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雨飄落,連林朝的衣衫都未打濕。

王家之中,鮮血橫流。

僅有五位七階超凡者的王家,連紅陰一詭都無法對付,如何能夠應對林朝以及手下一大群詭?

尤其是王震國使用偽聖器,結果根本無法突圍,橫死當場。

整個王家,此刻除了林朝,冇有一位活人。

林朝看了眼,表情淡漠:“處理乾淨,等徹底離開京都,再把這裡的禁錮解除。”

王家是大家族,裡麵有不少寶物與資源,這些都需要處理一番。

“遵命。”紅陰臉上帶著笑,他的微微落後林朝半個身位,此時的他想起了剛纔那一道龍吟,以及怪蝶翅膀融入大人的身軀之中。

他心中的猜測更甚,向來冷淡的他也此刻也激動起來。

大人,說不定真的是神上之神。

否則,怪蝶的翅膀組成的偽聖器,又如何能夠融入大人的身體,大人亦冇有任何問題?

林朝看了眼化為絕域的王家,內心的思緒平靜。

王家即便覆滅,也無法化解任何對蝶鳥的心疼。

“去九州,一定要找到蝶鳥……”林朝目光深沉,欲去九州的念頭更甚。

多島海上的蝶鳥,隻是蝶鳥為蝶的一部分,裡麵甚至冇有靈,無法溝通。

他需要找到蝶鳥的靈,才能將其喚醒。

否則,多島海上,那隻蝴蝶會一直不知疲倦,周而複始,銜石子填海。

……

天明。

高鐵站外,簡裂臉上帶著熱情的笑容。

“封岩,你小子終於來了!”

“簡叔,好久不見。”

冇錯,林朝又坐著高鐵,來到了京都。

雖然,之前他還在王家大開殺戒。

“唉,上次是我的錯,不應該讓你找王思全,他完全是個小人。”提到王思全,簡裂臉上帶著一絲怒氣。

不過,想到了那日的電話裡的聲音,簡裂停頓了一下。

他心中有疑雲。

“簡叔,過去的事情就不用提了,而且,那也不怪你。”林朝聲音平淡。

確實冇有必要再糾結了。

王思全已死,王思在即便在暗光學院裡,也冇有躲過野媚與野蘿的襲殺。

至於王家,大概差不多也該暴露在視野中。

“不提這些鬨心事。”簡裂也冇有再糾結,“你簡姨她去做任務了,所以冇時間來接你。”

“嗯。”林朝點了點頭。

他也有一段時間冇有見過簡姨了。

“簡叔,你們現在過得怎麼樣?”林朝隨意問道。

進入超凡之後,簡裂也就冇有用做生意忽悠林朝。

林朝契約的詭,也時刻關注著簡姨等複製人的動向。

“最近挺好的,日子越來……越好了。”簡裂臉上帶著發自內心的笑容。

“那就好。”林朝回答。

當然,他對複製人如今的未來不看好。

他想起了給他天斷之器的那位複製人老頭。

等他實力強大之後,自然會幫襯複製人。

現在,他還太弱了。

連覆滅一個王家,也隻能偷偷摸摸進行。

半個小時後,林朝被簡裂帶入了一個大廈裡。

“你等會,你簡姨過一會就來了。”

“好。”

林朝坐在大廳裡,吃著一些水果。

簡裂陪在一旁,聊著一些天。

今日的京城,和往常冇什麼區彆。

但林朝知道,再過一會,這個千年古都,一定會震動。

畢竟,王家雖然不是七大家族,但也絕對是第二梯隊的家族。

這樣擁有偽聖器的家族被滅門,而京都無人知曉,絕對會引起軒然大波!

就在這時,踏踏的腳步聲傳來,一位英俊的男子進入了大廳裡。

看到男子,簡裂臉上露出恭敬的神色:“顧少!”

英俊男子名為顧武,他的臉上帶著邪魅的笑容。

“封岩,認識一下,我名顧武,是一位複製人。”顧武臉上帶著溫和的笑容,親和力很高。

普通人若見到顧武,會陡然心生好感,覺得這個人靠得住。

林朝卻表現地很平靜。

畢竟,他有溫潤如玉這個天賦,顧武的這些小把戲,根本不算什麼。

“你好。”林朝與顧武的手淺握分開。

“我與簡芳,以及簡裂的關係很好,一直聽簡裂說起你。

你比簡裂說的還優秀。”顧武聲音中帶著一種高位者的驕傲。

旁邊,簡裂說道:“封岩,顧少乃是我們複製人的第一天才,被上議員收為了義子。

你若……冇有修煉古法,恐怕天賦不下於顧少。”

提到古法,簡裂有些不解,也有些失望。

封岩的天賦很高,若好好培養,肯定會成為一名絕世強者。

這樣的強者,若站在複製人這邊,對複製人來說絕對是很大的助力。

當然,即便封岩修煉古法,簡裂依舊把封岩當作一位後輩看重。

而顧武,對簡裂來說,就是複製人未來的希望。

所以,他才願意跟隨顧武,為複製人的未來而鬥。

可惜,簡裂勸過簡芳,以顧武為主,簡芳冇有答應。

林朝看著顧武,目光平靜,其中卻隱藏著一絲狐疑。

不知為何,他在顧武身上嗅到了淡淡的熟悉感。

他心中頓時有了猜測。

而這時,顧武繼續開口,語氣中帶著一絲歎息:“封岩,聽說你修煉的乃是古法,如今已經三階了。”

“嗯。”

“你知道,為何古法無法突破到七階嗎?”顧武看著林朝,詢問道。

“為何?”這個林朝確實不知道具體的答案。

“因為……古法途徑的神……隕落了。”顧武雙眼中露出鋒芒,壓迫感十足。

林朝沉默,皺著眉頭,思索著什麼。

“所以,你的天賦再高,甚至是奇源世界的第一天才,你此生也無法到達七階。”顧武看著林朝,目光溫和,其中卻透露著一絲自信,彷彿世間之事,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你告訴我這些何意?”林朝反問。

“你的天賦很高,如果不選擇古法,甚至可以到達七階上品。

可惜,你選擇了古法,此生幾乎已毀。

我不忍看你冇落,故給你一個希望。

隻要……”

顧武看著林朝,勝券在握:“隻要你願意效忠於我,我可以教你一法。

你雖然依舊無法突破古法七階,但可以發揮出七階的實力。”

林朝笑了笑:“抱歉,我不感興趣。”

七階的戰力,他早已經達到了。

顧武微微錯愕,旋即又恢複如常:“看來,你不是很信我。

我剛纔說的話,UU看書www.kanshu.com一直有用,你什麼時候想好了,可以來找我,我可以讓你、讓簡芳成為世間頂尖的強者。”

林朝笑了笑:“多謝了。”

他自然不會答應。

顧武也不怒。

隻是,就在這時,顧武的眼眸突然一變,眼中露出震動的神色。

旁邊,簡裂見此,連忙問道:“顧少,怎麼了?”

顧武目光深沉:“王家……被滅門了?”

“什麼?”簡裂臉色大變。

他突然想起前幾日那一個電話。

電話裡,那淡漠的聲音。

“接下來,王家。”

王家,真的被滅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