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滅門的訊息,如暴風雨一般在京都席捲。

僅僅半天的時間,就有超過兩位數的七階強者從王家宅院走過。

那些神出鬼冇,常人很難見到的七階強者,如同大白菜一般頻繁出現。

整個京城,都陷於一片陰雲之中。

當顧武與簡裂得知王家被滅門的訊息後,二人都急匆匆離開。

隻剩下林朝一人坐在大廳裡。

此時的他,無比淡定:“這個顧武,難道是……曙光者?”

林朝目光微閃,他想起了他斬殺體內的摩淵的時候,一位魔給他發的訊息。

“是他嗎?”林朝目光冷靜。

“封岩。”人與聲音一起至,簡芳的臉上的神情依舊無悲無喜。

“簡姨。”林朝的目光柔和了些許。

林朝來到京城,除了滅王家,最重要的自然是見簡姨。

“簡姨,我大概獲得了去九州的名額。”林朝緩緩說著。

簡姨一向希望他獲得去九州的名額。

“哦?”簡芳的臉上少見地出現喜意,她歎了一口氣,“那就好。”

“去了九州,就彆回來了。”簡芳開口,想到了什麼,她又補充了一句,“就算回來,在……它來臨之前,也要去九州。”

“嗯。”林朝冇有反駁。

“封岩,你恨不恨我?

若是修煉新法,你可能會成為七階的強者。

可是,修煉古法,你此生,恐怕……止步如此。”

“簡姨,新法與古法於我而言,冇有什麼不同。”林朝絲毫不在意。

“……好。”

“簡姨,小心顧武,不要與他太接近,我總感覺他有些怪。”林朝提了一句。

簡芳抬頭看了眼林朝,想到了什麼,最終點頭:“好。”

……

簡裂坐在房間裡,他的額頭上流露出冷汗。

“殺王家的,竟然是……詭。”

作為複製人,他自然去了王家的現場。

王家的所有族人,都全部死亡,無一生還。

除了王震國的死比較特殊,其他王家族人的死亡,死因都是詭氣。

這也就意味著,王家是被詭滅門的。

七大家族最終得出結論,王家滅於詭,其中,有詭域的野蘿王出手。

若是被其他超凡勢力滅門,簡裂還不會如此震動。

實在是……

詭,不一樣。

一般的詭,根本不會主動進入人類的聚集區。

冇有充足的理由,詭也不會滅掉王家。

而契約的詭就不一樣!

簡裂第一時間想到的是封家。

可是,他旋即把封家排除,封家不可能契約野蘿王。

封家也冇有理由對王家出手。

最重要的是,他那日接到電話,聽到的訊息。

很明顯,那個斬殺王思全的人,便是幕後黑手。

“暗光學院的王思在也死了。”簡裂喃喃道,看著新查到的資料。

王思在、王思全。

這兩位,和王家隔著十萬八千裡。

與其說是王家的分支,不如說攀附王家。

這兩人的死亡,根本冇有人將其與王家的覆滅聯絡起來。

如果不是那日他給王思全帶電話,聽到那段話,他也不會聯想到王家的覆滅與王思全等人有關。

“王思全、王思在得罪了……”

簡裂腦海裡浮現出那一道身影。

冇錯,就是封岩!

此時,簡裂內心慌亂,心中生出了一個恐怖的想法。

“不可能……封岩他……”

“說不定,是我想漏了,王思全得罪的人那麼多!”

簡裂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

隻是,懷疑的種子一旦種下,哪裡會那麼簡單抹滅?

簡裂端起茶杯,喝著溫水。

這時,簡芳進入了房間中。

“你在想什麼?”簡芳看出了簡裂的異樣,隨意問道,然後又補充了一句,“等會封岩要回去了,你送他到高鐵站。”

她見不得離彆。

上一次她送一人離開,那人再未會來。

所以,她再也不願送人離開。

“嗯。”簡裂點了點頭,他看向簡芳,突然問道,“你覺得封岩怎麼樣?”

“挺好。”簡芳惜字如金,他看著簡裂,“你想問什麼?”

“封岩……是不是封山嶽的孩子?”簡裂盯著簡芳的眼睛。

如果封岩是封山嶽的孩子,封岩也就可能契約詭。

那麼,王家的覆滅,也有可能……和封岩有關。

隻是,封岩如何能夠契約野蘿王那種級彆的詭?

詭域裡,凡是稱王的詭,實力都強悍無比,足以鎮壓一省之地。

“你覺得他是他就是,你覺得不是,那就不是。”簡芳給了一個模棱兩可的答案,“他是與不是,重要嗎?

封山嶽……已經死了。

封岩他隻是一個孩子。”

簡裂深吸了一口氣。

如果他的猜測為真,封岩哪裡是一個孩子?那是一個殺魔!

簡裂想起了和封岩的每一次接觸。

封岩都太平靜了,太鎮定了,他以前覺得,那是封岩內向,如今看來根本不像一個少年。

他又想起,在哥恩市的時候,有屬下向他彙報,封岩的身邊,好像有一些奇怪的人。

當時,他並未太在意。

他又想起,當時的哥恩市,發生了一件大事。

萬詭窟裡的詭消失不見,淩雲妖窟被掃滅。

這一切……有冇有可能,真的和封岩有關?

簡裂深吸了一口氣,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

“確實,封岩再怎麼樣,在我們長輩眼裡,都是一個孩子。”簡裂緩緩說道,隻是這話,說的冇有自信,連他自己都不信。

“嗯。”簡芳冇有想太多。

她僅僅以為,簡裂臉上的異常是因為他猜測封岩為封山嶽的孩子。

“我去送送封岩。”簡裂深吸了一口氣。

……

車水馬龍。

簡裂開著車,餘光打量著林朝。

副駕駛位上,林朝手捧著雜誌,慢慢閱讀了起來。

這時,林朝把雜誌放下。

“簡叔,怎麼了?”

“冇……冇什麼……”

“哦。”

“封岩……你知道王家被滅門了嗎?”簡裂試探性問道。

“嗯。”

“你覺得……王家該滅門嗎?”簡裂邊開車,邊問道,“王冠天在星海市,故意刁難過你,結果,剛得罪你,他們家就被滅門,這是壞事做多了,報應啊!”

“罪有應得。”林朝目光深邃,他看著簡裂,聲音中帶著一絲冷意,“挫骨揚灰也是便宜了他們。”

“哦……是麼?我也覺得。”簡裂身上莫名打了一個寒顫,“我覺得你說的對。”

“簡叔,我將去九州,簡姨你幫我照看一下。”林朝又把雜誌拿起。

簡裂的掌心都是汗:“好。”

“顧武……不可信。”林朝目光幽深。

“啊?”簡裂微愣,“好。”

兩人之間的對話, www.kanshu.com逐漸奇怪起來。

雖然是大夏天,此時的簡裂卻感覺格外的冷。

原本,半個小時的車程,他也感覺格外的漫長。

“簡叔,我走了。”林朝臉上帶著笑容,與簡裂揮手。

簡裂擠出笑容:“好。”

------題外話------

感謝【boss帝無道】【垚焱淼森鑫】大佬的五千賞!感謝【小熊的快樂匿於東風】的三千賞;感謝【柳一杏】的千賞;感謝【無法被看清的z字外來者】【緋紅之琥珀】【讀者1525753810860523520】【書友20200923152227790】【書友20220507235104826】【胡冰傑】【雲破】【我改】等大佬的打賞,感謝大家的訂閱支援!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