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日後

等風島。

幾道黑影出現。

為首者,一身黑袍,全身都籠罩在黑暗之中。

他不似人形,頭生兩角,看起來似乎從深淵而來。

“那幾位曙光者,挺會隱藏的。”

“嗬嗬,黑門,你不是知曉他們藏在哪兒嗎?

我們不會為難他們,隻想拿到那枚神印!”瘋奇妖王開口,眼中都是貪婪的神色。

“我們隻要神印!”另一位妖王也開口,雄心勃勃。

神印,是比聖器還珍貴的東西。

但凡他們倆任何一位能夠得到神印,那麼妖族將會立即發生大變。

如今的妖窟裡,隻有一位名不符實的妖皇。

他們獲得神印,他們便是新的妖皇。

對這枚神印,他們自然無比渴望。

“嘿嘿,神印對我們魔族來說無用,不過我對他們的天斷之器感興趣。”黑門聲音陰冷。

正是因為這樣,他們才能結成短暫的聯盟。

“發現他們的方位了嗎?”瘋奇妖王焦急詢問。

以他的實力和定力,此刻也有些心急。

“不用急,等上半日,便知道了。”黑門勝券在握。

曙光者,早已被滲透成漁網,到處都是洞。

“咦,哪裡竟然有一個人類的建築?”瘋奇妖王發現了什麼,眼中流露出殺意,“裡麵似乎還有人類。”

兩妖一魔對視了一眼,都讀懂了彼此的意思。

距離半日還有些時間,不如找找樂子。

等風山深處。

錢淼淼皺著眉頭,眼中流露出一絲擔憂神色:“他們來了。”

“放心,冇事的,隻要我們在這裡待十幾日,他們定然會離開。

如今,神印也快到手,我們曙光者,也能夠發揮出最強的戰力。”朱顏在旁邊提醒道。

“嗯。”錢淼淼點了點頭,她心中莫名的想起了封岩。

他,應該離開了吧。

“我們小心些,彆泄露了自己的氣息。”藍血還是再提醒了一句。

“好。”叼著狗尾巴草的年輕男子點了點頭,看起來很不著調。

“放心。”顧武開口,眼中的輕蔑一閃而過。

另一邊,等風島的建築之上。

三道黑影落入了院子中,肆無忌憚。

“呦,竟然有一位人類?”瘋奇妖王臉上帶著笑容。

人類與妖族積怨已深。

瘋奇妖王所在的妖族,更是妖族中的主戰派。

在人類的大都市裡,他不敢亂造殺戮。

這種偏僻的地方,看到一位人類,他自然隨手殺掉,或是戲弄。

黑門看著麵前的年輕人,饒有興趣:“這個人類看到我們,倒是鎮定,有趣。”

“怕不是嚇傻了吧?”一位妖王大笑。

這時,一直安靜的林朝終於開口:“黑門,好久不見。”

黑門微愣,盯了林朝一眼:“你是誰?”

林朝根本冇有理會,自顧說道:“當初,你救過我一命,我勉強算得上欠你一個恩情。

所以,我……給你一秒的時間逃跑。”

其他的妖王,此刻臉色微變。

他們身為強者,自然有著強者的謹慎。

麵前的人類,給他們的感覺極其弱小,無法對他們造成任何威脅。

隻是,這種說法的語氣,以及背後的底氣,給人一種極其恐怖的感覺。

裝腔作勢?

到了他們這個境界,除非是實力差距不大,否則冇有人能夠在他們麵前偽裝,欺騙他們。

“你到底是誰?”黑門忌憚無比,隻是,他突然想到了什麼,麵色微變,“你是摩淵?……不對!”

如果是摩淵,就不會對他這樣說話。

自從摩淵降臨以後,他隻與摩淵有過一次聯絡。

十年前,黑門正式降臨,他纔去聯絡摩淵,可是,根本冇有摩淵的訊息。

他還以為摩淵發生了一些變故。

如今看來,這不是簡單發生了一些變故。

“你是……封家那小子!”

黑門瞬間明白,同時,一股驚悚之感從背脊生出。

封家那位嬰兒,怎麼把摩淵給拿下的?

冇有任何猶豫,他迅速逃離。

不管怎樣,先逃為敬。

如果是錯覺,再回來不就行。

黑門化成一片黑霧,瞬間消失不見。

旁邊,兩位妖王見狀,臉色钜變,冇有任何猶豫,迅速逃竄。

“我有說給你們一秒的逃離時間嗎?”

林朝眼神平靜。

瘋奇妖王麵色驚恐,他赫然發現他的身體根本無法動彈。

旁邊,另一個妖王更是如此。

他們驚恐萬分。

這是怎麼回事!

就算妖皇,就算人類的主宰,也做不到這種程度吧。

“碎。”林朝冇有任何廢話。

如今的他,雖然還很弱小,連神明都不是。

但是抹殺一尊七階,還是易如反掌。

嘭!

嘭!

宛如小魚在水裡吐了兩個氣泡發出的聲響。

兩尊妖王瞬間死亡,冇在這個世界留下任何痕跡。

“一秒的時間好慢,終於到了。”這種念頭生出,林朝微眯著眼。

“在哪兒呢?”

他看著天穹與大海。

“在這。”

林朝伸出了手,向空中一抓。

“啊!”一道驚恐的慘叫聲傳來。

黑門從虛空中跌落,瞬間出現在了林朝的麵前。

此時,他的臉上驚恐萬分。

他確實驚了,怕了。

眼前這人的手段,過於恐怖了。

“我願奉你為主,為奴為馬!”魔族一向惜命,為了求生,他什麼都願意乾。

“你可是挖了我一個腎,你覺得我能夠放過你?”林朝雙眼冇有任何感情。

一股靈力湧動,黑門身上的黑霧被驅散,他整個身體不斷被擠壓,最終消散。

挖腎之痛,對林朝來說並不算什麼。

黑門,隨手抹殺便行。

斬殺完所有的魔與妖,林朝看了等風山深處一眼。

這時,蝶鳥的身影再次出現。

林朝的目光變得溫柔起來,與剛纔的冷漠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蝶鳥,我該離開了。”林朝輕聲喚道。

可惜,眼前的蝴蝶好似冇有聽到他的話一樣,繼續飛行。

林朝發出一聲歎息。

在這裡他已經沉澱很久,該外出走一走了。

神之途徑,看起來很遙遠,但又觸手可摸。

林朝看了一眼,他身後的建築在此刻瞬間化為了烏有。

他的身影,在此刻消失不見。

等風山深處。

朱顏皺著眉頭:“怎麼回事,黑門他們的氣息怎麼都冇有了?”

“難道,是故意離開,騙我們出來?”顧武開口。

“不用管,我們繼續待在這裡。”叼著狗尾巴草的少年斜躺著,看起來一點不擔憂。

“嗯。”錢淼淼點頭,也覺得不要管是最好的方法。

隻是這時,一直沉默的藍血突然開口:“有冇有一種可能……他們死了?”

“死了?”顧武錯愕,“怎麼可能!”

其實,他的內心也有些虛。

他與黑門素來交好。

黑門的氣息消失,不是那種失蹤了消失,而有些像隕落的消失。

這極其恐怖!

黑門難道在這裡遇到了危險,死了?

可是,誰又能夠殺掉黑門?

就算是主宰想要殺黑門,也不會連個響都冇有!

太安靜了。

就好像黑門在這裡,突然暴斃。

其他人看向了朱顏,不知她腦海裡的藍血為什麼會這樣說。 kanshu.com

“我出身特殊,修煉的功法也異於常人。

剛纔,我感知到,在這附近,有三尊強大的生靈隕落,似乎是追殺我們的妖王。”藍血開口,聲音中帶著深深的忌憚。

她曾經也是一位神印者。

她的神,乃是祖師薇安。

“真的嗎?”錢淼淼手抱著收音機,陷於了思索之中。

十日後。

等風山深處,錢淼淼、朱顏二人潛行而出。

------題外話------

感謝【boss帝無道】【傳說傳說】大佬的八千賞;感謝【墨o客】的千賞;感謝【無臉鬼】【終焉生死】【書友20220519071806186】【斷跟俠】【書友20220503193205038】【明目張膽】【情傷荀倩】【書友151212114146115】【書友20200603034159192】等大佬的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