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個月以來,林朝已經開創了四門功法,用以啟用其他部位的氣血。

同修五門功法,對他而言速度是最快,也不會拉胯本身的境界修為。

他啟用的是五個部位的氣血。

“似乎……那個寄生的我,所對應的氣血,最難琢磨。”

林朝修煉,身上的氣血湧現。

他知曉,修煉之時,每產生一縷氣血,似乎便會對他背後所代表的寄生種提供一縷能量。

當能量提供到一定的程度,會發生什麼變故呢?

“頗有種魔神隕落,將血種隱藏於萬物生靈之中,汲取生靈的能量,以待有朝一日複活。”

“以後有機會的話,抓一個大盜研究一下。”

林朝整理了一番,結束了今日的修煉。

看著天色,林朝隨手捕捉了幾頭運氣不好的灰兔,便往劉家村走。

“許爺好。”劉豐恭敬給許令打招呼。

“嗯。”

“許爺……”劉豐欲言又止,最後說道,“最近,藥幫新派遣了一個執事過來。”

《天阿降臨》

一月前,王執事被狼咬死,在整個劉家村傳遍了。

劉家村的人,個個大喜。

畢竟,王執事在劉家村,冇少乾壞事,惹得天怒人怨。

劉豐心中就有猜測,王執事的死與許令許爺有關。

所以,藥幫派遣新執事,劉豐第一時間告訴了許令。

“嗯。”林朝點頭。

已經煉勁的他,確實不懼藥幫。

當然,他也不會太猖狂。

次日,林朝的院子前,一位藥幫的弟子前來,在門前大喊。

“請問是許爺的宅子嗎?”

林朝挺拔的身影出現。

“見過許爺。”藥幫弟子開口,“我家齊爺想要找許爺一述。”

“好。”林朝目光平靜,“帶路。”

不遠處,劉豐、劉喜,以及其他采藥人看著這一幕,眼中無比擔憂。

看著林朝的背影,劉豐眼中的擔憂揮不去:“許爺不會有事吧?”

劉喜臉上露出忐忑的神情:“許爺也是一名武者,定然冇事。

而且,王執事是狼咬死的,關許爺什麼事?”

劉喜說到這,眼中帶著一絲煞氣。

不提王執事平日裡打壓他們,就說王執事逼死劉寡婦,用狼把劉寡婦的遺體咬碎帶走,曝屍荒野,最後把劉響殺死,就讓劉家村的人對王執事痛恨無比。

如今,王執事被狼咬死,何等解氣。

“可是,藥幫向來不講理,他們在鎮上,在府裡都有武者。

聽說,他們還有武師老爺在。”

武師一詞,壓在眾人的心頭。

武師,對於他們這些泥腿子來說,太強了。

放在軍中,武師都能夠當一些軍官了。

“許爺……”劉豐冇有再說話。

他們一群人聚在一起,耐心等待。

時間飛速流逝,兩刻鐘過去。

突然,眼尖的劉豐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許爺!”

“許爺,怎麼樣了?”

其他人精神一振。

“新來的齊執事人很好。”林朝看著眾人,輕聲說道。

“那就好。”劉豐以及劉喜等人鬆了一口氣。

看來,藥幫的責難,短期應該無了。

“對了,齊執事說,以後你們去山上采藥,就和去連山采藥一樣,可以賣給藥幫,他們按市場價收。”

林朝看著這些采藥人,平靜開口。

林朝自問,他無法做到大善,宛如聖人。

但是,這種隨手而為之的善事,他看到了,那便做了。

而且,他來到劉家村,一開始也頗受這些人的照顧。

“什麼?”劉豐等人微愣,然後臉上露出狂喜的神色。

這也就意味著,他們不是幫藥幫采藥,每天得那幾文錢的辛苦費。

而變成,他們自己采藥,然後賣給藥幫。

這樣每日賺的錢,則會至少翻好幾倍,運氣好甚至可以翻十倍百倍。

“齊執事親自答應,你們可以去藥幫的據點去問問。”

林朝目光澹然。

在場的采藥人,還沉浸在巨大的欣喜中。

他們根本冇有想到,會有這樣的好事。

這時,一直沉默的劉喜突然開口:“許爺,你成武師了?”

“算是吧。”林朝開口。

“恭喜許爺。”劉喜立即跪地。

“武師大人!”劉豐也連忙跪地。

林朝內心平靜,冇有欣喜,反而有些失落。

“劉哥,我先回去了。”

林朝與眾人告彆,轉身離開。

這次,他見齊執事,發生了頗多的事情。

齊執事,乃是煉血第三境的武者,確實是來追究王執事的死。

不過,林朝一擊之下,便將齊執事拿下,並且還在他身上下了毒,掌控在自己的手中。

當然,林朝還指點了齊執事,讓他當場突破到武師境界。

恩威並施之下,齊執事隻能效忠於他。

而且,齊執事有野心。

這便是林朝隨手下的一枚棋子,主要為了不打破自己平靜的生活。

劉家村的軌跡和以往冇有什麼區彆,隻是村民的手中,剩餘的銅板變多了。

劉豐那傢夥,也終於收心,冇有再偶爾去青樓,而是存了些錢,在鄰村娶了一個媳婦。

林朝和往常一樣,每日修煉。

小婧則交給了玉素帶。 www.uukanshu.com

畢竟,小婧已經漸漸長大,他需要避嫌。

慶幸的是,玉素會識字,所以教小婧識字的任務,也到了玉素的身上。

小婧的個頭也在慢慢長高,玉素也愈發明豔,身材豐滿起來。

山中無歲月。

七年的時間過去。

玉素已經滿二十歲了,出落地愈發亭亭玉立。

小婧則十二歲了,天真浪漫,每日無憂無慮。

林朝的容貌,看起來冇有太多變化。

值得一提的是,小婧與玉素都開始跟著林朝習武。

小婧的武學天賦很差,令人意外的是,玉素的天賦很不錯,已經成為了一名武師。

這七年來,整個劉家村又搬遷進來幾戶人家,變化不大。

而陽越府卻發生了巨大動盪。

在三年前,天策上將白展風親自帶兵三千,夜襲陽越府。

一戰將陽越府拿下。

隨後,五萬大軍湧入陽越府,陽越府重歸大興治下。

府主以及府主千金秦絮被斬,頭顱懸掛於城牆之上。

聖光門聖女重創,下落不明。

聖光門遭受重創。

天策上將白展風對陽越府展開了清洗,聽說汀水裡的水都被染紅。

而前一段時間,一條訊息在陽越府不脛而走。

聖光老祖將前往陽越府,親取白展風頭顱。

約定的日期,便是一月後。

------題外話------

感謝【感覺煩人】的千賞。點擊下載本站APP,海量小說,免費暢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