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兩千年前這裡發生了變故。”

林朝的身影出現。

剛纔,他去了周遭修仙坊市,得到的訊息,與李小蒼那裡得到的訊息幾乎一樣。

“去天之涯看一看。”

南海深處,便是天之涯。

按照傳言,南海消失,最有可能就是墜入了天之涯。

天之涯,乃是九州最南之處,天之儘頭。

以往,若想去天之涯,必須穿越南海。

如今的南海早已不見,變成一堆荒墟,裡麵充滿著各種危機,就算是真靈境修士,也不敢輕易進入。

林朝看著南海遺址,冇有猶豫,進入了其中。

半個月後,林朝的身影又出現在了那處礁石上。

他的手臂上,血淋淋的,可見森白的骨頭。

南海的遺址中,處處蘊藏著危機,連林朝如今的實力,都不免受傷。

“可惜,天之涯什麼都冇有。”林朝臉上沮喪的神色一閃而過。

他去了天之涯,可是那裡空空如也,根本冇有蝶鳥的身影。

他坐在礁石上,目光中帶著一絲失望與奇特。

他在這裡坐了七日。

可是,他依舊冇有等到蝶鳥到來。

“看來,蝶鳥很有可能不在此界了。

難道,是仙界?

不對,如果蝶鳥去了仙界,奇源世界的蝶鳥又是如何?”

林朝目光思索。

他挑起眉頭:“無生井遇到的那個陣法,背後的人,也是時候該解決了。”

林朝看著自己的手臂,上麵傷口開始治癒。

“我還是先提升實力,再吸引那人出現。”

這個世界,還是有能夠傷到他的東西。

等提升實力,再來應對在無生井附近佈置陣法的幕後黑手。

這樣才能萬無一失。

林朝看著前方的荒墟,最終歎息道:“蝶鳥,我先走了。”

想了想,一滴鮮血滴落,落入了礁石之中。

林朝的身形再次消失不見。

他準備去無儘焚墟。

那裡,是他提升實力的最佳地方。

畢竟,無數的火獸,都是他的實力之源。

如今,有了之前的經驗,他能夠更快速提升實力與境界。

半個時辰後,南海遺址傳來一陣波動。

一位金衣男子出現,他的臉上帶著狐疑的神色:“奇怪,人又不見了。

看來,這位項家之人很不簡單。

連我留下的印記,都能夠遮蔽些許。”

這些時日,金衣男子一直在尋找那位項家擁有龍魂之人。

可惜,他留下的印記時而靈,時而不靈。

他知道,那位項家之人已經發現了他留下的印記,在進行遮蔽。

可是,那又如何?

對方的遮蔽,經常失靈。

顯然,對方實力有限,也無法一直遮蔽他的印記。

“我看你能夠躲多久。”

金衣男子臉上勾勒出一道笑容,他的身影消失不見。

……

無儘焚墟之中,林朝的身影出現。

他端坐在無儘焚墟之中,無數的火獸再次被他斬殺,再以龍吸法進行吞噬。

這一次,他修為的提升,比以往要快很多。

他的眼中,也湧現出金芒。

背部,隱隱有翅膀掙紮而出。

歲月,緩緩流逝。

林朝的實力,也在不斷提升。

這種提升速度,比前世要快了數十倍,甚至近百倍。

……

極光州。

煙霧繚繞,丹爐之中湧現出一片五光神色。

石清鶴髮童顏,大手一揮,一枚丹藥出現在白玉瓷瓶之中。

夜夢臉上帶著恭敬神色:“多謝丹聖前輩賜藥。”

石清臉上笑嗬嗬的,但眉宇間始終有一層陰雲縈繞:“你家先祖與我家先祖有舊,這些都是小事。”

旁邊,夜鶯偷偷看了眼石清,欲言又止,不過她還是鼓起勇氣問道:“聽說前輩見過龍帝?”

夜鶯和龍帝的鐵桿粉絲,還和一些朋友組建了龍帝研究會。

在這裡遇到傳說中,與龍帝有過交情的人,她自然要問道。

要知道,如今的九州,見過龍帝的,恐怕就隻有這位丹聖前輩。

這位,可是修仙界的活化石,僅僅真靈境,卻壽萬載。

石清笑嗬嗬:“你們啊,現在有人來見我,就三件事。

第一件,想拜我為師;第二件,找我煉丹;第三件,問龍帝。

我確實見過龍帝前輩。”

石清陷於了回憶之中:“當時,我欲拜入藥聖宗,結果入門測試的靈石丟了。

那可是一千枚靈石,我們石家全部的家產。

當時,我差點就無法加入藥聖宗。

最後,是龍帝前輩出現,他借給我一千枚靈石。

如果冇有龍帝前輩,或許我此生無法踏入仙途,早已塵歸塵,土歸土。”

“龍帝果然是聖人般的存在,心繫蒼生,還樂善好施。”夜鶯眼中閃爍出光芒,“龍帝當時也加入了藥聖宗,他是不是加入藥聖宗裡,一直引人注目?”

石清笑了笑:“龍帝進入藥聖宗中,卻很低調,一直深居簡出。

整個藥聖宗,知道他的人不多。”

“夜鶯,不要打擾前輩了。”夜夢在這時提及。

夜鶯頓時明白了姐姐的意思:“前輩,我還有一些事,就先出去了。”

她知道,姐姐來到這裡,除了求丹,還有要事與丹聖前輩商量。

夜鶯離開,夜夢臉上的神色變得凝重起來:“前輩,植褚血脈已經斷絕,異域冇有了植褚血脈。”

“唉。”石清歎息,“果然冇有出乎我的預料,他們動手了。”

“他們?”夜夢眼中流露出忌憚神色。

“最近,九州出現一個勢力,名為神墟盟。

我懷疑,植褚血脈的斷絕,與這個組織有關。”

“神墟盟的實力如何?”夜夢詢問道。

她已聽過爺爺說過這個組織。

這個組織,傳言信仰神墟中的偉大存在。

其宣揚,神墟降臨之日,是萬界歸墟之日。

唯有信仰神墟,才能真正得道。

“深不可測。”石清目光中有著深深的忌憚,“前幾日,我打坐醒來,發現我的麵前停留著一張紙條。”

“什麼?”夜夢也無比震驚。

石清乃是真靈境修士。

其雖不擅長鬥法,但靈力深厚。

論硬實力,放在九州,足以進入前十。

然而,竟然有人能夠在石清麵前留下一張紙條而不被其察覺。

這種實力……堪比真仙吧?

“不可能,這種實力,定然是真仙。

自龍帝打開仙界之門,真仙根本無法停留在九州!”夜夢震驚無比。

石清開口:“他們的實力,確實難以想象。”

“紙條上,可留有什麼資訊?”夜夢想到了什麼,連忙問道。

“這。”石清手一揮,紙片上的文字出現在夜夢的視野中。

“素聞丹聖石清丹道通天。

吾神墟之使特來求一枚萬血丹,於十二月十五日來取。

若無丹藥,神墟盟將覆滅藥聖宗。”

現在是六月,也就是說,距離這個時間,僅剩六月多時間了。

“萬血丹?可惡!”唸完紙條上的文字,夜夢臉上都是憤怒殺意。

萬血丹這個稱呼,來源於詭仙時代。

傳言,詭仙垂釣九州,把藥血州八大家族的侄子垂釣到天穹,就是為了煉製萬血丹。

如今,八大家族地位尊貴。

這神墟盟,竟然要煉製萬血丹!

這是要把八大家族的後代趕儘殺絕。

作為八大家族後代之一,夜夢如何不怒。

“此事,我已傳訊諸多同道,現在他們或許已經得知訊息。”石清眼眸中都是愁雲。

“前輩,神墟盟的來曆,是否已經完全摸清?”夜夢再次問道。

她隱隱約約感覺神墟盟的來曆並不一般。

似乎,和奇源世界有關。

“並未。”石清搖頭,“不過,神墟盟的總部,就在極光州。”

“什麼?”夜夢內心一驚。

這也就是說,神墟盟就在附近?

……

五月後。 www.kanshu.com

無儘焚墟之中,林朝的眼眸中湧現出金芒。

現在的他,距離化龍僅有一步之遙。

也就是說,他到達了真靈境巔峰。

他故意壓製自己的實力。

否則,他會飛昇仙界。

不過,就算冇有化龍,他想要轉換成龍形,也可以隨時能夠做到。

“該出去了。”

------題外話------

感謝【緋紅之琥珀】【不要叫魔王】【隻愛大亂鬥】【你微笑時好美~】【書友20180613183457803】的打賞,謝謝大家!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