上吧。”林朝笑了笑,強行把法則之力抓住,硬生生將它與大樓聯絡起來。

“也就是說,已經有神明把目光投放在這個世界?”

“這個世界,有什麼值得神靈注意的呢?”

林朝思索。

畢竟,在他看來,這個世界很普通,隻是一個小千世界,連靈氣都未復甦。

對於神明來說,這個世界冇有太大作用。

當然,對於那些低階修仙者來說,或許有些資源有用。

那些有修仙天賦的凡人,對他們而言也是資源,也是勞動力。

“金雲劍法是從漆角大樓得到的? www.kanshu.com

這個漆角與武國有什麼關係?”

“可惜,現在的我不能離開這個世界。

這棟樓的本體,似乎也不在這個世界。

否則……”

否則的話,他一定要去找漆角談一談。

“先看一看這個漆角,為何將目光投放在這個世界。”

------題外話------

感謝【】的兩千賞;感謝【幻事人生】的千賞;感謝【波爾3】【平尹】【唯一ing】【書友20190421121521848】【書友20220222111147149】【[冥]】【宇宙帝王攻】【橋下春波】【mos—】的打賞,謝謝大家!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