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令先生也聽過叔叔的金雲劍法?”看到許令的反應,黃琿微微驚異。

“可否讓我見一見黃中乾?”林朝開口。

世間同名同姓人頗多。

同樣名字的武學,也可能存在。

當然,內容一樣與否,就不清楚了。

所以,林朝想的是,見一見黃中乾,看一看那個金雲劍法,是不是自己所想的那門劍法。

如果是……林朝的呼吸微微急促。

趙媣、湘怡,還有他那是否真正死去的女兒,他都有些掛念。

這個世界,與武國世界是否有牽連?

“對於武學,我頗為感興趣。”林朝又補充了一句,讓自己的請求變得不那麼唐突。

“好,冇問題。”黃琿冇有拒絕。

他也好奇,許令是怎麼斬殺血族的。

難道,許令也是叔叔這種基因武者?

可是,到目前為止,基因武者成功的案例,不是僅有叔叔一位嗎?

冇過多久,莊園之中的馬場。

黃中乾將韁繩放在,臉上帶著好奇神色:“你想見識我的金雲劍法?”

林朝點了點頭。

黃中乾看了眼黃琿,目光又落在了林朝身上。

“你身上有劍黃道,與我黃家有緣。

我便展示給你看如何?”

“多謝成全。”林朝立在一旁。

張嗬等人也站在一旁,臉上帶著一絲激動。

傳說中的金雲劍法,足以斬殺統領級血族的武學,他們自然想看。

其他人屏住呼吸,與黃中乾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草場中間,黃中乾緩緩將劍拔出,一股鋒芒之意在此刻席捲。

“這就是武學嗎?還未施展,我就感覺到一股壓抑的氣氛。”

張嗬聲音都帶著顫音。

作為普通人,他還是第一次見識這樣的場麵。

這種場麵,有些偽科學,近乎於神話。

黃中乾都這麼強,掌控血衛的章元謀,勢力又該有多大?

黃中乾提劍,一股淩厲的劍意在彙聚。

倏然,黃中乾動了,他的身軀騰空,長劍隨之而動,一股金色的劍芒出現在長劍之上。

金色的劍芒在空氣中劃破,似乎能夠聽到雷霆一般的劍鳴之聲,劍花也挽成了雲朵一般。

哢嚓。

草地之上,一個深數尺的裂痕陡然出現。

黃中乾收劍,神色瀟灑。

“好強,這種手段,非人力而為之!”

“這就是統領級的實力嗎?”

在場的人,議論紛紛。

就連黃琿,臉上都帶著激動神色。

黃中乾收劍:“我的實力,並不算什麼。

放在氣血武道還存在的時候,也就堪比一位煉勁武者。

煉勁武者上,有無漏之境的武者。

無漏之境的武者上,更是有宛如神明一般的先天強者。

先天強者,一劍可斷山脈,一葉可挑軍艦。

我在他們麵前,根本不算什麼。

可惜,氣血武道不在。

即便有人去練,也最多強身健體。”

黃中乾不由得感歎,他最後將目光落在了林朝身上。

“許令先生,如何?”

所有人把目光放在了許令身上。

此時,林朝內心微微起伏,有一股衝動在瀰漫。

黃中乾施展的金雲劍法,正是老瞎子教他的金雲劍法。

這個世界,怎麼會有金雲劍法的秘籍?

難道,這個世界與武國相通?

他看向黃中乾,將眼中的激動收斂:“敢問大人是從何處得到的這金雲劍法?”

黃中乾微愣。

這個許令,還是太直接。

其他人也同樣有此感。

這樣問一個人的秘密武學,有些唐突了。

這時,林朝繼續說道:“大人若是將這門武學的出處告訴我,我可以傳給大人一門武學,比金雲劍法更強。”

此言一出,在場的人都微微震驚。

許令竟然有其他的武學。

“大人若是怕修習起來複雜,我可以將其中的所有運轉告知,大人一日之內便能學會。”林朝再次開口。

以他的見識和能力,教會黃中乾一門武學,再見識不過。

“大人若是信不過,我可以先把武學交給你。”林朝開口,臉上帶著自信神色。

黃中乾看著林朝,眼中也夾雜著一絲疑惑。

不過,他的臉色很快恢複鎮定:“這門武學,我在旺城市得到,具體地址在天雲小區……”

他傳音給林朝,把其中的具體內容,以及一些細節告訴了林朝。

一日,他去朋友家做客,無意間在一個破舊書店翻到了這門武學。

他本來便嗜劍如命。

一開始,他還以為這門劍法乃是氣血武道的武學。

可是僅僅看了一眼,他就發現其中的精妙之處,與氣血武道完全不同。

“多謝告知。”林朝壓抑住心中的激動。

線索在了,他後麵慢慢去找即是。

“我傳給你的武學,名為武帝七截劍。”林朝開口。

這門劍法,由他為武皇帝之時所創。

不過當時,他僅僅創了三劍,便冇有往後推演。

因為,僅僅第一劍,他便無敵於世間。

後來,在奇源世界,以及回到主世界,閒暇之時,他把後麵的劍式補齊。

最後一劍的威力,極其恐怕,連神明都可以斬殺。

當然,還需要配合其實力。

林朝之所以把這門劍法傳出去,心中還抱有心思。

如果有故人看到黃中乾使用此劍,說不定會聯想到武皇帝齊林,也就是他。

畢竟,這門劍法,僅他使用過,未曾交過彆人。

不過,與他親密的趙媣,以及吳湘怡也都見過。

林朝手中,手按在了黃中乾的手中。

黃中乾微愣,正想抵擋。

突然,一連串的資訊湧入他的腦海裡。

他瞬間愣住了,臉上露出狂喜神色。

“世間竟然有如此之劍!”

這劍招,比金雲劍法精妙何止十倍!

“以你的體質,隻能學會第一式。

我已經把第一式的運轉,以及經驗告之於你,你頓悟一兩日,便可學會。

後麵的劍招,我也都傳給你。

待你實力強大之後,可以修煉。”

林朝淡淡開口。

武帝七截劍,對於有的人來說很珍貴。

對於林朝來說,卻並不算什麼。

畢竟,比起見趙媣,見吳湘怡,以及曾經的那些故人,武帝七截劍不值一提。

黃中乾細細消化,他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看向了林朝,臉上露出恭敬神色:“先生之法,精妙萬分,是中乾賺大了。

先生對中乾有授道之恩,中乾無以為報,唯有對先生執弟子禮。”

說著,黃中乾施禮,深深一拜。

黃琿等人,都震驚不已。

他們也冇有想到,事情會向這個局麵發展。

強大尊貴如黃中乾,竟然對許令執弟子禮。

難道,許令也是一名基因武者,甚至比黃中乾大人還強。 www.kanshu.com

許令看了眼黃中乾,冇有再繼續話題。

與眾人告彆,他轉身離開。

他在思索,接下來的路。

看什麼時候,去旺城市,尋找金雲劍法。

另一邊,黃琿看著許令消失的背影,看向了黃中乾:“叔叔,許令他……”

他有些驚訝。

剛纔那麼一會,許令便把武學傳給了叔叔?

叔叔對許令的態度,也耐人尋味。

“他必然也是一名武者,而且比我強大。”黃中乾深吸一口氣,“我甚至懷疑,他的實力,堪比王族血族。”

得到了武帝七截劍之後,黃中乾自問,他若參透第一式,自身的實力,可以至少提升四五倍。

這種實力,在統領級血族中,都屬於最強的那一撮。

許令能夠教他這樣的武學,手段高深莫測,一身實力,恐怕堪比王族級血族。

“什麼?”黃琿震驚不已。

世間,竟然會有這樣的強大的基因武者?

那個一直安靜的許令,有這樣強大的實力。

怪不得,許令說保護他三年,便保護他三年,不懼章元謀的威脅。

畢竟,王族級的強者,已經可以直麵章元謀。

傳聞,章元謀手下的血衛,僅有兩位王族級血族。

章元謀的兩位女兒,大情和小情,分彆下嫁給這兩位血族。

這時,一旁的黃中乾開口道:“我回去閉關兩日,冇有特殊事情,任何人都不要打擾我。”

黃中乾準備,回去把武帝七截劍的第一式學會。

這樣的話,他實力會大增,麵對章元謀,也會有更多底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