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一觀。

年輕的道士唇紅齒白,他偷偷看了眼旁邊的青衫男子,臉上閃過好奇的神色。

這個青衫男子,在道一觀借宿了三天了。

每天,這個青衫男子都抱著那個沉睡的小女孩,走遍渭城山,似是在賞花。

那個小女孩,似乎生了極重的病,一直冇有醒來。

“公子,這是小道采的晨露,飲之沁人心脾。”年輕道士遞上一份晨露。

這是道一館的習慣。

“多謝。”林朝接過了晨露,臉色平靜。

年輕道士看了眼林朝,又看了眼沉睡的小女孩:“施主來道一觀,也是來求福的?”

“如果求福有用,那就算是來求福。”林朝輕笑,眼中卻有無儘的落寞,“我用儘辦法,也無法將她叫醒。”

“公子一定極為疼愛這位小姐。”

年輕道士輕歎,這個公子,一定遍訪名醫,去了很多地方,找了很多方法,來喚醒那位小姐。

“世界怪異之病太多,非人力能解。

道祖曾言,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留一線生機於天地。

在我們道一觀,每天都會有很多人進香,不乏達官貴人。

而進香之中,以頭香最靈。

每日上頭香者,心誠則靈。”

“一柱頭香可能不夠。”林朝目光平靜。

“道觀裡的道經記載,若有人十二萬九千六百日,每日都上得第一柱香,占儘所有的一,那麼便會引來上天垂青。”

“是麼?”

“十二萬九千六百日,已有三百載。

能夠活到這個歲月,自然已是神人,哪裡還需要上香?”年輕道士也當道經上的內容是胡謅,隻不過把這些內容轉述給林朝。

他也不認為林朝會信。

“或許吧。”

林朝緊緊摟著蝶鳥。

他能夠感知到,蝶鳥的靈性在一日一日的消減。

不過旋即,林朝挑眉。

蝶鳥喂血千載,他為蝶鳥祈願三百年,又算的了什麼。

“我來試一試,上個十二萬九千六百日的頭香。

若是不靈,我把你這破道觀拆了。”

年輕道士錯愕:“公子……請隨意。”

他自然不會認為眼前的青衫男子是在說實話。

三百年後,道一觀還在不在都不一定。

年輕的道士,依舊如往昔一般每天清晨去采晨露。

隻是,每日初陽還未升起,山間雲霧繚繞,在道一觀從山下綿延至山頂的三千台階上。

青衫男子抱著一個沉睡的小女孩,麵色虔誠,往道觀上爬去,日複一日。

十年後,年輕道士的臉上已經刻上了皺紋,他對旁邊的小道士說:“清月,你看山腳那個人,已經上了十年的香,這樣的大毅力,可惜了。”

不知道,他可惜的是那個小女孩還未甦醒,還是可惜那位年輕男子,困於一山。

二十年後,道士看著山下的那個身影,沉默不語。

三十年。

四十年後,道士躺在床上,眼中的神彩逐漸消散。

“道祖啊,攤上大事了。”

他把年,說成了日。

五十年。

……

一百年。

時間還在繼續,歲月還是一樣無情。

道觀的觀主,也早已換了幾位。

道一觀,也經曆了繁盛、零落。

那青衫身影,彷彿不知疲倦,始終如一。

三百年後。

林朝抱著蝶鳥,踩著三千台階,登上山頂。

曾經的道觀,已然破敗。

觀裡,連一個道士都冇有,倒成了一些小動物的居所。

林朝手持香,插入香爐之中。

“十二萬九千八百日,我已完成。”

林朝看著前方的神像,目光平靜。

哢嚓。

神像在那一刻炸裂。

冥冥之中,林朝彷彿聽到一聲歎息。

“罷了,罷了。”

遙遠之地,未知空間。

不可狀之物發出囈語。

“緣?”

“罷了罷了。”

“無距無空。”

“一道痕跡罷了,難逆大勢,毀了便毀了。”

渭城山,沉睡的小女孩睜開了眼睛,雙眼中迸發出一道神彩。

“龍……”

蝶鳥醒了!

她醒了!

“蝶鳥!”聽到熟悉的聲音,林朝驚喜萬分。

他有多少年,未曾聽到蝶鳥的聲音。

聽到這一聲熟悉的聲音,多少的付出都值得。

他緊緊抱著蝶鳥的身軀,彷彿要把她揉進自己的身軀一般。

蝶鳥動了動,想要離林朝更近。

她的臉向前湊了湊,蹭了蹭。

她眼中的神彩,也在不斷消融。

“龍……這次彆離開我……”

“好……”林朝摟緊蝶鳥,更用力了。

此時的每一息,都彌足珍貴。

神明,都無法爭取到。

懷裡的少女,認真地看著林朝。

即便,眼前的人容貌和以往不同,可怎麼看,都是那麼好看,看不厭。

“蝶鳥,你不是想要看我的故鄉嗎?

這裡,就是我的故鄉。”

林朝抱著蝶鳥,身形飛向了空中。

山川河流、飛鳥走獸,映入眼簾。

可是,蝶鳥始終冇有去看這世間。

她的眼中,隻有林朝。

“抱抱我……”

“嗯。”林朝摟著蝶鳥。

僅僅一息,林朝卻貪婪地想要過得和天長地久那般長。

蝶鳥眼眸中的神彩,逐漸黯淡,直至完全消失。

“等……我。”

她彷彿耗儘了所有的力氣,說了這句話。

林朝的懷裡,那一道身影最終消失不見。

熟悉的溫度,熟悉的麵容,熟悉的聲音,消卻不見,彷彿不曾出現過。

林朝枯坐,無儘悲落。

七日後,他抬頭,目光透過雲霧,看到炸裂的神像:“我林朝,欠你一個人情。”

……

神墟之中。

香綺皺著眉頭:“三十年了,項龍還冇有回來嗎?”

在場的其他神明,也都無比擔憂。

三十年前,項龍追殺大凶使而去,最後一直冇有蹤跡。

這些神明,可是知道大凶使的厲害,為那位神主擔憂。

紅陰臉上帶著冷漠:“神主不會有事。”

作為林朝契約的詭,他們盲目相信林朝,根本不會認為林朝出任何事。

“神主即便冇有迴歸,滅世之凶現世,自然有吾等對付。”紅陰臉上充滿自信。

元崆笑嗬嗬:“諸位放心,當初的事情不會重演。”

“可是……”有神明擔憂。

他們可是知道滅世之凶的恐怖。

這個九州龍帝的神國,強大非凡,甚至傳言,其中的神明數量接近一萬。

他們依舊擔憂,畢竟,滅世之凶不可戰勝。

“滅世之凶所在的方位找到了嗎?”紅陰發問。

主動出擊,總比被動捱打要好。

“冇有。”香綺歎息。

確實,仙國已降臨神墟。

一部分神明尋找滅世之凶,另一部分神明尋找對付滅世之凶的方法。

可是,都冇有任何進展。

而且,隨著尋找對付滅世之凶方法的深入,他們愈發感覺到滅世之凶的強大。

所有的神明,都抱著不樂觀的態度。

就連仙主都言, kanshu.com僅靠如今的力量,戰勝滅世之凶的把握,不到萬一。

除了那個強大神國裡的神明,所有的神明持悲觀。

元崆掃視眾人:“不知滅世之凶何時會現世。”

這時,一個女子站了出來,她的臉上帶著虛弱的神色:“半月後。”

她名薇安,昨日才被找到,加入神明的陣容。

------題外話------

感謝【魚魚要早睡啊】的萬賞;感謝【葉&知秋】【privil】的打賞,謝謝大家!

7017k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打滿分的最後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s://,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