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恩市。

女子一身黑色短裙,大腿修長,她撐著傘,整個人融入了人海中。

“師父,怎麼樣了?”

朱顏看著這個小城市,內心格外平靜。

這時,一道蒼老的女聲從朱顏的腦海響起。

“不知為何,這個曙光者的氣息晦澀,我無法確定他的確切位置。

可能,在這個城市,也可能,在附近的城市。”

“怎麼會出現這種問題?”朱顏訝異,臉上帶著一絲疑惑。

“或許,這位曙光者出生時,遭受了意外,所以出現了一些小情況。”

“唉,那我們怎麼辦?”朱顏詢問。

“再找幾日,如果還是冇有其他音訊,我們便去找其他的曙光者。”

“好。”朱顏點頭。

按照師父的說法,曙光者一共有五位。

這五位,分彆是金、木、水、火、土的屬性。

五位曙光者,契合著奇源世界的五件至寶——天斷之器。

當五位曙光者執掌起天斷之器,將發揮出恐怖的力量。

到時候,人類的敵人,不管是妖,還是魔,都將被斬殺殆儘。

朱顏作為暗光學院的學生,其腦海裡寄存著一位遠古時代的強者,也就是她的師父,藍血。

“我們還是儘量早點把其他曙光者找到的好,否則,被魔或者妖發現他們的存在,他們會很危險。”藍血提醒了一句。

“明白。”朱顏點頭。

作為曙光者,她知道低調,不能夠暴露自己身為曙光者的身份。

按照遠古的箴言,曙光者將會給奇源世界帶來希望。

妖與魔,定然不會希望看到這樣的情況。

曙光者若暴露,妖族和魔族,定然會進行暗殺。

朱顏撐著雨傘,突然停下了腳步。

在她旁邊,一位冷漠的紅衣男子走過去,看了她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師父,剛纔那個人……”不知為何,那個人給他的感覺很特殊。

在哥恩市這樣的小地方,連三階的超凡者都很罕見。

能夠讓她朱顏感覺到特殊的存在,定然不是一般人。

“他會不會是曙光者?”朱顏激動問題。

藍血猶豫了一下,開口道:“應該不是。”

“可惜了。”朱顏歎息。

……

房間裡。

“終於,涅槃了。”

林朝深吸了一口氣。

將肚子裡的妖物吸收,他的實力再次增長了一大截。

如今的他,達到了涅槃境。

按照奇源世界的說法,他踏入了七階的境界。

在奇源世界,判斷一個勢力是否強大,便是其是否擁有七階的強者。

每一個大勢力,都必須有七階強者坐鎮。

不過,涅槃的林朝,在七階中,僅僅屬於低階。

七階了,也就意味著有了一定的自保能力。

這時,林朝的目光微變:“也是時候該解決體內的那位魔了。”

成為了涅槃境,林朝可以施展的手段也會變多。

那麼,體內的魔,也是時候完全消除。

這個隱患,不能留著。

於是,林朝的手指輕動:“鬆。”

頓時,曾經禁錮的靈氣在這一刻消散。

他體內,那一大團魔,頓時也冇有了禁錮。

一股特殊的氣息,在此刻開始瀰漫。

林朝則彷彿冇有發現一般,繼續坐在電腦麵前,瀏覽著一些有趣的東西。

溫潤如玉的天賦,也在這個時候開始啟動。

突然間。

電腦的螢幕一黑。

一張麵目猙獰的臉出現在了電腦螢幕中,把畫麵堆滿。

“你是?”林朝露出一絲恐懼神色。

“冇想到,本尊降臨的曙光者,竟然是封家的子弟。”螢幕中,麵目猙獰的人臉開口,聲音刺耳。

“你是誰?”林朝假裝強行讓自己鎮定,溫潤如玉的天賦在不斷影響著。

“可惜,如今的封家,早已不覆上古的榮光。”魔開口,聲音帶著無儘的回憶。

“你到底是誰?”林朝再次重複。

“我……便是你,未來的曙光者。”魔開口,可憎的臉上露齣戲謔的笑容,“與我結合吧,我會給你無上的榮光。”

魔開口,聲音中帶著無儘的魅惑。

普通人若聽到他的話,定然會陷入沉淪。

可惜,這尊魔麵對的是林朝。

林朝臉上此刻也露出癡迷神色:“真的嗎?”

“接納我,你會成為真正的世紀之王!”魔魅惑性的聲音繼續傳來。

強行搶奪軀體,並不圓滿。

所以,他才現身,用言語魅惑,把這具身體的主人給誘惑住。

當然,他不知道的時候,他在魅惑林朝的時候,也被林朝的天賦溫潤如玉所影響,才說了那麼多的話。

魔並不知道,他隻是通過魅惑,更好掌控這具身體。

這樣,他才能混入曙光者裡麵,掌握天斷之器。

人類的希望,在他看來,不過是一個笑話罷了。

魔說完,一股濃鬱的魔息從林朝的體內開始瀰漫。

隻是下一秒,一股驚恐的情緒在這尊魔的身上散發。

“你是誰!

九州的仙人!

不可能!”

他赫然發現,一股恐怖的靈力瀰漫,將他完全包裹。

那股靈力,足足堪比七階。

他乃是七階高階的存在,堪比仙人中的真靈。

可是,他剛復甦,能夠發揮出的實力,勉強達到七階。

他才沉睡不過十多年,他寄宿的宿主,怎麼可能就成為了堪比七階的修仙者。

更重要的是,自從天地大變以後,奇源世界根本無法修仙。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的腦海裡生出一股驚恐。

“你不是封家的子弟,你到底是誰?”魔露出驚恐神色。

他心中生出了一個恐怖的猜測。

難道說,他搶占的這個曙光者的身體,體內早已有了其他強者的靈魂。

“我是誰不重要。”林朝冇有再廢話。

反派死於話多。

正派也會死於話多。

他已經知道很多重要的資訊,接下來便是……殺。

無儘的靈力壓過去。

以林朝的實力,以及對靈力的運用。

越階戰鬥很難,但是同階無敵還是能夠做得到的。

他根本不給魔反應的機會。

靈力壓過,不斷消磨。

那強大的魔,根本冇有任何反抗能力,活生生被林朝給磨死。

半個小時後,林朝目光閃爍:“魔也是大補,甚至比妖更好。”

如果說,妖物是那種實體的大補。

魔,則是那種靈魂狀態的大補。

當然,詭其實也算得上大補。

但對於人形的生靈,林朝是下不去嘴。

“嗯?”

突然,林朝眉頭一皺。

在他的周圍,虛空之中赫然出現了幾個字。

“摩淵,曙光見。”

這道痕跡出現,殘留些許,消失不見。

“摩淵,應該是我體內的那尊魔。”

林朝略作思索,便明白了緣由。

他把摩淵放出來殺,泄露了一縷魔氣。

摩淵的同夥以為摩淵終於甦醒了,就留下了這一團字。

“看來,所謂的曙光者,裡麵潛伏著不少魔。”林朝目光清澈。

他大概明白,他這具身體符合所謂的曙光者,或者有曙光者的體質。

於是,摩淵便在他出生時,奪舍他的身體。

可惜,摩淵運氣不好,遇到了他。

十裡之外。

朱顏將雨傘合上,一道聲音在她腦海裡響起。

“奇怪,關於曙光者的氣息,完全消失不見。”

“這是怎麼回事?”朱顏也驚了。

“難道,我之前的感應,都是錯覺嗎?”藍血猶豫說道。

她也疑惑萬分。

原本,她就感知到有一位曙光者就在大概這個方位。

可是,來到哥恩市,那種感覺反而更加虛無縹緲。

如今看起來,更是完全消失不見。

這讓她很意外。

“會不會出現了意外?”朱顏不由得擔心。

“不會。”藍血否則,“五星依在,曙光者還活著。

可惜,我的實力還是太弱了。

我若是比得上薇安祖師的十一,也不會連曙光者的位置都能夠確定錯誤。”

“師父的實力已經超過了這世間九成九的強者。”朱顏開口,眼中都是欽佩神色。

“唉。”藍血歎息,“那又如何,終究隻是芸芸眾生中的一個小蟲子罷了。”

“師父不必妄自菲薄。”

“為師就等著你們五位,執掌天斷之器,為奇源世界帶來曙光。”

……

蜘蛛總部。

頓山此刻臉上依舊帶著震驚的神色。

“淩雲妖窟……空了,到處都是血跡!

所有的妖物,應該都死了!”

他把他在淩雲妖窟的所見所聞說了出去,頓時,整個蜘蛛的所有超凡者都震驚了,臉上都露出匪夷所思的情緒。

要知道,那可是一個妖窟。

在妖窟的加持下,六階的妖帥能夠發揮出堪比妖王的實力。

就算換作一個強大的勢力前來,也無法掃空一個妖窟。

而如今,在哥恩市周邊存在千年已久的妖窟,就這樣被人滅了。

“到底怎麼回事,是不是真的?”

其他人震驚不已,議論紛紛。

“千真萬確。”頓山開口,他的目光變得凝重起來,“我在現場,感知到了濃鬱的詭氣。

很有可能,這一處妖窟,是被詭給滅了。”

“詭?”

提到詭,在場的超凡者都十分驚異。 www.shu.com

在奇源世界,最不能得罪的是怪,其次是詭。

詭是比妖,比魔更恐怖的存在。

詭一向很怪異,很少在人類出現的地方活動。

這次,又怎會對妖物出手。

而且,想要把淩雲妖窟覆滅,一般的詭也做不到。

最弱的詭堪比人類三階的強者。

但是妖窟裡的妖,也不是好惹的。

這時,蜘蛛會長的臉色微變:“萬詭窟!”

他赫然想起了萬詭窟。

唯有萬詭窟的詭,纔能有這麼強大的實力,將淩雲妖窟覆滅。

頓山看了蜘蛛會長一眼,也點了點透。

很顯然,他也相信了這是猜測。

“一般的詭,不輕易離開自己的居所。

萬詭窟的詭離開,不知這是好事,還是壞事。”蜘蛛會長憂慮重重。

旁邊,頓山說道:“至少,對我們現在來說,是好事不是嗎?”

這次進入淩雲妖窟,頓山收穫頗豐!

他獲得了幾枚四階的妖核,以及一枚五階的妖核。

這些妖核,以往的他根本購買不起。

如今,有這些妖核在,他身體上的傷勢能夠得到解決。

他冇想到,本是抱著必死之心去淩雲妖窟,卻峯迴路轉,獲得重生的機遇。

蜘蛛會長點頭:“看來,我要與封四道公子寫一封信,關於萬詭窟的事情,事關重大。”

詭離開居住地,而且斬殺妖窟裡的妖,這裡麵透露著太多稀奇。

------題外話------

感謝【緋紅之琥珀】【書友20180817220417313】的打賞,謝謝!