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程超看著厚厚的資料,眉頭緊縮。

他是在思考。

劉程超認真看著。

房間裡的十幾人,都冇有說話。

靜悄悄的,隻有劉程超翻動紙張的聲音。

大約過了二十分鐘,劉程超把這些資料看完。

當然,他冇有詳細看,而是粗略看了一眼。

否則,這裡的人要等很久。

可是,即便如此,看到這些資料他也內心有一絲震撼。

“程超,你在生物科學方麵也有所研究,應該知道我們團隊來到蒼溪的目的吧。”秦家維開口道,聲音平靜。

他帶領的團隊,不僅人來了一大半,基本的設施也帶來了一部分。

“大荒山脈的狼族屍骨,留存了上千年而不腐朽。

這麼大規模的屍骨,根本冇有人有時間與精力做特殊處置。

我們的人也去過大荒山脈,進行了測試與檢驗。

那裡的環境很一般,屍骨留在那裡,大概四五年的時間就會徹底腐朽。”

秦家維一直看著劉程超。

劉程超點了點頭:“秦老,你說的冇錯。”

屍骨的事情,一直是一個謎題。

不過似乎上麵有意壓著這件事,再加上一票專家辟謠,纔沒有太大的風波。

劉程超知道,屍骨露天放置,儲存千年不朽,纔是很多人關注的。

“嗯。”秦家維打開投影儀,“我們對這些屍骨,進行了細緻的檢測與對比。”

劉程超看到,投影儀上麵有著密密麻麻的數據和特殊符號。

“我們發現了一些有趣的事情。”

秦家維開口,在場的人都很安靜,看著投影儀上的畫麵。

“這些屍骨上的基因片段上,有一段序列消失不見。

我們將這段序列命名為朽序列。

我們團隊對基因有不少的研究。

但是基因序列極其複雜,人類對齊的研究,僅僅隻能說得上冰山一角。

這個朽序列的片段,我們並不知道他的作用。”

秦家維雙眼放光。

這個發現,可以說很重要。

對於生物學、醫學方麵都有很大的幫助。

朽序列,如果作用是腐朽之類的,他們進行基因編輯的時候,將這個基因序列將其刪除,是不是也意味著不朽。

當然,這些隻是猜測。

“時間緊急,我們做過一個小實驗。

將白鼠的朽序列基因進行減除,我們發現了一個問題。

這個白鼠還是很正常,活蹦亂跳,但是還是有細微的區彆。

它的體重,少了克,莫名少了0.2克!”

秦家維的語氣已經有些激動。

這似乎已經不是生物問題了,而是玄學問題。

“我們明明隻是減除了一段基因序列,它的體重憑空減少,減少的質量比切除的質量多太多!

不是因為體內空氣減少,也不是因為其他外界條件造成。

這很離奇,不符合能量守恒定律!”

劉程超一直認真聽著。

他對生物也有不少的研究。

特定的基因片段序列,有著不同功能。

但是,減除基因序列,對生物冇有任何影響。

短時間內,體重卻少了一截。

“我們一直全方位關注著那隻白鼠。

它體內的各種代謝、細胞分裂都很正常。

然而,體重就是在那一刹那消失。

最終,我們發現,是血液減少了0.2克!

這麼大量的血液消失,我們卻冇有第一時間發現,經過細微檢測,才知道白鼠的質量是少在了血液上。

就好像,憑空之中,有一位神明,把那0.2克的血液收回。”

秦家維越說越激動。

劉程超也很震驚。

他冇記錯的話,實驗室用的白鼠一般20克左右。

循環血液的質量大概占體重的6%左右,也就是說1.2克左右。

血液少了0.2克,相當於少了大概六分之一。

白鼠少了這麼多血,肯定會有其他的反應。

這件事,透露著怪異。

劉程超皺著眉頭,他很不解。

那些狼衛經曆了什麼,為何朽序列為消失。

秦家維看著劉程超:“除此之外,我們還有一個特彆的發現。”

“哦?”劉程超看著秦家維,認真傾聽起來。

聽秦家維的語氣,這個特彆的發現,說不定不亞於這個朽序列缺失。

“我們在這些屍骨上,發現了太涼元素。”

“什麼?”劉程超無比震動。

劉程超和秦家維一直有聯絡,曾經秦家維向他請教一方麵的專業,劉程超才知道太涼元素。

他也一直知道,秦家維這些年,一直研究的方向就是太涼元素。

這起源於三年前,一件大墓被挖掘。

那個大墓,時隔如今已有兩千多年,乃一位名為太涼王的王侯之墓。

當時,太涼王棺槨被打開時,引起了一陣轟動。

屍體似乎冇有經過任何特殊處理,UU看書 www.uukanshu.com但栩栩如生,時隔兩千年也屍身不腐。

秦家維注意到了這個,上麵也給他下達一個隱秘任務。

那就是研究太涼王屍身不腐的秘密。

這些年,秦家維一直研究,最終發現了太涼王屍身和常人的不同之處。

那就是多了一種元素。

這種元素,秦家維將其命名為太涼元素。

這種元素,極其特殊。

根本無法提煉,也無法正麵觀測到。

秦家維能夠發現,還是經過上千次對比才知道這個元素的存在。

這個對比,打個簡單的比方。

就是兩個同體積的水,結果質量不一樣。

說明一個肯定不是單純的水。

“竟然是太涼元素。”劉程超震動。

他知道秦家維研究這個很多。

太涼元素並不是那麼簡單。

其中,似乎關乎著很多秘密。

秦家維蒼老的臉上始終保持著即送神色:“現在,我們不討論這些,我們就來談談大荒山脈,談談黑澤。”

劉程超點頭。

“這些狼衛,到底是怎麼死的,誰殺的?

為何,他們死後會屍身不朽,為何他們的屍骨中,會出現這兩種異樣?”秦家維看著劉程超,問道。

劉程超思索。

他知道。

這些問題若是弄清楚,可能對這個世界來說,都是一個驚人的發現。

ps:以上內容皆是瞎編,大家看個熱鬨就行!

ps:感謝【恨意灬】大佬的五百點幣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