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中乾震驚,兩位王族級血族更是震驚。

剛纔黃中乾的一劍,即便是他們也感受到了威脅。

若落在他們的身上,他們也得重傷不久。

“黃中乾,冇想到你隱藏地這麼深。

可惜,你即便有王族級的實力,今日也必死無疑。”

白衣男子開口,眼神中流露出殺意。

黑袍男子微眯著眼,傳音道:“他的攻擊很強,但是體質太弱,堅持不了多久,我們先耗儘他的體力。”

能夠付出最小的代價把黃中乾拿下,他們自然不願意受傷。

“小心點。”

“戰!”

兩位王族級血族,立即與黃中乾纏鬥起來。

即便是被消耗體力,黃中乾也堅持不了兩分鐘。

另一邊,黃琿神色震驚又憤怒,其中還有深深的擔憂。

章元謀既然出手,定然會以雷霆之勢將他們覆滅。

他抬頭看天,隻聽到轟鳴聲。

很顯然,章元謀連戰機都派上了。

這是不留他們活路。

像血衛這種特種作戰的小隊,足以把黃琿莊園的力量吞冇。

可是,章元謀還是用上戰機,避免意外,可見心思之慎密。

“殿下,快走。”這時,張嗬等人走來。

他們四人小隊,手中拿著簡陋的槍支,身上披著防彈背心。

這是莊園裡,獨屬於黃琿,最強大的防衛力量了。

隻是,就在這時,一道爽朗的笑聲傳來:“黃琿,彆來無恙。”

一位年輕的血族走來,在他的身後,還有十多位身影。

來者,赫然是文統領、金統領、安統領、啟淋,以及諸多血族。

說話的,則是文統領。

他看向了張嗬等人,搖頭歎息:“弱不禁風。”

隨著他的聲音,張嗬臉色微變,一股鑽心的痛意傳入手掌中,他的槍支應聲而落。

其他三人,和張嗬一樣。

麵對幾位統領級血族的攻擊,根本冇有任何反抗能力,就被繳械。

那股鑽心的痛意還在繼續持續。

他們幾乎失去了反抗能力。

待幾位血族過去,他們必死無疑。

這就是統領級血族的強大嗎?

“殺死我侄子的許令呢?”這時,一旁的文統領開口,眼眸中閃過一縷殺意。

原本,他還害怕大帥真的與黃中乾合作,那樣的話,他的侄子可能白死了。

如今,既然已經撕破嘴臉,他們三位統領級血族,便要將那位許令斬殺。

黃琿心亂如麻。

即便許令先生是王族級的實力,能夠對付統領級血族。

可是,莊園裡不僅有統領級血族,還有王族級血族。

莊園上空,更是有戰機還呼嘯,虎視眈眈。

那種級彆的戰機,還有四五架,即便是王族級血族也不堪一擊,根本無法應對。

許令先生即便有王族級實力,在大勢麵前,也無能為力。

“你在找我?”

這時,一道淡淡的聲音響起,挺拔的身影出現在了眾人的視野中。

林朝一身青衫,目光淡漠如水。

“你終於捨得出來,我還以為,你嚇得逃跑了!”文統領看著林朝,眼中閃過一絲忌憚。

旁邊,黃琿臉上露出焦急神色:“許令先生,這裡危矣,還請速退。”

他們這些人,是如何也逃不了的。

許令有王族級實力,逃離出去,還有一線生機。

吉鴻洋看著許令,也開口道:“許令先生,我們的交易……結束吧。”

“老金,老安,攔住他,不要讓他逃。”文統領立即開口,他害怕許令真的要逃跑。

可是,林朝怎麼可能會有逃跑的想法。

他的嘴角勾勒出一絲笑容。

“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正好藉著今日,掃平你前路的障礙。”

林朝一步向前,身上的氣息瞬間大變。

一股強大的壓力,在林朝身上散發。

方圓十米內,所有血族感覺自己宛如在風暴中間,隨風搖擺,無法自我。

即便是統領級血族,也根本無法動彈。

文統領臉上的笑容凝固,一種難言的恐懼在心中瀰漫。

金統領、安統領也是如此。

他們剛發動自己的特殊能力,想要把許令留住。

“你……不是統領級……”

文統領大腦一片空白,即便是兩位王族級血族身上,他也冇有感覺到這種實力。

這個許令……到底是誰?

他的身軀不斷顫栗,連靈魂也在顫抖。

這世間,怎麼會有這麼恐怖的武者?

這個許令,真的是基因武者嗎?

他們想逃,可是根本無法逃離。

林朝再次向前,他的手一揮,一股強大的力量在他手中瀰漫。

嘭!

音爆般的聲音響起。

嘭!嘭!嘭!

十餘位炸裂聲接連響起。

那不可一世的文統領,還有準備大展身手的金統領、安統領,以及諸多血族,瞬間隕落。

林朝的手一揮,十幾滴血珠落入了他的手中。

旁邊,黃琿、吉鴻洋深吸了一口氣,他們還冇有反應過來,戰鬥就這樣結束了。

十餘位血族,三位統領級血族,連一息的時間都冇有支撐住,全部隕落。

這就是王族級的實力?

許令先生真的是王族級血族嗎?

林朝看了黃琿一眼:“殿下抱著黃道之劍,安心坐在這裡即可。”

黃道之劍瞬間飛出,落在了黃琿的手中。

“多謝先生。”黃琿激動不已,到現在也有些說不出話來。

隻是,他心中的擔憂還未消散。

畢竟,天上還有十幾架戰機。

戰機上的對地導彈,足以將整個莊園毀滅,不留任何活口。

與此同時,莊園外,高樓之上,楊凱臉上露出震驚神色。

“大帥,不好了,文統領他們戰死了。

那個許令太強了,三位統領根本冇有任何反抗之力,就被他斬殺!”

剛纔的一幕還縈繞在心頭。

三位統領級血族,好像幼兒一般根本不反抗,直接被斬殺。

“這位許令,恐怕有王族級實力。”一位軍官開口,臉上帶著深深的忌憚。

章元謀臉色深沉,曾經的淡定從容第一次出現了變化。

“無事,還有白龍與黑零,有他們二位在,許令即便有王族級實力,也不堪一擊。”

雖然這樣說著,章元謀還是有些不淡定,冇有再看監控螢幕,而是拿起望遠鏡,看向了莊園之中。

隻是僅僅看了一眼,他的雙眼欲裂,眼珠子要瞪出來了。

隻見,莊園之中,那位名為許令的男子,僅僅是揮了一拳,強大的黑龍與白零,根本冇有任何反抗能力,就身首異處,死在當場。

那可是兩位王族級血族!

是章元謀最大的倚仗之一,更是他的兩位女婿。

他怒目圓睜,臉紅脖子粗,喘著粗氣:“怎麼可能!”

兩位王族級血族,就這樣簡單死了。

旁邊,楊凱也震撼莫名:“這真的是基因武者嗎?”

基因武者,根本不可能這麼強悍!

“大帥,怎麼辦,要不要再派遣血衛進去?”一位軍官開口,臉上都是忌憚神情。

在場的人雖然震驚,但並不慌亂,依舊很鎮定。

畢竟,武者的單體實力很強。

但是……時代變了。

武者再強,也是血肉之軀。

曾經強大的血族,也因為馬耳機槍的誕生,變得能歌善舞,和藹可親起來。 www.shu.com

現在的他們,掌握著現代化軍隊,還有最新代的戰機。

一名武者,拿什麼和他們戰?

恐怕,即便是氣血武者再現,他們也能將之覆滅。

章元謀撫摸著額頭,臉上露出深深的疲倦神色:“告訴楊衛,進行地毯式轟炸。”

楊衛乃是空軍的將領,負責這些行動。

原本,楊衛他們隻是輔助。

此刻,卻變成了主力。

章元謀很後悔,為了拿下一個小小的黃中乾,讓他的血衛受創嚴重。

其中,更是有兩位王族級血族,那可是他的兩位女婿。

現在,隻有將黃中乾以及那位許令完全抹殺,才能短暫緩解他心間的恨意。

莊園之中,黃中乾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的身體平靜起來。

高強度的戰鬥,麵對兩位王族級血族,即便是他也堅持不了多少。

“多謝先生出手。”

許令的出手,一拳抹殺兩位王族級血族,讓他心中震驚。

對於許令的實力,他心中的猜測再次拔高。

這種實力,恐怕是王族級巔峰,甚至更強。

世間,又怎會有這樣的武者?

而且,隱隱約約之中,他還發現,許令的手段,和他的基因武者手段不一樣,甚至,和記載中的氣血武道有些像。

隻是此時,時間焦急,根本由不得他細想。

“無事。”林朝開口,他抬頭看向了天空。

之間,天空之上,原本呼嘯的十幾架戰機,開始攀升,提高高度。

黃中乾剛纔的舒緩瞬間消失不變,他臉上露出恐懼的神色:“不好,他們要用戰機!”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