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網址: 蘇翎雪從暗光學院,臉上帶著一抹笑容。

與封岩的溝通很順暢,交流也很愉快。

封岩也冇有對蘇氏集團提出什麼苛刻的條件。

這次投資,僅這樣看,還算圓滿。

隻是結果……

蘇翎雪冇有再多想,多想隻會讓自己苦惱。

一個小時後,蘇翎雪回到了彆墅裡。

她的手指按著雙眼間,化解舟車的矛盾。

“姐,我們這次是投資的誰,是那三人嗎?”蘇翎羽從裡麵出來,臉上帶著期待的神色。

“不是那三人。”蘇翎雪看著已成長為少年模樣的弟弟,神色溫柔。

“不是那三人?”聽到這個答案,蘇翎羽的表情有些失落,“如果不是那三人,恐怕我們如今的投資會打水漂。”

蘇翎羽剛過十四歲,對蘇氏集團的情況一直半解。

他隻知道蘇氏集團陷於危機,需要成功投資,才能解除危機,但不知道,以蘇氏集團如今的財力與狀態,根本無法與那前三名合作。

“冇有辦法。”蘇翎雪輕聲說道。

“最後我們與誰合作的呢?”蘇翎羽再次發問,他臉上還帶著一絲期待。

除了那三人,其他九人也未必冇有可能。

這十二人的資料,他也早已看過。

“古法院,封岩。”蘇翎雪緩緩說道。

蘇翎羽愣住了:“竟然是他?”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傳來:“翎雪,你怎麼選擇與封岩合作了?他是古法院的,如今已經三階,根本冇有機會去異域。”

蘇堅長走了過來,臉上帶著無奈的神色。

“二叔,封岩的天賦很強,修煉古法現在都能三階,天賦在這十二人中,當屬第一。

我覺得姐姐選他,是一個不錯的選擇。”蘇翎羽忍不住說道。

旁邊,蘇堅長歎息:“彆說封岩如今三階,就算四階,那又如何,他修煉的是古法,根本冇有到達七階,成為真正強者的可能!”

古法從兩階突破到三階極難,可以困住百分之九十的一品以上的天才。

然後,古法最難的,是突破到七階。

或者說,不是難,而是冇有機會。

在很久以前,古法繁榮的時候,七階超凡者自有定數。

天下間,屬於七階強者的名額就那麼多。

想要突破七階,必須越級挑戰,斬殺一位其他的七階強者,才能邁入七階。

或者,得一七階強者的遺蛻。

可是,天地大變以後,古法所有的七階超凡者都陸續暴斃。

屍體化為灰灰。

這也就意味著,天賦就算橫貫絕倫,也無法突破古法的七階。

古法冇有未來,不是說說而已。

“二叔,既然已經與封岩合作了,再討論這些也冇用了。”蘇翎雪開口,聲音清脆。

“唉,到了這種地步,確實冇有什麼辦法了。”蘇堅長再次歎息,為蘇氏集團的未來感到擔憂。

“二叔,不管怎樣,我們這次都要努力幫封岩獲得去異域的名額。”蘇翎雪目光堅定。

即便希望渺茫,也要努力不是。

蘇堅長的臉色再次發生改變:“恐怕……冇有機會了。”

“怎麼了,二叔?”蘇翎雪心中生出不祥的預感。

“封岩想要去九州,首先必須得完成考驗,根據考驗評分。

而這次的考驗,王冠天插手了。”

“什麼,他怎麼摻合了?”蘇翎雪臉色微變。

王冠天,也就是從京城來的權貴,一直住在蘇氏。

這些天,王冠天一直囂張跋扈的樣子,在蘇氏惹得天怒人怨。

蘇翎雪與蘇翎羽等人,都對王冠天極其不待見。

“王冠天的一位叔叔,是暗光學院裡的一位副院長,有資格插手這件事。”蘇堅長無奈說道。

“王思在?”蘇翎雪皺著眉頭。

這件事,變得複雜起來。

“這個王冠天,一直在我們家作威作福,刁難我們。

這次,他肯定不想封岩獲得去九州的名額。

這次的考驗,一定很難,他不想讓封岩得高分。”蘇翎羽年輕的臉上生出怒氣。

他對王冠天也憤憤不平。

蘇翎雪皺著眉頭,臉上生出怒氣。

王冠天的狼子野心,她自然再清楚不過。

王冠天想的是,把蘇氏集團給吞併。

所以,他纔不想看到蘇氏集團有任何化解危機的可能。

“姐,該怎麼辦?”蘇翎羽皺著眉頭。

王冠天插手,封岩得到高分的可能性會比較低。

“這件事……等封岩出來,我與他討論。”蘇翎雪咬牙,現在的她彆無他法。

……

暗光學院裡。

錢淼淼白襯衫,藍色牛仔褲,大腿修長,顯得身高都高了一截。

“封岩,我要出去試煉了,和你告個彆,常聯絡!”

錢淼淼臉上帶著笑容,和林朝告彆。

“一路順風。”林朝站在錢淼淼的對麵,神色依舊雲淡風輕。

錢淼淼內心微微歎息。

封岩一直這樣,說孤僻不像,更不是木頭。

他總是形單影隻,與所有人都格格不入。

“封岩,我這次試煉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來。

你要是結婚了的話,一定要給我發資訊,我要去喝你的喜酒!”錢淼淼臉上帶著笑容,落落大方。

“嗯。”林朝點了點頭,“彆死在外麵了。”

“放心,我是誰?”錢淼淼內心一暖,拍著胸脯,與林朝說了幾句,最後瀟灑離開。

星海市,錢淼淼坐在車上,臉上帶著一絲彷徨。

“怎麼了?捨不得離開?”朱顏一身火紅長裙,紅色的裙子稱托的她更加冷豔。

“不是,隻是有些失落,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恢複平靜的生活?”錢淼淼喟然。

“一百年,或許兩百年。

等我們五位曙光者集齊,用百年的時間踏入七階。

再執掌天斷之器,我們便能夠發揮出偽八階的實力。

五人聯合起來,恐怕除了真正的八階強者出世,我們已然無敵。

到時,我們便能橫掃妖窟,滅絕天魔,還這世間一片朗朗乾坤!”

朱顏的臉上都是對未來的期盼。

她的出身並不好,甚至說很差。

她的母親,是一位特殊職業者,這也導致朱顏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父親是誰。

從小的她,飽受鄙視與白眼,可是即便有著困難童年的她,對這個世界仍然充滿熱愛。

用文藝的話來說,世界吻她以痛,她要報之以歌。

“偽八階,好遙遠。”錢淼淼目光邃密。

“確實,偌大的靖國,真正的偽八階強者,加在一起不到十位。

但是,依靠聖器、怪發揮出偽八階戰力的勢力卻很多。

暗光學院便有一件聖器,名為深光,正是依靠這一件聖器,暗光學院才成為十大超凡學院。

當然,聖器比起我們曙光者的天斷之器來說,卻要弱許多。”藍血輕聲細語。

“前輩,偽八階強者有多強?”錢淼淼不由問道。

“你聽說過九州嗎?”

“嗯。”錢淼淼點頭。

“在萬年前,九州有一位詭仙,禍亂天下。

最後,有數十位真靈境的修士出手,聯手才斬殺那位詭仙的一條命。

那位詭仙,乃是真仙境,對比我們奇源世界,便是偽八階。”

“真靈境有多強?”

“暗光學院的院長,乃是七階中品,大概和九州的涅槃境等同。

他若是到達七階上品,便相當於真靈境。”

“什麼?真靈境這麼強,還需要幾十位真靈境,聯手才能打贏一位相當於偽八階的強者?”錢淼淼是徹底驚了。

這相當於,需要有數十位七階巔峰的強者,才能打贏一位偽八階強者。

“當時的九州,偽八階強者有數十,但最後,都被傳說中的……那位給斬殺。”藍血說著,語氣感歎。

恐怕,五位曙光者聯手,使用天斷之器,也無法如九州的龍帝那般,隨意抹殺數十位偽八階強者。

“龍帝?”朱顏清冷的臉上第一次出現仰慕的神色,“那是何等的英姿。”

她早已在師父這裡聽過關於項龍的故事。

對於那位一人堵住數十真仙三千年的項龍,朱顏心中無比欽佩。

尤其是傳聞,最後那位犧牲了自己,把仙界通道打開,給了九州飛昇的可能。

這種大愛無私的氣魄,讓朱顏傾慕。

可惜,她此生卻無法一堵那偉男子真顏。

“現在暗光學院與九州的溝通越來越頻繁。

我前段時間聽說,上麵準備把九州的訊息公佈給下層民眾。

而暗光學院,也籌劃與九州的夜家聯合,一起拍關於龍帝的電視劇,讓民眾更好接納九州。”藍血輕笑道。

“可惜,冇有人能夠演出龍帝的絕代風姿。”朱顏歎息,眼中的笑容有些薄涼。

“龍帝這麼強,能夠斬殺數十位真仙,他的實力,有八階嗎?”錢淼淼問道。

藍血沉默了些許,良久說道:“龍帝斬殺數十真仙,戰力恐怕達到了偽八階的極致。

可是,距離真正的八階……還有不小的距離。

但是……”

“但是什麼?”

“最後龍帝以自己的生命,打開仙界之門,這種手段……恐怕遠超八階。

八階,世界毀而不死不滅,結果卻獻祭了自己,唉。”

“龍帝……”朱顏喃喃道。

正是聽了項龍的故事,朱顏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本心。

成為曙光者,滅妖窟,除天魔!

隻是,在這時,朱顏的目光隨意掠過窗外,最終停滯。

一道紅衣身影,正漫步在大街上。

那道身影,似乎看到了朱顏,回之以笑,消失不見。

“剛纔,我又看到了在哥恩市遇到的那個人?”朱顏蹙著眉頭。

“是他?”藍血聲音中也帶著驚異,“太巧了。”

“嗯,不知道他是什麼身份。”朱顏鎖眉,顯得更加清冷。

“不用管,我們現在最要緊的事情是找齊其他幾位曙光者,集齊天斷之器。”

“好。”

……

三日後。

蘇家彆墅。

蘇翎雪一身長裙,優雅而美豔:“封岩,快坐。”

“嗯。”林朝坐下。

這次,從暗光學院出來,他自然要與蘇翎雪碰個麵。

等這次碰麵結束,確定了後麵的考驗事宜,他就可以用幾天時間準備,然後去應對考驗。

“這次學院的考驗,與怪有關?”林朝輕聲問道。

他在學院裡,自然不是兩耳不聞窗外事。

他已經知道,他這次考驗,有其他人插手,難度變得極高。

“抱歉……封岩,是我們蘇家連累了你。”蘇翎雪眼中有內疚神色。

王冠天是針對蘇家,結果連著封岩也被牽連。

“無事,這與你們無關。”林朝的聲音很平靜,“具體的考驗內容是什麼?”

“王冠天要的是……將多島海那隻怪蝶,帶回來……它的一雙翅膀。”蘇翎雪猶豫說道,臉上帶著憤怒的神色。

多島海那個存在,可是一位怪。

就算是七階強者,也無法抗衡怪。

傳言,唯有傳說中的八階,才能真正對怪造成威脅。

將怪的翅膀帶回,何其誇張,根本不可能做到。

林朝目光依舊很平靜,並未慌亂。

這讓旁邊的蘇翎雪心生一絲欽佩。

天才就是天才,遇到這種刁難的事情,還能麵不改色。

“冇事,我們可以從長計議。”林朝隨意說道。

他已有手段去九州,去完成考驗,走個過場罷了。

叮鈴鈴。

這時,林朝的手機螢幕亮了。

來電話了。

林朝看了眼,打電話的是很久沒有聯絡的簡裂。

“封岩,你這小子,有一年冇有和你簡叔聯絡了。”電話那頭,簡叔的聲音帶著一絲振奮。

“一直閉關……”

“你小子不用說理由,我知道。

你現在在蘇家彆墅?”

“嗯。”

“你小子,在暗光學院遇到麻煩,怎麼不找你簡裂叔,覺得你簡叔冇用?

我之前不是和你說過,遇到問題,找王思全,我救過他的命,他一定會關照你。

聽說,你要去異域,學院的考驗出現了一些問題,王思全的哥哥,是暗光學院的一位副院長。

我之前已經和他電話和他說了你的事,以我和他的交情,他過一會就會過來找你。”簡裂大大咧咧說著,似乎能夠幫到封岩,他很興奮。

宛如一陣暖風拂麵,林朝平靜的目光中生出一絲漣漪:“謝謝簡叔。”

“我們倆說什麼謝謝?”

電話掛掉,旁邊蘇翎雪臉上露出一絲興奮:“你叔叔找來了王思全幫忙?”

蘇翎雪聽說過王思全。

“嗯。”林朝點頭。

“王思全,是王思在的弟弟。

這次,你的考驗變更,就是有王思在的插手。

如果王思全真的願意幫你,說不定事情真的有轉機。”蘇翎雪臉上帶著喜色。

她冇想到,事情有這樣的轉機。

封岩的叔叔救過王思全的命。

王思全說什麼也會伸出手來幫封岩。

隻是,就在這時,林朝的手機再次響起,來電顯示是一個陌生的號碼。

林朝接了電話。

“你是封岩,我是王思全,你簡叔叔的朋友。”

“王叔好。”

“唉,你在暗光學院遇到的事情,我也聽簡裂說過。

原本,簡裂以前幫過我一次,他請我幫忙,我說什麼也要過去。

隻是,今天我女兒生日,實在是走不開,隻能電話聯絡你。”

“冇事。”

“你這件事,其實很麻煩的,如果不是簡裂一直求我,我也不願意插手。

畢竟,王冠天是我主家的人,地位尊貴,我得罪不起。

我剛纔和王冠天通了電話,求了半天的情,他才願意答應我,把考驗的難度降低了。”

“哦?”林朝目光平靜。

從王思全的電話,他就能看出,王思全根本冇有把簡叔當回事。

對王思全,他內心也冇有謝意。

“你的考驗,不是把那隻怪蝶的一雙翅膀帶回來嗎?

現在,王冠天答應我,不用帶回一雙翅膀了,帶回一根翅膀就行。”

“……”

“唉,王叔叔已經儘力了,實在是王冠天我得罪不起。

而且,小岩,你修煉的是古法,這次去異域的名額根本不可能有你。

考驗完不完成,關係都不大。

這件事,就算了吧。”

電話那頭,王思全自顧說完,就直接把電話掛掉。

王思全掛掉電話,拿起一根雪茄抽了起來。

旁邊,王冠天雙腿放在茶幾上:“這個封岩,冇想到還有簡裂這個關係。”

“簡裂,一個複製人罷了,根本不算什麼,不值一提。”

“哈哈,王叔說的對。

複製人,不過是七大家族養的一條狗罷了。

給一根骨頭吃叫喚兩聲就行,還真把自己當人了。”王冠天說著,臉上帶著戲謔的笑容。

這七大家族,乃是靖國最有權勢的七大家族。

靖國議會的成員,有七成都由這七大家族掌控。

當然,王家的勢力也很強,但遠遠不如那七大家族。

“你怎麼把主意打在了那隻怪上麵?”

“星海市的這隻怪,可是最奇特的。”王冠天臉上露出笑容,“它的翅膀可是大補。”

“可惜想要得到它的翅膀,實在是太難了。”王思全歎息。

身為京城王家的人,他自然知道一些內情。

多島海的這隻怪,很特殊。

其他的怪,全方位強大,或者說不會受傷,即便礙於規則受傷,第二天也會完整如初。

而多島海的蝶不一樣,翅膀若是被摘下,需要數百年的時間才能完全恢複。

幾百年前,王家偶然發現了那隻蝶的破綻,耗費巨大代價,才取下怪蝶的翅膀。

那一雙翅膀,也被王家給祭煉成偽聖器。

如今,幾百年時間過去,怪蝶的翅膀恢複如初。

王冠天便來到了星海市,繼續打算取下怪蝶的翅膀。

“所以,我才讓蘇氏先探探路,最好多死一些人流些血。”王冠天臉上都是冷漠,“這樣,我們纔有更大的把握把怪蝶的翅膀的取下。”

王冠天眼中都是貪婪神色。UU看書 www.kanshu.com

怪蝶的翅膀,能夠做成偽聖器,威力強大,可惜隻能使用一次。

旁邊,王思全的臉色微變:“冠天,這件事我就不摻和了。”

關於如何取下怪蝶的翅膀,在王家一直是絕密。

他王思全冇有資格知道。

若是知道,說不定會引來殺身之禍。

“王叔,此事我自有分寸。”王冠天大笑。

------題外話------

感謝【稽霸】大佬的五千賞,感謝【墨o客】【書友20200427213551456】【蛋蛋的憂傷】【與最好的你】的打賞,謝謝!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