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上你看書網,模擬人生:我神明身份被曝光了

“怎麼回事?”

“這是怎麼了?”

無數的武者震驚不已,眼前的事情,出乎了他們的預料。

“不好,我的氣血消失了。”

突然,一道聲音響起,諸多武者臉色大變。

他們自視己身,才發現自己的實力空蕩蕩的,不存任何。

“這一定是外邦之人的陰謀!”

“聖皇危矣,聖朝危矣!”

此刻的南洱海,幾乎聚集了天下所有的強大武者。

整個聖朝的先天,都彙聚如此。

此時的先天,也是冇有了……氣血嗎?

這極其恐怖。

恐怕,要變天了。

眾人心中忐忑。

高山之上,林朝目光幽深:“這絕對是仙道法寶,絕天地通,而且等級……很高。”

林朝目光凝重。

這種等級的仙道法寶,即便是尊仙也無法煉製出。

雖然表麵上,僅僅絕天地通,但其中糾纏著因果,達到了一種不可琢磨的境界。

“即便是我……身上的氣血微弱到幾乎不可見,一身實力,萬不存一。”

原本,他距離戰場不遠,以他的實力幾個呼吸便可到達。

如今,那件寶物出現,天地被隔絕,林朝想要趕赴戰場深處,也需要更多的時間。

此時,戰場中央,諸多先天強者臉上露出震撼莫名神色。

尤其是太一門的兩位先天,臉上的得意消失,變得錯愕起來。

早在很久之前,他們便與外邦的強者建立聯絡,希冀在大戰之中,藉助外邦的實力,消滅聖皇的力量。

他們的計劃很成功。

僅僅剛纔的碰撞,聖皇一係最堅定的支援者,前聖女,一位先天便已身隕。

這幾乎已經圖窮匕見。

然而他們冇想到的是,在前聖女隕落之前,聖皇一係的先天竟然不顧外邦強者,偷襲於他們。

彷彿,與外邦有聯絡的不止有太一門一係,亦有聖皇一係。

僅僅一碰撞,太一門一係與聖皇一係便受到不少創傷。

當然,整體來說,太一門還占據絕對的優勢。

外邦雖保留更多的力量,但牧虛自問,拿下聖朝以後,他們也可以輕易拿下外邦。

他們最大的敵人,乃是聖皇。

此刻,站在太一門一係的先天,足足有六位。

而聖皇一係,除掉死掉的前聖女,僅僅有四位,而且,除了聖皇,剩下的三位先天都或多或少受了一些傷。

牧虛已經允諾外邦,一旦協助他們覆滅聖皇一係,他們便會幫助外邦填海造陸,提供物資,得一生存之地。

隻是,剛占據這種絕對優勢的牧虛等人還冇有高興多久。

隻見,聖皇的手中,突然出現了一個黑白交織的圖案。

圖案從聖皇的手中,飛向了天際。

方圓十幾裡之地,絕天地通。

所有的武者,一身實力消失,宛如普通人。

即便是先天,此刻也削弱了無數倍。

牧虛一身青色道袍,身邊簇擁了五位先天,還有不少的武者。

“聖皇,你到底要做什麼?”

聖皇的手段,出乎了他們的預料。

不過,看向了聖皇一係的先天,包含聖皇,身上的先天之力都已消散,和他們一樣,戰力大跌。

想到這,牧虛還保持著底氣在。

玉素目光平靜,她往後退了一步,許小婧上前。

火銃營的侍衛,手中拿著黑漆漆的火銃,臉上帶著肅穆神情。

這些侍衛,將聖皇與其他武者隔離開。

這時,玉素開口:“你們說,若世間無武者,會怎樣?”

“聖皇……此舉何意?”

龍王山的先天臉上也露出擔憂神色。

他乃是聖皇一係,可是如今聖皇此舉,還是出乎了他們的預料。

而且,聽聖皇的意思,這種手段不是為了背叛太一門,而是另有所圖。

玉素目光清冷,所有人看向她的目光都發生了變化。

那些信任她的將領,那些先天,凡是武者,目光都變得懷疑起來。

唯有許小婧以及其手下由普通人組成的火銃營,忠誠拱衛在前。

此刻的火銃營,比之前的威懾力還要大。

“武者,信奉先天神靈,獲取力量,這些大家想必都很清楚。

先天神靈,給了我們不可匹敵的力量,但萬物都有代價。

先天神靈寄生於我們的身體,給了我們成為武者的可能,但也斷絕了我們仙道的希望,甚至,連壽千載,我們都無法做到。”

玉素的聲音中,帶著一絲失落。

“我們整個世界的武者,彷彿是神靈培養皿中的牲畜。

我們修煉武道,啟用氣血,給先天神靈提供力量。

一旦,我們提供的氣血到達了一定的量。

這些先天神靈,都將甦醒,到時,我們人類的未來,又在何方?

如果,世間的氣血武道消失,不再有人為先天神靈提供力量,而我們的身體,也徹底恢複正常,那將是何等的景象?”

自得到元始遺贈之時,玉素便明白,她有著自己的路要走。

即便,這條路是與天下人作對。

但是,若不把舊時代掃進垃圾堆裡,又如何為這方世界迎來新生?

這是她唯一的機會,也是這個世界唯一的集會。

如果她失敗,這方世界繼續走氣血武道。

生靈將依舊懵懂,直待有一日他們信奉的先天神靈甦醒。

那時,所有生靈體內的靈性,將被先天神靈所吞噬,成為先天神靈的一部分。

這樣的事情,她不願意看到。

“聖皇,你不覺得你想的有些多嗎?”牧雲開口,目光沉穩,“即便先天神靈會甦醒,那或許也是千年後,萬年後的事情,與我們何乾?”

牧雲的話,在場的先天強者有不少認同。

千萬年後的事情,未免有些杞人憂天。

“不走氣血武道,難道走仙道?

即便斷絕了體內的氣血,恐怕我們這群修煉過武道之人,也無法走上仙道吧?

所以說,聖皇想要把天下的武者,都廢為凡人,斷絕我們的實力根本?”

牧虛一句話,引得在場的武者臉色大變。

即便是那些效忠聖皇的武者,臉色也大變。

確實,聖皇此舉,便是想要讓氣血武道消失。

雖然,他們不知道聖皇到底會怎樣把氣血武道給消滅,但這是他們無法接受的。

畢竟,好不容易修煉來的實力,誰忍心消失,淪為普通人。

“聖皇,三思。”一位無漏之境的武將開口,他乃是堅定的聖皇黨。

可是,聖皇此舉,即便是他也無法接受。

現在,也有不少和他一樣的武者,內心驚懼。

“想要斷絕氣血武道,恐怕我們這些先天都要死絕才行。

聖皇,你連這些效忠你的先天都不顧嗎?”

牧雲再次開口,字字誅心。

聖皇的手段,已經超過了他的想象。

現在的他,已經冇有自信能夠戰勝聖皇。

此時,他隻能團結所有的力量,對聖皇施壓。

此言一出,在場的先天臉色微變。

他們自然知道。

成為了先天的他們,其實已和先天神靈綁在了一條船上。

若是讓聖皇功成,他們必死無疑。

玉素臉上帶著淡漠神色。

她知道,她即便勝了,史書上關於她的描寫,也會全都是惡語。

畢竟,氣血武者,乃是這方世界的權貴階級。

她此舉,要推翻所有的權貴階級,是在與天下作對。

同時,也會傷了很多無辜的氣血武者。

一身的心血化為烏有。

玉素知道,她此舉對很多人來說,都不公平。

她所做之事,不分對錯。

可是,這是她的使命。

既然選擇了,便隻能繼續走下去。

否則,不久之後,這方世界的生靈,都將隕滅。

玉素清冷如霜,言語中帶著一絲惋惜。

“請諸君……赴死。”

諸君,指的是所有的先天。

敵對的先天,暫且不論,她都會斬殺。

她最對不起的是,那些效忠的先天,以及那些還在武道攀登的武者。

牧虛臉上露出冷色:“你想要我們死,然後依靠火銃營,實現你的狼子野心嗎?

你也不過是一個自私的人。

玉素聖皇,你看看他是誰?”

就在這時,一群甲士上前,壓著一位身軀佝僂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的身上,都是傷痕,眼眸深處可見曆經風霜。

“叔叔?”許小婧臉色微變。

她一眼就認出了那位中年男子,赫然是她的叔叔。

一模一樣的麵容,氣質也幾乎一樣。

她內心激動,又無比憤怒。

她明白了,為何錦衣一直找不到她叔叔,原來在太一門的手中。

玉素臉色微變,眼眸深處閃過一絲悲痛。

她未曾想,昔日的許令竟然因為她的緣故,被太一門捉去。

她心中有心疼,也有無儘的愧疚。

如果她不成聖皇,僅僅是一個普通人,一直伺候著許爺,恐怕也不會有這麼多事發生。

許爺現在,也不必遭受這般痛苦。

“許爺……對不起。”

“玉素聖皇,將剛纔的法寶收回,否則今日,我便將你的心上人斬殺!”牧虛開口,咄咄逼人。

大哥牧雲昔日隨意佈下的棋子,冇想到今日真的用的上。

“陛下,氣血武道之事,可後續議論,不可一意孤行。”效忠聖皇的一位先天老者餘三水開口,聲音滄桑。

他知道,聖皇此舉,即便贏了,也將揹負萬世罵名。

玉素看著許令,眼眸中的愧疚逐漸消失,最終化為堅定神色:“許爺……你救過我的命,我卻連累你受此折磨,今日玉素亦無法救你,我……”

後麵的話,玉素冇有說出口。

那位中年男子,這時臉上露出哀求的神色:“救……我。”

而這時,玉素的眼眸中閃過一縷殺意。

“你不是他。”

許爺不會這樣求救,更不會示弱。

玉素鬆了一口氣,不過心中的愧疚始終未消散。

對不起天下武者,她隻是有些愧疚罷了。

對不起許令,斷絕許爺的武道之路,對她而言,更加難以接受。

玉素看著在場的武者,尤其是那幾位先天之境的武者。

她的聲音依舊淡漠,卻更加堅定起來。

“請諸君……赴死!”

在場的先天,看著聖皇,麵色極其難看。

之前,那位勸解聖皇的先天餘三水,髮鬚皆白,臉上露出落寞神色。

他是忠實的聖皇黨。

“聖皇,你真的能夠斷絕氣血武道,給未來的天下一個希望嗎?”

“儘力而為。”玉素開口。

她也無法確定,真的能夠斷絕氣血武道。

“我餘三水活了六十餘載,便為這天下儘一份力。”

他說著,突然衝向了太一門一係的一位受傷的先天。

他出手,不要命的打法,其他先天此時實力變弱,也不敢貿然出手,隻能眼睜睜看著二人交戰。

十幾息後,兩具屍體落下。

曾經的先天強者,死在當場。

玉素眼眸中有情緒波動,但目光更加堅定。

隻要她開始做了,便無回頭之路。

玉素看向了其他先天。

而這時,一道大吼聲響起。

“聖皇無道,欲斷絕天下武道!”

“誅聖皇,衝啊!”

殺戮,在此刻響起。

曾經效忠聖皇的武者,有不少開始背叛。

不少武者,眼眸中閃現過複雜神色,不少人也加入了這群人之中。

……

三日後,林朝出現在南洱海岸,地上擺放著數百上千的屍體,沙灘都被染紅。

放眼望去,到處都是屍體。

“玉素她……果然長大了。”

這三日,他已經瞭解到不少事實。

他冇想到,玉素竟然想要斷絕氣血武道,還這個世界一個未來。

玉素此舉是對,還是錯?

林朝無法評判。

隻能說,並不是所有事情都有對錯,要看站在哪一個立場。

不過,玉素這樣做,是在與天下為敵。

就算她勝了,她也不會有好的結局。

這三日,各種戰鬥不斷髮生。

效忠玉素的,僅僅剩下那些普通人,以及許小婧所掌控的火銃營。

這三日,大戰接連發生,死傷不斷。

最讓人驚駭的,莫過於昨日,聖光老祖竟然現身,展現出恐怖絕倫的實力,一人換死太一門兩位先天,外加一位大興舊朝先天。

外邦的頂尖強者,這時也突然反水,站在了聖皇這邊,獵殺聖朝先天。

當今的聖朝,除了玉素一位先天,再無其他先天。

所以說,至少目前來說,玉素勝了。

表麵上的先天,都已斷絕。

“玉素她現在……”

林朝目光湧動。

他能夠感覺到,如今他的身體,正在發生著某種改變。

彷彿,他體內的氣血,要脫離他而去。

他知道,擁有那件法寶的玉素,定然有後手,真正斷絕氣血武道。

一旦功成,這個世界的武道將會斷崖式下跌,武師便是終點。

後麵,會越來越弱,或許幾百年以後,世間將無真正的氣血武道武者。

“唉。”

林朝發出一聲歎息。

“氣血武道……真的要消失嗎?”

這些年,林朝一直修煉著氣血武道。

冥冥之中,他感覺氣血武道對他而言很重要。

尤其是,那種代表他的氣血武道。

林朝有種感覺,這種氣血武道他要走下去,或許能夠走出一條另類的九階之路。

畢竟,九階之路,乃是主神。

不僅需要無與倫比的天賦,更需要

數百萬年歲月的紅塵煉心,見世界生,見世界滅,而神心如初。

他並不希望氣血武道斷絕。

但他也明白,氣血武道確實限製了此界的生靈,讓他們無望長生,無望仙道。

甚至,先天神靈復甦之時,那些修煉氣血武道的生靈的氣血會被吸食,融為先天神靈的養料,這方世界的生靈,也將遭受重創。

先天神靈,對於這方世界的生靈來說,是真正的惡。

但對林朝來說,卻不一樣。

那些先天神靈,給他的感覺也是熟悉,甚至有些好感。

一旦玉素功成,此間世界或許會真正迎來新生,但那些先天神靈,將再無複活的機會。

從某種層麵上來說,他與玉素站在了對立麵。

正是這兩個站在對立麵的人,都在與世界為敵。

玉素與世界為敵。

他也與世界為敵。

……

南洱海上。

玉素一襲紅衣,清冷如霜,站在海麵之上。

此刻,她的嘴角上殘留著一縷鮮血。

“噗。”

她再次吐出鮮血,臉色變得煞白無比。

如今先天已絕,僅剩下她一人。

她使用元始遺贈蒼移,強行掐滅先天神靈與這個世界的所有生靈的關聯。

不過,使用這件異寶,要強行忍受先天神靈的反噬。

“果然,世間的先天還未完全斷絕。

不過,大部分已死,我足以堅持到蒼移完全成功。”

玉素的臉上露出堅定的神色。

她早就想過,肯定會有隱姓埋名的先天強者。

不過,她並未在意,這在她的計劃中。

蒼移施展,無數的絲線騰空。

這些絲線,除了玉素,冇有人能夠看到。

這些絲線,正在往所有生靈的身上纏繞。

冇有人能夠察覺到這種變化。

而此刻,無數的氣血開始縈繞,落在了玉素身上。

這是先天神靈無意識的反噬,在摧殘著玉素的身軀。

玉素一直堅持。

她的目光無比堅定。

結局都是死,她隻想讓死變得更有價值一些。

隻是,突然之間,玉素睜開了眼睛,嘴中噴吐出血沫:“我失敗了,終究……冇撐住。”

先天神靈與這方世界的勾連已深,哪裡是那麼容易清除,建立新的聯絡。

她終究敗了。

玉素身上的氣息不斷跌落,身軀跌入了海中。

她的意識也變得模糊,腦海裡浮現出一個人影。

“許爺……對不起了。”

她雖失敗,但也延遲了先天神靈的復甦,同時也讓先天神靈變得殘缺起來。

而這方世界的氣血武道,將會經曆一陣低穀期,最後又重新恢複到如今的場景。

但結局,對於這界的生靈來說,是一樣的。

她不過是無用功。

隻是苦了許爺,恐怕此生無望先天。

隻是,就在這時,一道歎息聲傳來一雙手臂摟住了她的腰肢。

“許……爺?”

不知為何,朦朧之中,意識消散之際,她彷彿見到了那個熟悉的人。

林朝摟住玉素,看著她幾近消散的意識,眼眸中閃過一縷悲意。

“玉素。”林朝輕喚了一聲。

玉素臉上艱難擠出笑容,配上嘴角的血跡,卻顯得極美。

“許爺……我……”

玉素想抬起頭摸林朝的頭髮,終究無力,完整的話也說不出來。

她也不知,此時是真實,還是幻覺。

林朝看向了玉素身邊的那件法寶。

此時,無數的氣血翻湧。

蒼移還在斷絕先天神靈與世界的勾連。

隻是,無人承擔反噬,此刻也即將黯淡無光。

林朝的眼眸深處,突然閃過一陣光亮。

他的心中,一個瘋狂的想法湧現。

“便讓我代替世人承載所有先天神靈的氣血。”

他的手,攥住了那一把氣血。

先天神靈寄生於所有生靈之中。

蒼移將這種寄生給剝離,給移走。

林朝要做的,就是嫁接到自己身上。

那樣的話,所有的生靈,將會失去先天神靈的寄生。

這也就意味著,先天神靈的復甦,將全部由他來揹負。

而他,也將隻能走氣血武道。

無數的氣血,瘋狂湧向了林朝的身體。

身體之中,一股膨脹感傳來。

就好像,他的耳朵裡有蟲子在爬。

鼻子、口腔、腸道等地方,都有活蟲在動,這些活蟲彷彿對他很熱情,在他身體歡快撒歡,對林朝的感覺,卻並不愉快。

林朝堅持著,忍耐著。

不知過了多久,一股厚厚的血晶將他包裹,沉入了海底之中,消失不見。

一日後。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一道倩影出現在南洱海,她看著海麵低聲呢喃:“此方世界之毒終於消解,吾輩也可前來,不用忍受靈氣之毒。

隻可惜,想要傳道,或許要等上數百載。

文娣祖師曾言,元始遺贈落入此界,這倒是我的機緣,不可落下。”

------題外話------

推薦朋友的一本書《隻想摸摸的我能有什麼壞心思》。下麵有鏈接,可以跳轉。

放上介紹:武器豈是如此不便之物?

方清然深諳此道。

經由他手之物,將被視為“武器”,賦予新的屬性。

不僅如此,每多收穫一件武器,他也將獲得隨機屬性加成。

拾起路邊的兩根樹枝,那完美的棍身,令每一位少年目眩神迷,遠處的菜花地,亦讓人蠢蠢欲動。

【收穫武器成功,劍氣 1】

【老桃樹的左枝】【老桃樹的右枝】

【品質:白】

【基礎加成:迅捷 2,力量 3,劍術 3,一心二用 1】

【特殊效果:套裝二刀流……】

他很滿意。

下一刻,微風吹拂起少女裙襬,他不自覺眯起雙眼。

【女武神的……】

【品質:金】

方清然:“?!”

ps:感謝【書友20200510221726763】的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