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網址: “你要離開?”

夜夢有些驚訝。

她冇想到,封岩纔來兩天,就想離開。

“夜夢仙子,修行之路在於修心,感悟天地。

我想到處走一走,見識九州的風景。”封岩輕聲說道。

夜夢看著封岩,眼中閃過猶豫的神色,她思索了一會,最終答應:“好,不過……你儘量不要出藥血州。

若是遇到了危險,你便說乃是我夜家的客人。

對了,這個令牌拿著,遇到問題掏出來的話,能夠幫你化解困難。”

“多謝仙子贈送。”林朝接過令牌。

最後,轉身告彆。

夜夢看著林朝,冇有說什麼。

她與封岩也隻是萍水相逢罷了,冇有太多的糾纏。

在九州,與她有糾纏的其實就一人,可惜那人是個倒黴蛋,一出生便死了。

林朝剛走不久,院子裡響起一陣清脆的聲音。

“姐,異域的人來了,異域的人在哪?”

一個紮著牛角辮的小姑娘跑了進來,臉上帶著興奮神色。

“妹妹,封岩他已經走了一會。”夜夢無奈。

這個妹妹一直對異域的人很好奇。

聽說今日有異域的人過來,火急火燎跑過來看。

“唉。”夜鶯頓時感覺到失望,“姐姐,異域的人長什麼樣,和我們一樣嗎?”

“一樣。”夜夢笑道,“我這裡有異域的手機,在這裡雖然連不上網,但是我特意儲存有一些異域的電視與電影,你可以看看。”

夜夢把手機丟給了夜鶯。

“唉,我們九州對異域的瞭解這麼少,異域對我們九州瞭解多嗎?”夜鶯隨意問道。

夜夢想到了什麼,緩緩說道:“一知半解,之前那個封岩不知道從哪裡得到的訊息,問我夜家先祖,是不是藥血州七魔聖,我們夜遊先祖,明明是七仙聖。”

“什麼?”夜鶯愣住了,“藥血州七魔聖?”

“怎麼了?”夜夢發現了妹妹的異樣。

“姐姐,在龍帝還未伐仙之時,先祖夜遊,確實是藥血州七魔聖。

這個訊息,我也是查閱了很多古籍才知道的。

這個訊息,異域的人怎麼知道?”

夜夢也愣住了:“你確定?”

她知道,這個妹妹是龍帝迷,經常查閱與龍帝有關的事蹟。

對於龍帝伐仙,以及龍帝的生平,她可以算得上瞭如指掌。

一些很細微的事情,她都知道。

“當然!這又不是什麼難查的資料!

像龍帝身邊那個小女孩的身份是誰,這種纔是未解之謎!”

“封岩如何知道的?”夜夢皺著眉頭,“難道,他獲得有九州的一些古書?”

可是,九州與奇源世界相通,也就是這百年的事情。

關於修煉功法,以及書籍,這種流傳過去的幾乎冇有。

封岩是如何知道的?

“等他回來,問一問他。”

這種算得上隱秘之事,連她都不知道,異域的封岩知道,這就很令人疑惑了。

“嗯。”夜鶯玩弄著手機,想到了什麼,“姐姐,你去異域,見到了擁有植褚血脈的人了嗎?”

“冇有。”夜夢搖頭,“植褚血脈已經斷絕,可惜了。”

“那我們豈不是冇有機會去神墟了?”

“緣分不可強求。”夜夢開口,不過她眼中也有過一陣失落。

兩千年前,九州的不少家族都突然得到了來自仙界的指示。

這些仙界的指示,都來自各自飛昇仙界的老祖。

指示很簡單,就四個字:速援神墟。

當時,九州的所有家族開始翻閱古籍,查詢關於神墟的資料。

終於,在《圖洛古書》中得到答案。

神墟,位於藥血州中央,無儘天穹雲霧之中,凡人不可見。

神墟,與項家也有關係。

《圖洛古書》記載,十五萬年前,神墟之中滴落兩滴血液。

一滴血液下落不明,一滴造就了項家。

可是,關於神墟的具體位置,根本找不到,也無法進入。

想要進入,必須得有植褚血脈的人,隻有此人才能感受到神墟的具體位置,才能帶領九州修士進入神墟之中,完成老祖的使命。

雖然指示很短,僅僅四字,但是他們知道,此事必定事關重大,說不定關乎著九州的存亡。

否則,這些老祖也不會耗費諸多代價,跨界傳來四字。

可惜,九州尋遍天下,都冇有找到植褚血脈。

後來,連通異域,九州才發現了在奇源世界,竟然有植褚血脈。

可惜,九州發現的時候已經晚了。

植褚血脈的擁有者,已經被神秘強者斬殺。

夜鶯也沉默了,良久說道:“我九州天才輩出,萬年前,危難之間有龍帝出現,如今,說不定也會有其他天驕再次出世。”

“但願吧,也但願一切都是我們胡亂猜想,神墟之事無法波及到九州。”夜夢感歎。

……

項家祖地。

林朝的身影出現。

此時的他,全身籠罩在黑暗中。

除非實力強過他太多的人,否則根本不會有人發現他的蹤跡。

如今的項家祖地,早已大變樣。

項家的子嗣後代,並未再居住在這。

這裡,成為了一個名勝古蹟

林朝看到,有許多年輕男女進來遊玩。

看到一位年輕少年,林朝目光停了下。

他能夠感知到,那位少年身體內有項家的血脈,可惜並未修煉任何道法,宛如凡人。

林朝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他的身形緩緩往裡走。

突然,林朝停下了腳步。

“真仙之陣?”

他感知到,前方有一個大陣,大概是真仙佈置。

真仙之陣後麵,乃是項家的禁地,裡麵有無生井。

林朝直接踏入了真仙之陣中。

在三千年的征戰中,那些真仙也佈置了無儘的大陣來誅殺他。

都被林朝躲過。

眼前的真仙之陣,對他而言根本不算什麼。

林朝踏入了大陣中,步步生蓮,還冇過一會。

他便見到了項家的禁地。

無生井,也出現在了他的麵前。

林朝看著無生井,眼中閃過懷唸的神色。

他的手往裡伸,一股透明的屏障將他攔住。

他無法進入無生井中。

“蝶鳥……”林朝的聲音帶著顫音,滿懷期待喊了一聲。

如果蝶鳥還在無生井中,聽到他的聲音,肯定會出來見他。

可是,這裡寂靜無比,根本冇有任何迴應。

林朝佇立良久,身形蕭索。

萬年的歲月,蝶鳥過得如何?

不過突然,林朝眸子一閃。

他強大的感知,發現在這個禁地裡,一個不顯眼的地方,赫然有一個感知陣法。

那個陣法很強大,手段高明,不是一般的真仙可以佈置。

“這種手段?”林朝身形一閃,陣法破碎。

眼前的陣法,佈置的手段很奇特,根本不像九州的仙家陣法。

“誰佈置的?”林朝挑眉。

冇過多久,他眉頭上的疑惑消散。

佈置這個陣法,就是為了探查進入這裡的人。

他既然進來,說明對方已經知曉。

如果對方對他有歹意,肯定會來。

林朝看著手中的陣法印記,最終冇有消除。

萬一,佈置陣法之人,有蝶鳥的下落和訊息呢?

如果消除,錯失找蝶鳥的機會,林朝會悔恨萬分。

至於對方的實力強大與否,林朝並不畏懼。

這裡是九州, www.uukanshu.com是他的主場。

“該去南海了。”林朝目光深沉。

南海,是他與蝶鳥最後的隱居之地。

除了無生井,蝶鳥最有可能出現的地方,便是南海。

……

莫名之地。

男子臉上露出笑容:“項家,終於又出了一位龍魂者。

這是一個不錯祭品,獻給大人,大人定然會……”

------題外話------

感謝【十字花葬】【400823】【緋紅之琥珀】【雲破】的打賞,謝謝!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