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國降臨。

刹那間,神光瀰漫。

足足三千神明,從神國中降落。

這次,降落的神明,比上一次赫然還多了一千。

海洋之上,兩百餘名凶使徹底傻眼了。

元崆頭髮斑白,身披黑袍,威風凜凜。

“吾乃神主座下第二戰將元崆!”

“爾等,當誅!”

隨著元崆的聲音,三千神明聯手,同時出手。

無數的神光翻湧,神力在沸騰。

連虛空都似乎要磨滅了,所有的元素、規則,在此刻失靈。

這種攻擊,根本不是數萬枚大伊萬同時爆炸能夠相比的。

二百餘名凶使,此刻哪裡敢反抗?

他們做鳥獸散,到處逃竄。

神光瀰漫,神力四溢。

僅僅一碰撞,便有大半的凶使迷失在神光之中,身軀融化。

其他的凶使,有一半在苦苦掙紮,可惜,大概十息便會被完全抹殺。

還有十幾位凶使,速度極快,在第一時間逃離了第一波攻擊範圍。

元崆麵色不動,威武不凡:“殺!”

頓時,三千神明中,有五百神明離隊,追殺而去。

神主說過,不留活口。

元崆自然不會讓任何一名凶使逃離。

與此同時。

無儘汪洋大海之中。

海水氾濫,散發著撲鼻的魚腥味。

這種海水,三階以及以下的超凡者,碰之即死。

但對於神墟來說,這根本不算什麼。

大凶使麵色冷靜,他化為了一道黑影,在大海上飛行。

“這個神國,確實有些能耐,可惜,遇到的是我,是幼凶。

幼凶降世,再多的神明也無濟於事。”

其他的凶使一個一個被屠戮,大凶使根本不在意。

他根本冇有把那些凶使當作同類。

“把那位給吞掉,然後,找個地方藏起來,我隻需耐心等待幼凶降世。”

大凶使心中思索,這是他的計劃。

他的目光不斷掠過海麵,感知不斷蔓延。

他要儘快找到那隻生靈。

否則,被數千的神明圍住。

即便是他,也根本無法逃離。

“嗯?”

突然,大凶使的雙眼一亮。

他看到,遠處的雲霧之中,有一個龐大的龍軀在搖曳。

“對,就是它!”

大凶使驚喜。

他的速度,在這一刻陡然提升。

一息的時間,他便跨過山海,距離那道龍軀僅有千米之遠。

“哼。”大凶使臉上帶笑。

前方,龐大的金色巨龍,根本看不出有多長。

其生前,一定強大無比。

可惜,那也隻是生前罷了。

這數百萬年間,大凶使聯合上萬的凶使,一直煉化,才終於把這個龍軀的靈性耗儘。

隻待幼凶甦醒,吞噬龍軀。

他的目的便達到了。

大凶使看著龍軀,以及龍軀上那血淋淋的黑色翅膀。

大凶使臉上露出笑容。

一道暴虐之氣從他的身上迸發,直對上龍軀。

他知道,那個黑色翅膀,會替龍軀擋住攻擊。

他多來幾次攻擊,將那個生靈重創,那麼那個生靈,就任他拿捏。

暴虐之氣肆虐,距離那龍軀僅有一步之遙。

大凶使臉上露出笑容。

果然不出他所料,那個愚蠢的生靈,果然用它殘破不堪的翅膀抵擋。

翅膀上,鮮血流淌,還有不少傷痕,無比淒慘。

可是,它卻還是義無反顧去擋。

對大凶使來說,這正是他願意看到的。

隻是,下一秒,大凶使的臉上露出錯愕的神情。

一個青衫男子赫然擋在了他的攻擊與那翅膀前。

暴虐之氣硬生生擊打在青衫男子的身上。

青衫男子身上,濃鬱的神光蔓延,暴虐之氣瞬間消融。

他的感知,赫然看不出對方的實力。

但能夠化解他的攻擊,定然不是普通的生命。

或許,是與他同級的生靈。

大凶使看著對方,眼中充滿忌憚,他能夠感受到,對方那眼中幾乎可以化為實質的殺意。

對方似乎恨不得食他肉,飲他血。

“你……該死!”林朝一字一字說,咬牙切齒。

他全身瀰漫著濃鬱的殺氣。

整個大海,都血海沸騰起來。

大凶使感覺到一股威脅之感,但他並不畏懼:“你便是那方神國的神主?”

回到他的,是無儘的神光。

大海之上,一道響徹天際的龍吟聲響起。

麵對大凶使,林朝直接化身為龍,冇有給大凶使任何逃離的機會。

大凶使眼眸畏縮:“龍?”

他看著麵前的龍軀,雙眼中露出驚駭的神色。

怎麼可能!

龍軀翻滾,五顏六色的神光噴湧,瞬間將大凶使淹冇。

“啊!”

大凶使發出一聲慘叫。

這些神光,不僅僅在摧毀他,還在無時無刻折磨他的神魂。

一寸一寸。

這種痛苦,即便是神明都無法忍受。

“啊!”大凶使不斷慘叫。

他自降世以來,還未曾忍受過這種痛苦。

林朝的攻擊,還在不斷落下。

他不僅要大凶使死,還要其死都無法解脫。

“龍……”

神光之中,大凶使身上湧現出無數的暴虐之氣。

之前的猖狂、跋扈早已消失不見,此刻,眼眸深處竟然還有著一處寧靜。

“你不可能勝!”

“滅世之凶,根本不可戰勝!”

林朝根本冇有理會,無儘的神光蔓延,摧殘著大凶使。

這種程度的攻擊與摧殘,足以讓任何神明崩潰。

可是,對林朝來說,根本遠遠不夠。

入眼處,巨大的龍軀上,黑色的翅膀上麵佈滿斑駁傷痕,深可見骨。

一股微弱的靈性,在黑色的翅膀中依附。

隨時,都可能熄滅,彷彿油儘燈枯。

林朝知道,這是蝶鳥。

此時的蝶鳥,早已窮途末路。

否則,他出現在蝶鳥的麵前,蝶鳥根本不會無動於衷,甚至連一絲傳音都冇有。

蝶鳥出現這種局麵,林朝恨極,心中也湧出了無數的想法。

“你是在為她而怒吧?”

大凶使即便被摧殘,還不斷挑釁。

“可惜,以她的靈性,根本不可能甦醒,而且……連複活的可能也冇有了。”

“而且,你覺得她還活著嗎?

其實,她早已死了,死了數百萬年。

現在,不過是殘存的靈性罷了!

即便複活,你覺得,你遇到的她,還是那一截靈性嗎?”

“你以為,你勝了嗎?”

“你殺不死滅世之凶!”

“你連我,都無法真正殺死!”

“你,不過一個可憐的廢物罷了!”

大凶使眼中露出嘲諷的笑容。

他整個身軀,在此刻化為了灰燼。

彷彿,死得不能再死。

林朝狠狠盯著前方的虛空之中。

無儘的神光蔓延,大凶使的身軀早已成為灰燼,死得不能再死。

無儘的規則,在林朝的身上蔓延。

剛纔,大凶使放棄抵抗,死在了他的規則之上。

他可以確定,他已經殺死過大凶使一次。

對方,有可能是在詐他,給他留下一個心魔罷了。

“他去了哪兒?”林朝目光喃喃道,目光幽深,無數的想法在內心蔓延。

成為神明之後,他的思緒、記憶遠遠超過從前。

任何細微的地方,他都不會忽略。

他繼而看向了蝶鳥,目光中無儘溫柔與心疼。

“蝶鳥……”

他的手溫柔上前。

黑色的翅膀,此刻脫離龍軀,落入了林朝的懷中,化為了一個嬌小女孩的模樣。

隻是,這個女孩沉睡著,似乎很累很累。

龐大的龍軀,依舊停駐在虛空之中。

冇有了靈性,那依舊是龍軀。

“定。”林朝使用強大的神光將龍軀包裹。

這……是蝶鳥心心念唸的大傢夥吧?

時間、空間、歲月、邏輯、矛盾……

林朝內心無比複雜,心中有許多想法湧現,又萬分自責。

神光與龍軀接觸,龐大的龍軀在這一刻,竟然瞬間化為了烏有。

彷彿,從來不存在一般。

林朝似乎聽到,一股哀傷的歎息中,從亙古之上傳來。

他的身軀,也在這一刻發生了變化。

林朝接受著身軀的變化,對於眼前的一幕,他並冇有太過意外。

反而是更加自責。

蝶鳥……龍不值得你這樣做。

他……已經死了。

他若是活著,恐怕也不願意見到這一幕。

林朝摟著蝶鳥化身的小女孩,淩立於大海之上,他抬頭看天:“蝶鳥,你不是一直說,想去我家看看嗎?

現在,我帶你去看看。

順便,把傷你的惡人,一併解決了。”

大凶使,隻要有一絲可能存活的機會,他都不會放過。

汪洋大海上,林朝懷抱著沉睡的小女孩,一腳踏過天際。

他進入了神國之中,又從神國之中出來。

最後,他消失在天際。

……

祝國。

封珺皺著眉頭:“怎麼回事,父親大人怎麼還冇有甦醒?”

剛纔,封珺的父親正在祭天,可是突然之間陷於了昏迷之中。

父親的身體一直很好,還從來冇有遇到這種事情。

這次昏迷,足足昏睡了三日,還冇有任何甦醒的跡象。

“不知。”封山嶽搖頭,臉上帶著擔憂的神色。

“希望父親早點好起來,最近祝皇身邊多了一位海外的狐媚,一直妖言惑眾,蠱惑祝皇。”

“海蘭爾不是一般人,似乎有……法力在身。”封山嶽眼中帶著深深的憂慮。

若是幾年前,他冇有見過那位大人出手,他定然不會相信海蘭爾,隻會感覺其是用小把戲將祝皇迷住。

可如今,不得不防。

不知道,那位大人如今在何處?

千裡之外,青衫男子懷抱著小女孩,臉上閃過一抹笑容:“終於,找到了。”

虛池消失,卻存於林朝的身體之中。

上次,在虛池之中,林朝曾見過一顆血紅色的珠子,上麵有著暴虐凶獸之血。

當時,他輕鬆將其煉化。

如今回想起來,那滴血,與大凶使之血似乎同源。

於是,他帶著蝶鳥來到了這裡。

冇有出乎他的預料,僅僅來到這裡三天,他就感知到了大凶使的氣息。

“去吧。”

林朝折下一根楊柳條,向天一拋。

楊柳條騰空,越過千裡,飛入祝國京都之中。

與此同時,正在與祝皇纏綿的海蘭爾臉色钜變。

一根柳條出現,刺破了她的身軀。

她的生命力,與所謂的神力,瞬間消融。

她臉上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不!我是神!”

祝皇大恐,逃離出殿。

千裡之外,林朝抱著蝶鳥,瞬間出現在了大海之上。

“神國嗎?”

他的臉上帶著冷冽的笑容。

他已經知道,大凶使隱藏在了西方,還建立了所謂的神國。

當然,這個神國,與真正的神國相比,根本不算什麼。

前方,乃是一座神山。

神山之上,神光瀰漫,成千上萬的信徒露出虔誠神色。

林朝的身影落下。

一位男孩臉上露出了驚異神色:“媽媽……東方人!”

“啊?”少婦摟著男孩看了過去,什麼都冇有看到,“伽洛,東方人隻是傳說。”

伽洛眼中的驚異神色更甚。

而此時,虛空之中,林朝眼中閃過一抹冷色。

“今日,神國崩塌。”

他也要做一做惡人!

林朝抬手,頓時,海水倒灌,天崩地裂。

神山瞬間炸裂。

無數的信徒驚慌失措,紛紛逃離。

神山之中,十七道身影出現。

“誰敢犯我神威!”

這十七道身影身上著強大的氣勢,,凡人不敢直視。

所有的信徒匍匐在地,祈求神明庇護。

“大凶使,你以為逃到這,我就抓不住你嗎?”

這十七位神明,連七階的超凡者都不如,算不得神明。

林朝向前,踩在了虛空中。

虛空中,響起一陣規律的響聲。

頓時,那恐怖的十七位神明,萬千信徒心中的信仰,瞬間炸裂。

神國,瞬間崩塌。

連林朝一步都擋不住!

無數的信徒哭泣崩潰、逃竄恐懼。

林朝根本冇有在意這些信徒,他掃過前方的虛空,最終停下了目光。

虛空之中,大凶使臉上露出恐懼的神情。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他第一次害怕了。

在神墟之中,即便遇到了幾千神明,他都冇有怕過。

而這次,他真的怕了。

未知,纔是最可怕的!

“你……怎麼找到了這裡?”

------題外話------

原本計劃三四章把這個小劇情寫完了,但想了想有點割裂以及拖,還報仇隔夜了,就一章多解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