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及到幾十具屍骨,蒼溪城執法衛十分重視。

在執法隊小姐的提示下,張烈打開了視頻。

當幾十具白茫茫、滲人的白骨出現在螢幕中。

執法衛衛長親自帶隊,奔赴大荒山脈,各種專業人才專家組也隨後趕到。

執法衛見到了張烈,在張烈的帶領下,從一個山洞穿入了一個山穀中,或者說半截山穀。

當看到皚皚白骨,在場的執法衛成員都感覺到有大事要發生。

經過初步勘察,這裡共有47具屍骨。

蒼溪城執法衛衛長趙國嚴鎖著眉頭,國字臉顯得他很威嚴。

專家劉程超看著地上的屍骨,他扶了扶眼鏡,皺著眉頭:“地麵是普通的紅土,這個屍骨冇有經過任何的特殊保護措施,露天放置,一般五年左右就會腐爛成泥。”

人死亡後1小時內,身體會變得僵硬,繼而冰冷。

死亡30小時後,人體內會出現大量的蛆蟲和細菌,將內臟、血肉啃咬分解,最終成為屍骨。

屍骨露天放置,風化腐爛會很快,一般儲存不了多少年。

如果是埋藏在乾燥的地下,屍骨,一般來說能夠儲存300年以上。

如果是經過特殊處理,做成木乃伊,那麼屍體儲存的時間會更久。

“按照這種推測,這些骨骼隻有三年的曆史,但是……衣服呢?佩飾呢?”

“難道,是殺完人之後,衣服扒光,丟在了這裡?”執法衛衛長趙國嚴發表意見。

“這些骨骼,都是成年男性,約莫三十歲到四十歲。”

判斷屍骨性彆,主要靠的是骨盆是顱骨,尤其是骨盆。

骨盆的連接著下肢、封閉腹盆腔、容納盆腔臟器。

男性不需要生孩子,而女性需要容納胎兒,並充當胎兒產道,所以兩者有明顯區彆。

女性骨盆上口橫大於縱,是橫著的橢圓形,下口比男性要寬。

“去調查一下最近的人口失蹤案例。”執法衛衛長趙國嚴立即吩咐旁邊的隊員。

此刻,他麵色極其陰沉。

這可是47具屍骨,這種案件,惡劣無比,能夠直達上聽,必定在大夏國引起軒然大波!

以大夏國的國情,這種重大案件,每一步進展必須在網上公示。

如果能夠查出來還好,查不出來的話,整個蒼溪城都要發生大地震。

“衛長,這裡有一個石碑。”

突然,執法隊隊員小吳喊了一聲。

衛長趙國嚴與專家劉程超注意力頓時吸引過去。

來到這個地方,他們除了屍骨還冇有發現其他任何重要的線索。

這裡,竟然有個石碑。

幾人走了過去,一個花崗岩石碑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

與其說是石碑,不如說是一個像石碑的石頭。

上麵,刻著歪歪扭扭的字元。

“這種符號,有什麼特殊含義嗎?”執法衛衛長趙國嚴眉頭緊鎖。

“這是狼族文字,不對,是古狼族文字。”專家劉程超看著石碑,他掏出了手機,“我拍一張照片,給我的朋友,他是語言學院士。”

“好。”執法衛衛長趙國嚴點頭,他臉上帶著疑惑,“古狼族文字,就是傳說中有巨狼的狼族?”

“對。”劉程超解釋,“狼族位於塔獻草原一帶,是一個遊牧民族,最早記載出現於《大豐國紀》,狼族實力很強,屢犯我大夏之族,巔峰時期,甚至差點成功搶九鼎,入主大夏。

當初,大豐國弱,狼族差點打到國都奉安,取而代之,但離奇的是,本該出現在戰場的狼族最強精銳狼衛,卻消失不見,冇有加入戰場。

關於狼族的失敗,有很多史學家都在爭論,其中存在著蹊蹺。

不過一百年前,世界大戰,狼族被滅族。”

“狼族我不瞭解,不過我聽說過巨狼的故事。

聽說狼族的巨狼,比馬還高大,是古代騎兵中最好的坐騎之一。”趙國嚴說道。

“對,狼族最強的就是騎兵,其巨狼對付普通的馬有著碾壓性的優勢。”專家劉程超說著,邊看著石碑,“這個石碑,估計至少有幾百年的曆史,應該和此次的案件無關。”

“訊息來了。”劉程超手機螢幕亮了,他看著手機,陷入了一陣遲疑。

“劉老,這石碑上的字是什麼?”趙國嚴好奇。

“大魔黑澤。”

這四個字,不知為何如一記重錘敲打在眾人的心頭。

“我好友告訴我,大魔這個詞彙在狼族,尤其是古狼族極其特殊。

大魔,是仇人的意思,但不是普通的仇人,而是一族之仇!”

一族之仇,這種仇恨,可以說不共戴天。

一個人,能夠成為一個族群的仇人,這絕對恐怖。

曆史上,有這樣一個人嗎?

“哎,若是平時,我會好奇這個黑澤是誰,可是如今……”趙國嚴看著旁邊的骨頭,眉頭緊皺。

47具屍骨, uukanshu.com47條人命!

就這樣死在這樣一個偏僻的地方,冇有激起任何水花。

如今,可是太平盛世。

“衛長,這裡又發現一具屍骨,這土裡,應該還有很多屍骨。”

一道聲音傳來,趙國嚴的心不由得顫抖了起來。

還有死者?

趙國嚴與劉程超連忙走過去。

“屍骨發現在山體裡,被土掩埋。”

趙國嚴看著前方的山石與土壤,微愣。

新的一具屍骨,是被峭壁壓在裡麵的?

有些離奇。

“我們繼續挖這個山壁,裡麵還有其他的骨頭,不止一個……”

眼前,可以說算得上一個不高,陡峭的山。

橫截麵很平,人根本無法攀爬。

為何要把屍體,埋在這些峭壁的山腳下?

趙國嚴不解。

其他的屍骨,都隨意擺放,如今怎麼還費那麼大力放在土壤裡?

裡麵到底還有多少?

難道說,他們如今看到的,僅僅是冰山一角?

不止47具,甚至說有50具以上?

50多個成年男性,就這樣悄然生息死亡,在場的人誰不脊背生寒。

這時,旁邊的劉程超看著屍骨以及旁邊的土壤石頭。

“奇怪,這裡的土壤,最近幾年根本冇有動過。

這些骨頭屍體,是怎麼放進去的?”

此話一出,在場的人也感覺到疑惑。

這些屍體,是怎麼埋進去的?

“難道這些屍骨,並不是幾年前的?而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