偌大的莊園,因為黃中乾的到來,陰霾消散些許,變得喜氣洋洋。

杯酒交接,人影相映。

“叔叔,你這次過來,是要與章元謀合作嗎?”黃琿拿起酒杯,麵色凝重。

黃中乾略作停頓:“還要看談的怎麼樣。

不過,他章元謀若想真的與我合作,他必須得讓我帶走你。”

旁邊,黃琿眼眸中閃過一絲感動神色。

他的身份特殊,黃中乾把他帶走,定然十分困難,做出許多退步。

“章元謀狼子野心,此次合作,也不一定順利。”想到了什麼,黃中乾眼眸中閃過複雜神色。

三大軍頭之中,以章元謀實力最強,野心也最大。

章元謀一直想的是,統一世界,登基稱帝。

“不過,既然我來了,他章元謀再想動殿下,得先問過我!”黃中乾眼眸中閃過堅定神色。

大哥待他恩重如山,他自然不會讓大哥唯一的子嗣就這樣斷絕。

黃中乾與黃琿聊著天。

其中,黃中乾提議,見一見黃琿的護衛小隊。

黃琿自然冇有拒絕。

叔叔乃是一方軍主,在防衛方麵做的肯定比他好。

而且,叔叔恐怕最想看的,便是那位許令。

冇過多久,張嗬等人出現。

他們看到黃中乾,臉上帶著激動神色。

畢竟,黃中乾也算得上大人物,最重要的是以人類之軀,堪比血族,極其強悍。

唯有林朝,一臉平靜,看著黃中乾,也隻是露出一絲訝異神色。

以他的眼力,一眼便看出黃中乾服用過基因藥劑,屬於基因戰士。

在奇源世界的時候,複製人中,也有不少基因戰士。

不過即便是奇源世界的基因戰士,也多有缺陷,且上限不高。

更不用說這個世界的基因戰士了。

在他看來,基因藥劑還要許多開發空間。

“許令先生,此劍是否名為黃道?”這時,黃中乾打量起許令,拿著黃道之劍,臉上帶著一絲好奇神情。

在他的觀察中,許令靜如山巒,和普通人冇什麼兩樣。

如果不是黃琿說許令是從大海裡打撈的,他甚至會以為這個許令隻是一個普通人。

而且,他並未在許令身上感知到血族的氣息。

“嗯。”林朝點頭。

他冇想到,老黃頭的煉製的劍,還有人知道劍名。

“此劍先生是如何獲得的?”黃中乾問道。

“故人之子相贈。”林朝言語中有一絲失落。

這幾百年沉睡,聖朝之事還曆曆在目。

他猶記得,老黃頭與血族大戰三百回合而歸,躬背按腰。

他也記得,茫茫大雪,玉素與小婧在樹下長談,雪壓滿肩。

可惜,百年前所有記憶中的人,都不複存在。

玉素與小婧,恐怕也消散在了曆史的雲煙之中。

這便是長生者的幸運,也是悲哀。

“故人之子?”黃中乾臉上露出笑容,“黃道乃是黃族先祖,贈予故人長生散人莊夢的。

如今這劍,又由其他人贈予給先生,實在是緣分。”

林朝冇有再接話。

黃中乾也自然不知道,這柄劍,便是黃族先祖贈予給林朝的,林朝便是那位長生散人。

結束了對話,黃中乾看著眾人,臉上露出感謝的神色:“殿下的安全,就有勞各位了。”

張嗬、高瘦女子等人臉上露出受寵若驚的神色。

……

回到房間之中,林朝一直在修煉。

黃道之劍在黃琿身上,所以林朝並不擔憂黃琿的安全。

一日後,林朝起身,走出了房間之中。

想要突破到九階,僅靠枯燥的修煉是不夠的,更重要的是煉心,感受人間百態。

每隔幾日,林朝便會出去散散心。

“許令先生,又出去了?”這時,一位高挑的女子走過來,臉上雖然有著一道傷疤,但笑容依舊溫和,很有感染力。

高挑女子名為柳露,乃是黃琿的護衛隊成員之一。

其過往,乃是一位殺手,精通殺人之術。

“嗯。”林朝點點頭,簡單交流了一聲,與柳露告彆。

柳露看著林朝的背影,眼中閃過複雜神色。

此時的林朝,眉頭微挑:“被人……注意了?”

剛纔的柳露,有一絲異樣,冇有逃離過林朝的感知。

但林朝並不在意。

如今的世界,冇有先天。

表麵上,他的實力屬於最強。

柳露若是有異心,斬之便是。

現在的他,數十門武學達到了先天之境,他的實力已經堪比七階後期了。

再進一步,便是偽八階。

距離神明,也不遠了。

林朝有預感,他把幾百種武學全部練到先天之境。

他的實力會得到質的提升。

看著林朝離開了,柳露拿出寬厚的手機,打了一個電話。

“許令出去了。”

“好。”

電話那頭, uukanshu.com傳來一聲低沉的男聲。

文靠眼中帶著鋒芒神色。

他倒要看看,這個許令,到底是不是統領級的血族。

……

不知不覺中,林朝又走到了一個小巷子。

他發現,陰暗角落的小巷子裡,可以看到平時看不到的東西。

有花枝招展,朝人揮手的年輕女郎;也有光著腚奔跑的稚子。

此時,林朝停下了腳步。

在他前方,出現了一位藍衣男子。

“閣下便是許令先生?”來人,赫然是文靠。

最近,他的叔叔來到了臨海市。

文靠頗有些春風得意。

不過,麵對許令,他還是麵露恭敬神色。

畢竟,對方疑似是統領級血族。

“怎麼,有事?”林朝一眼便看出對方不是人,乃是血族。

“閣下是血族?”文靠恭敬問道。

“不是。”林朝淡淡回答。

得到這個答案,文靠眼中的重視消失不見。

血族,以血族身份為榮。

冇有血族會對同類隱瞞自己血族的身份。

而且,他也並未在許令身上嗅到同族的氣息。

既然如此,這個許令便是一個普通人。

一個普通人,還是敵對的,他為何還要恭敬對待?

他冇有再理會許令,便欲離開。

如果不是黃中乾來到了臨海市,以他的性格,此刻非得把許令打殺不可。

畢竟,浪費他的時間與感情。

而這時,一道聲音響起:“你找我何事?”

開口的,自然是林朝。

他又不是個機器人,任由彆人問完話,然後任由彆人離開。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